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透了」:前線醫護的抗疫綜合症

24/4/2020 信報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數個月,站在最前線抗疫、守護市民健康的醫護每日都在繁忙的病房照顧受感染者及其他病患。

 

一眾前線醫護要施行繁重的理療程序、面對數之不盡的指引、應付朝令夕改的管理措施,臨床工作既疲於奔命,亦承受極大的壓力。

 

連月來不時都聽到醫護們大吐苦水,先有防護裝備供應緊張,出現限制用量、重用部分防護裝備的情況,後有短時間內多次修改感染控制指引,令前線同事無所適從,甚至只有低質的保護衣使用,令人擔心緊絀的保護裝備是否能提供足夠的保護。還有因工作量大,忙得連飲水、去洗手間都沒時間亦是常態,需要照顧確診病人的前線醫護更要自我隔離,為免把病毒帶回家影響家人,安全起見都會選擇到家以外的地方休息,可謂有家歸不得。

 

原來「苦處未算苦」,近日不少前線醫護反映,因應疫情持續發展,確診的人數不斷增加,醫院需要作出各項應變措施,前線醫護除了臨床工作,亦需執行非常規性的額外工作,如為配合病床的調配,需安排病人轉往其他的病房,因而需要處理大量「出入口」文件及紀錄;加上醫管局因啟動「緊急應變級別」,所有醫院全面暫停探訪安排、不能探病,導致大量病人家屬經常打電話到病房「了解」病人的情況,令前線醫護變成「接線生」,花上更多額外的時間去接聽或回覆,更有家屬多次以向管理層及傳媒投訴作為威脅,要求院方答應安排家人到病房探望患者,病人家屬緊張自己的親人,有時多問幾句可以理解,情有可原,然而部分「不恥下問」的家屬的做法無形中加重了前線的負擔及壓力,亦平白浪費了醫護可以照顧病人的時間。

 

部分病人及家屬要求無理

此外,還有一些「啞子吃黃連」的情況,有些要在隔離病房接受治療的病人,嫌醫院供應的膳食不合胃口,自行叫外賣,但外賣服務只可把食物送到病房門外,由於他們都是正在接受隔離的病人,不能到病房門外提取外賣,最終需要前線醫護協助轉交。問題在於協助轉交外賣的醫護每次都要更換保護裝備進入病人所在的負壓病房,而這不是偶然一兩次,同一病房可能有十名病人,他們也不會約定同一時間叫同一間外賣,「繁忙」的情況可以想像;再加上部分病人更要求家人送遊戲機、雜誌、樂器到病房,供他們留院期間解悶,或家屬也主動送日用品、食物等到病房門外,前線醫護每天需要額外「全副武裝」地進進出出、送這送那作「速遞員」不知多少遍。這些行為除了不必要的增添前線醫護的工作量外,亦令緊絀的防護裝備百上加斤。

 

除了要兼顧林林總總的非治療性額外工作外,遇上一些不負責任、只顧一己私慾、沒有禮貌的病人亦令前線醫護叫苦連天。有前線醫護指出部分病人因需要隔離治療而受到各種限制,導致心情不佳,對前線醫護呼呼喝喝,又有病人要求入住單人房、無線上網等,若要求不獲滿足時動輒向院方投訴,把前線醫護變成「消氣袋」。面對這些不講理的病人,要求住院要有酒店般的服務,又抱怨或投訴醫院和醫護人員這樣不足、那樣不對,甚至以無理的脅迫提出過分的要求,他們的行為令前線醫護人員既為之氣結,亦感無奈!

 

其實一眾前線醫護人員每天都全心全意為病人提供適切治療及護理,讓病人可早日康復出院,卻要時常暴露於擔心自身安全,處理「出入口」,做「接線生」、「速遞員」及「消氣袋」,自己在這工作環境中也不知不覺患上抗疫綜合症 ︰「苦透了」。

 

誠然,病人和家屬都可能出現「抗疫疲勞」,入院接受隔離治療期間有很多限制與不便,探病安排又因疫情而停止,但當大家提出各項要求前請想一想,這些要求是否合情合理,會否對前線醫護造成不必要的負擔,在抱怨、指摘、投訴醫護沒有滿足大家所求時,請想想要求是否必須,是否無的放矢、寬己嚴人。希望大家相互理解、彼此包容,像前線醫護般釋出多些正能量,共同渡過這個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