悉力以赴維護學童健康

16/6/2020 信報

作為一名護士和衞生服務界議員,其中一個重要任務就是令整個社會「健康」。說到健康的身體,一般會先想起長者及中年人的健康,政府的基層康健服務亦集中在這個年齡層,至於促進及維持學童健康的工作則相對較少。其實,從小培育學童建立健康生活模式非常重要,研究已經證實兒童在青年期開始嘗試具健康風險的行為,這些行為帶有牽連性並可能延續到成年期,因此我多年來關注學童的身體和精神健康,提倡透過醫護和專職醫療人員的專業知識,做到保健預防、監測和及早介入疾病,並使學童建立自我照顧及健康意識,讓我回顧一下各項成果。

 

為健康打好基礎

衞生署學生健康服務的數據顯示,於2016至2017學年,香港小學生和中學生的超重和肥胖檢測率分別為17.6%及19.9%,雖然相比總體人口的比率低,但仍然需要持續關注,以免數字繼續上升。由於現時的中小學屬全日制,學童運動或到戶外活動的時間少之又少,2008年起,我已提倡「一校一護士」,讓駐校護士可以為學生提供專業的健康評估,指導學生健康飲食,建立正確的生活習慣,亦能識別有吸煙、酗酒、濫藥的學生,加強與老師及家長合作。

 

最近停課期間,相信很多學童都要透過視像模式網上上課,功課也需要用電腦完成,又玩電子遊戲機消磨時間,長期對着電子產品目不轉晴,為眼晴及脊骨帶來不良影響。就此,我早年已提倡加強學童視力檢查服務,由眼科視光師每年為學生提供綜合眼科視光檢查,並為近視風險高的學童提供控制近視療程,減慢和控制近視加深。此外,我亦建議在衞生署增加脊醫服務,定期為學童檢查脊骨及護理服務,以免脊骨問題惡化。長遠而言,應進一步把脊醫服務納入公營醫療服務體系,讓一般市民接觸和了解脊骨保健和治療方法。

 

另外,現時衞生署有為小一至小六學生提供牙科保健計劃及學生健康服務,然而,踏入中學階段,則只提供學生健康服務,牙科保健計劃便終止。他們往往因此而未有繼續進行定期口腔檢查,牙齒狀況並不理想。因此,我數年前已建議應擴展牙科保健計劃至中學生,讓他們持續地進行口腔檢查,維持健康。

 

照顧學童精神健康

學童的成長過程中面對不同挑戰,無論學業壓力、與家人和朋輩關係,甚至社會事件,都影響他們的心理狀況,長時間受負面情緒壓抑,可影響精神健康。為了及早識別有精神健康風險的學生並作出支援,多年來我一直提倡「一校一精神科護士」,他們可以透過專業評估,直接提供服務,有需要時轉介到醫管局精神健康服務。

 

至2016年政府終推出「醫教社同心協作先導計劃」,現時在150間學校推行,利用跨專業團隊包括精神科護士、臨床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和言語治療師,提供精神健康教育工作。另外,2018年《施政報告》承諾加強醫管局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跨專業團隊的人手,並加強護士支援,又把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的服務對象擴展至有精神健康需要的中學生,同時承諾擴展「優化校本教育心理服務」,將教育心理學家與學校的比例由現時1:6至1:10提升至1:4,正面回應我們的訴求。

 

加強支援有特殊需要的學童

我認為當局必須繼續增加資源,把各項計劃擴展至全港學校,而自推行中學文憑試後,升讀大專院校學生的年齡比以往年輕,政府同樣要照顧他們的精神健康需要,除了小學和中學,「一校一護士」政策應擴展至大專院校。

 

有特殊需要的學童數字亦逐年上升,2019-20年度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及自閉症頻譜障礙的18歲以下人士已分別達到1.7萬及1.4萬人,但兒童及青少年專科門診的輪候時間以年計,明顯反映資源不足,嚴重阻礙他們接受治療的機會,情況令人擔憂。我多年來要求政府增加資源提高專業人員對學童比例,讓學童得到及時、全面和適當的治療。

 

經多年來的爭取,2015年起政府推行「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透過非政府機構的跨專業服務團隊,為幼兒提供到校訓練服務,亦會為教師和家長/照顧者提供支援服務。

 

然而,另一問題是有部分學童在小學階段(如六七歲後)才開始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特徵,由於欠缺相關的評估服務,可能變成「隱藏個案」,又或要等候一輪轉介。為了盡快識別6歲或以上的個案,我建議當局在學生健康服務中加入針對性的精神健康評估,為小學階段(即6-12歲)所有合資格學童提供全面及深入的針對性精神健康評估,把握治療黃金期。

 

去年,政府承諾試行讓專職醫療人員及兒科醫生協助處理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個案,也將在公營學校開設校本言語治療師職位,協助有言語障礙或其他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可說是一大進展。

 

學童是未來的接班人,除了學業,他們的身、心、靈發展也需要我們關注。希望當局持續擴展醫護和專職醫療人員的跨界別合作,為學童提供最全面的健康支援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