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病人安危 請醫藥分家

22/9/2007 成報

 

日前,死因庭對西醫李世澧涉嫌誤將降血糖藥當消胃氣藥處方,疑導致五名病人死亡一案作出裁決及提出建議,確認各人的責任以加強病人安全。死因陪審團建議醫生使用《良好配藥操作手冊》內的「訂購藥物表格」訂藥、藥廠除寫上藥物的商品名外,還寫上其化學名或學名及核准名稱、為負責配藥的護士提供正式培訓,以及診所助護應正式註冊。

上述陪審團的建議,實未能就事件對症下藥,未能避免再發生同類型意外,兼對護士的工作有一點誤解。本人希望在此能作出修正建議與澄清。

護士接受了大學或護士學校的兩年或四年專業的護理訓練,然後在香港護士管理局註冊,受香港護士管理局根據香港法例第164章護士註冊條例監管,以及必須獲得由香港護士管理局授受的執業證書,方能在本港工作。他們的工作為護理對象提供全面臨床照顧服務、進行健康評估、教育及推廣健康,故此「為負責配藥的護士提供正式培訓」這一建議實在是不正確。

首先,專業執業護士並沒有受配藥訓練,護士是不應該負責配藥工作。其次,配藥工作應是由專業藥劑師負責,不能由其他非專業配藥人員處理。那麼不會存在「為負責配藥的護士提供正式培訓」的講法。受正式配藥培訓及受政府監管的專業,乃屬藥劑師,護士與配藥根本不能混為一談。

護士與配藥 不能混為一談

再者,一般在診所工作的姑娘,大多不是執業護士,她們的職責,是處理病人預約、診所內行政事務、配藥、協助醫生看診等。至於診所姑娘是否應正式註冊,則視乎政府及社會對私人執業診所的定位是甚麼。一直以來,私人執業診所是本港基層醫療服務的重要一環,作為醫院服務的把關。如果政府重整公營醫療服務,發展社區護理服務,那麼私人診所的質素必須受到嚴格監管。

本港醫生的質素不用置疑,他們的醫術受到國際間高度讚賞,然而,政府對私人診所的營運並沒有規限,在硬件及軟件上沒有訂立標準。除了沒有強制私家診所必須聘用藥劑師配藥外,還沒有要求必須聘用執業護士於診所工作。單憑醫生一人,實難兼顧斷診、治療、開處方、向病人解釋藥物的屬性及確保配藥正確無誤等工作。

正如先前所說,更何況診所G的不是執業護士,就算他們接受培訓,但他們畢竟不能代替執業護士及藥劑師的工作,診所配藥的問題仍未能解決。要避免再發生錯配藥事件,長遠來說,必須落實醫藥分家的政策。在社區診所及藥房上,社區藥劑師處於最佳位置來擔任配藥的工作。他們是受專業藥物培訓,備有社區網絡,容易接觸巿民大眾。

在連串錯配藥事件發生後,現時是一個合適的時刻讓政府重新考慮推行醫藥分家的安排。這話題已在社會上有多年的討論,然而政府沒有進一步的研究和探討,忽視醫藥分家的重要性及病人安危。是社區藥房未能配合?抑或是政府沒有意願在社區落實醫藥分家呢?

在政府正檢視本港的醫療改革的同時,對醫藥分家亦要採取積極研究的態度,正視病人安全及尊重醫護人員的專業,確保各專業能全盤發揮其功能,這不單配合「以社區為本」的}生政策,更能保障巿民的健康。

 
更新日期: 200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