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算案有解決安老問題嗎?

12/3/2020 信報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口罩變成生活必需品,無奈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口罩售價一直高企,對一眾基層長者來說,礙於經濟能力以及未必懂得上網獲取相關售賣資訊,不少長者都表示「買不起」或「不捨得買」,又或者「哪埵陶f都不知道」。

早前看過一些新聞專題和報道,當中接受訪問的長者都因為以上原因要重複使用口罩,有人一個口罩用上一星期,又有人誤信錯誤資訊,將口罩拿去蒸後再使用,更有長者因排隊索取免費口罩而不適暈倒,看到這堣ㄧT感到諷刺又心酸,何以居住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的長者在疫情下想自我保護,做好個人防疫都困難重重。在這非常時期長者需要的是口罩,但要讓長者在社區安老又需要什麼,政府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又有否照顧到他們的需要﹖

綜觀新年度《財政預算案》在安老上的着墨可謂寥寥可數,只增加1000張「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分兩年增加3000個「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名額,以及資助安老服務單位為有吞嚥困難的長者提供軟餐。數字上看似增加不少,但仍然是杯水車薪。

根據社會福利署資料顯示,截至2020131日,共10273名長者輪候各類型的資助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各類型資助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包括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和長者日間護理中心的平均輪候時間為13個月,令人擔心長者在輪候到服務的時候,病情已經較評估時嚴重,名副其實「等到病」。

有券無服務

另外,不少提供長者社區照顧服務的營辦機構均反映,社區照顧券存在「有券無服務」的情況,機構在地方和人手上短缺,個別區域的服務提供者未能擴展服務,最終可能導致長者即使有券在手,仍無法享用服務。

故此,政府在增加服務券數目的同時,亦須增撥資源予營運機構,增加人手及設施,為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隊注入更多資源,包括服務隊數目及每隊人手規劃,聘請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以為長者提供更整全的社區照顧服務。

至於政府表示撥款7500萬元,資助安老服務單位為有吞嚥困難的長者提供軟餐,有關措施不是不好,但是否捉錯用神?筆者過去提倡加強言語治療在安老服務的角色,由專業言語治療師為有吞嚥困難的長者作出評估和治療吞嚥問題。終於政府在去年2月推行一項為期4年的「安老院舍外展專業服務」試驗計劃,外展團隊中的言語治療師,會到私營安老院舍、合約院舍及自負盈虧安老院舍/護養院,為有吞嚥困難或言語障礙的長者提供言語治療服務。

筆者認為有關服務的重點是,由專業言語治療師為有吞嚥困難的長者作評估,了解長者的病情,就長者膳食上的需要提供專業意見,同時為長者提供各項訓練,如肌肉訓練、感知刺激訓練,也會透過改變長者進食習慣,如姿勢、速度和份量等,以提升他們吞嚥和溝通能力,而非只是膳食服務。然而,在試驗計劃下現時言語治療師與長者的比例偏高,根據正參與有關計劃的言語治療師表示,以他所屬的服務團隊為例,9名言語治療師需要為81間安老院舍提供服務,言語治療師與長者的比例約為11000。故此,我們建議政府應盡快評估試驗計劃的成效,並增撥資源將計劃痡`化,增聘更多言語治療師,以及吸引有經驗的人才。

安老交白卷

另外,為提升院舍藥物管理能力,社署在2010年起推行「安老院舍到院藥劑師服務試驗計劃」,不過,計劃一直以試驗計劃形式推行至201812月,根據去年政府回覆2019/20年度開支預算提問時表示正檢視試驗計劃的成效。然而,至今政府仍未有交代檢視結果,在新年度預算案亦沒有提及,是否代表有關計劃已經結束?院舍長者普遍有多重用藥的特性,故此院舍的藥物儲存、長者用藥的臨床照顧、藥物管理非常重要,而現時法例並沒有硬性規定院舍需要聘請配藥員或藥劑師,專責處理院舍長者用藥事宜。「安老院舍到院藥劑師服務試驗計劃」正好可以為院舍提供藥物管理系統和程序的建議,提升安老院及其員工的藥物管理能力及照顧質素,故此政府應盡快交代有關試驗計劃的檢討結果,如成效顯著,應增撥資源將計劃痡`化。

此外,政府未有回應我們要求加強長者聽力服務感到極為失望。隨着人口老化,患有聽障的長者人口比率將持續上升,而聽力治療有助改善他們的生活質素。不過,現時全港只有不足200名合資格的聽力學專科人員,公營系統的聽力科人手極為不足。政府應增撥資源加強聽力服務,考慮將服務加入「安老院舍外展專業服務」試驗計劃,同時增加培訓聽力學專科人員。

另一方面,筆者一直提倡「居家終老」,而寧養服務、紓緩治療服務在居家終老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政府投放在相關服務的資源始終不多。總括而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在安老方面近乎交白卷,我們促請政府要投放更多資源在各項安老服務上,讓長者獲得適切的照顧,安享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