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謔式禁令下更要關注精神健康

7/4/2020 信報

 

近兩星期政府「勵精圖治、奮發圖強」不斷加強各項減低社交接觸、聚集的措施及禁令,以求減低第二波社區大爆發的機會。不過,相關政策一如既往朝令夕改,甚至以法之名、假法之治,把市民大眾戲謔得「死去活來」。

限聚令下不相識的食客被要求聚集於一枱,5人在街上被要求一字排開搜身,結果被票控「防疫集結」,最初聲稱不關閉麻雀館、卡拉OK41日就突然宣布卡拉OK、麻雀館及夜總會需要關閉14日,官網指出會要求美容院關閉,及後卻只要求美容院在可行情況下客人須一直佩戴口罩,為進入的客人量度體溫及提供消毒潔手液,禁酒吧令早前生效,執法者又說食肆可配合食物賣酒。這樣令不同業務的營辦者無所適從,精神極為繃緊,瀕臨崩潰。

市民焦慮已達臨界點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症,疫情的不確定性,再加上政府搖擺不定的防疫抗疫措施,難免令人感到不安、焦慮或恐慌。其次為減低病毒在社區傳播風險,學生早已停課,成人亦可能改為在家工作,大家亦會減少外出及各類社交活動,人與人的接觸少了,少不免感到鬱悶或孤獨等負面情緒。況且在這疫症蔓延的情況下,我們每天都要關注自身及家人如何防疫,不被感染,亦令我們的情緒增加了不少壓力。

根據中大醫學院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上月發表的調查顯示,有98%受訪者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表示焦慮,受訪者的平均焦慮指數為8.82分,反映他們的焦慮已達臨界點。有設有情緒支援熱線的社會服務機構表示,曾接聽各類型涉及疫情期間所出現的情緒來電。

例如有致電者感覺大難臨頭,擔心受感染而不斷找口罩等物資;亦有求助者因家人住院,未能探望而心情鬱悶又無奈;甚至焦慮和擔心家人受感染,如當年家人受沙士感染而去世一樣。又或者覺得缺乏支援覺得孤獨,擔心經濟轉差、失業、財政壓力等。

此外,生活秩序因疫情被打亂的學生、家長及長者都面對不同的問題與壓力,而出現各種情緒困擾。有應屆文憑試考生表示因停課期間無法直接向老師提問,並減少補習,感到「孤軍作戰」。面對復課無期,家長亦承受不少壓力,香港青年協會調查發現,59.4%受訪家長表示因疫情令他們經常或間中引發壓力;73.2%更指當無法處理壓力時會出現負面情緒如焦慮、無奈及緊張等。

至於長者,可能擔心染病或因防疫用品不足如口罩,而不能也不敢外出。再者,由於疫情關係很多公共設施都需要關閉,社區服務如到戶照顧服務、長者日間護理中心服務亦要暫停。

這些措施令長者與人聯繫或獲得的支援減少。長時間留在家中,社交接觸減少,生活常規受到干擾,容易產生孤獨感及低落情緒。

 在前線抗疫的醫護就更不用說,每日都要應付龐大的工作量,擔心會否受到感染之餘,更怕把病毒傳給家人,承受極大的心理壓力。而接受隔離人士亦然,他們可能擔憂自身病情而感到徬徨,有研究顯示,隔離人士可能會於日後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和抑鬱的徵狀。

國際醫學期刊《刺針》於上月發表的3篇文章中,均提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與精神健康的關係,及制定精神健康應對措施的重要性。文章指出,根據以往全球重大疫情的經驗,疫情衍生的精神問題相當普遍。文章引述的研究可見,高達55%的沙士確診者在康復後患上創傷後壓力症、39%患上抑鬱症;於沙士期間在高風險地點工作的醫護人員,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徵狀的機會是其他醫護人員的兩倍。

精神科服務嚴重短缺

由此可見,疫情對我們的精神健康有着不容忽視的影響,香港本就是個高壓力的社會,大眾的精神健康日趨不佳,根據《2018全港精神健康指數調查》顯示,香港市民精神健康平均分為50.20分,遠低於2017年的59.75分,也未達到52分的及格線。受訪者精神健康指數不及格的比例也由2017年的26.5%飆升至47.9%

然而,香港現時公營精神科服務嚴重不足,根據醫管局數字,精神科門診穩定新症輪候時間最長的為九龍西聯網,需要輪候116周,超過兩年。最短的為港島東聯網,也需輪候53周,超過一年。

輪候時間如此長,皆因人手極度短缺。世界衞生組織建議每1萬人口應有1名精神科專科醫生,惟香港目前是每2.5萬至3萬人才有1名精神科專科醫生。再者,比較2016/17年度及2018/19年度數字,3年內精神科護士人數只增加161人。 

另外,自2010/11年度起,醫管局推出為嚴重精神病患者提供支援服務的個案管理計劃,數字顯示每名個案經理需照顧約4060名病人,明顯人手比例並不理想。

可惜政府對問題視而不見,即使在20174月發表了《精神健康檢討報告》,同年12月成立諮詢委員會,可是兩者都沒有就長遠精神病人數目以及醫護人手需求作出具體估算,對於長遠精神健康政策規劃的討論亦不多。在月前發表的預算案對精神健康政策更是交白卷。而防疫抗疫基金亦「遺漏」了支援各行各業從業員精神健康的安排。

國際及本地學者和精神科專家紛紛警告,疫情衍生的精神問題或比疫情本身傷害更大,對於醫護人員、確診者與其家屬尤甚。故此,政府在全力抗疫時,亦要盡快加強各項情緒支援、精神健康服務,設立熱線,透過專業的醫療團隊為有精神健康困擾的人士作出跟進。

長遠而言,當然是就精神病人數目以及醫護人手需求作出具體估算,增撥資源培訓及聘請所需人手,全面加強精神科服務。面對當前難關,願大家都能夠「疫境自強」、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