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教訓立即把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

20/3/2020 信報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急速爆發,特區政府剛向全球發出紅色外遊警示(中國內地,澳門及台灣除外),並擴大相關的強制檢疫及醫學監察措施。最近一星期,本港確診個案大部分涉海外輸入,讓人憂慮情況會令香港疫情反覆不定,有專家指出甚至會出現第二波社區爆發。

 

如果疫情持續及擴大,醫護人員和前線社區工作人士受感染這高傳染性病毒的風險明顯比較高,政府有責任透過不同方式保障他們的安全,包括及時把新型病毒納入《僱員補償條例》的「職業病」附表,令因工作而感染該病毒的僱員可以獲得賠償。

 

根據香港法例,如僱員在緊接喪失工作能力前的訂明期間內,受僱從事某類工作,並因該工作的性質引致患上《僱員補償條例》附表2指明的職業病,僱員便可獲得與意外工傷同樣的補償。

 

回想起2003年沙士肆虐,多達386名醫護人員感染,當中8人不幸殉職,但當年沙士初期政府沒有即時把該病毒列為職業病,僱員必須證明其疾病及其職業存在明確或強烈關係,若僱傭雙方有爭議,則由法庭裁決。因此當時受感染醫護及其他人士所獲的賠償大多為恩恤性質而非受法例保障,追討過程困難重重,直至2005年政府才正式把沙士及甲型禽流感列為職業病。

 

早於2月初,筆者與多個界別團體及醫學專家已要求政府盡快進行修例,堵塞漏洞,避免重蹈覆轍,連保險業界也表示認同。無奈政府一如既往,沒有汲取教訓,只是官僚地透過勞工處回應會進行探討修改法例的工作,又指「縱然不是指定的職業病,僱員仍可根據條例向僱主追討補償」。但法律界人士反駁要證明員工因工受傷而被感染存在一定難度,其他高風險行業如酒店業、清潔工人及保安業界未必可以確切證明感染病症與其工作有明顯關連,而冗長的訴訟過程無疑令染病的僱員帶來極大困擾。

 

隨着疫症持續擴散成為「大流行」,顯示新冠肺炎將會在本港「落戶」,政府責無旁貸應仿效2005年的立法框架,立即落實法例,同時把更多在高風險環境工作的僱員納入,並應設立追溯期,令已染病人士都受到保障。

 

裝備使用指引愈調愈低

此外,要保障前線醫護人員,讓他們安心治理病人,最實質的措施乃提供充足的個人保護裝備。我們發現在過去數星期,醫管局就「感染控制指引」更改了8次以上,把標準愈調愈低,當中並未計及個別醫院聯網自行修改指引的情況。例如在疑似/確診病症的病房,1月24日的指引是需要佩戴眼罩、全面罩、N95口罩及第三級別藍色保護衣,至2月19日指引把保護衣改為第一級,另加備註如遇液體飛濺可用第三級保護衣。

 

在分流站,2月6日的指引是佩戴N95口罩較可取,保護衣是第一級或第三級,2月10日指引把保護衣改為第一級,另加備註如遇液體飛濺可用第三級保護衣,至2月19日指引口罩級別改為外科口罩/N95口罩,再在3月3日刪除了N95口罩,只列明外科口罩。同業質疑,局方把沿用多年的指引在短時間內多次修改,是因為保護裝備存貨緊張而限制前線醫護的使用,忽略同業的職業安全與健康,修改令前線醫護無所適從,人心惶惶,嚴重影響同業抗疫的信心,加上現時海外輸入個案不斷上升,如醫護因缺乏足夠及合標準的防護裝備而不幸感染,醫管局必須負起全責。

 

疫症在前,政府及醫管局應全力保障市民及醫護提供足夠硬件支援、確切的指引及法律的保障,才能穩定軍心,全心為市民為香港抗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