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死、被英雄
如何防疫、抗疫

30/1/2020 信報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香港終於失守,已有10宗確診個案。武漢肺炎內地疫情一直升溫,出現擴散跡象,截至前天全國確診個案累計5974宗,累計死亡案病例132宗。眼見內地疫情迅速擴散,政府一直反應緩慢,以冥頑不靈、充耳不聞的方式處理武漢肺炎疫情,以致防疫無能、抗疫無方。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肆虐,政府及醫管局未能作出果斷有效的抗疫和防疫措施控制疫情,反之只不斷消費醫護專業,道德綁架,情緒勒索,置我們的醫護專業於一個極為高危的位置,未能保障市民健康安全,極不負責任。

公營醫療系統早已超負荷,面對新型病毒、感染人數不斷增加、醫院的抗疫措施安排混亂、人手調配、保護裝備不足等不確定因素,又如何讓前線醫護有信心全力抗疫?

政府踢一踢郁一郁

香港政府一直以「擠牙膏和象徵式」的態度防疫,竟然還敢說政府的防疫工作是「走在疫症之前」。早在香港未有確診個案時,社會各界當時已要求在所有口岸實施健康申報,可是政府充耳不聞。

另外,眼見疫情不斷擴散,本港的確診個案大部分為輸入個案,市民大眾包括前線醫護都要求政府封關,然而政府卻一口拒絕,更表示封關不切實際,但政府最終在本星期一凌晨零時起實施,所有湖北省居民以及任何14日內到過湖北省的非香港居民,都不准入境香港,惟成效令人懷疑,內地多個大城市已出現本土人傳人疫情,只限制湖北省居民入境根本不足。

不擴大入境限制、封關,等同中門大開,完全不顧港人及前線醫護生死。政府一拖再拖,至前天才宣布,高鐵西九站、紅磡站、沙頭角及文錦道的客運通關,於今日凌晨零時起關閉,暫停高鐵及紅磡的城際列車。為何政府總是「踢一踢,郁一郁」,有否顧及市民的安全與健康?

至於抗疫的部分,現時出現了確診個案,甚至有疫情爆發的危機,抗疫工作都會落到我們的公營醫療系統以及前線醫護人員。醫管局一直對外強調已作好準備,嚴陣以待,但實情是醫管局的抗疫政策及管理混亂,令前線被送死、被英雄。

前線不穩軍心難安

不少前線同業反映口罩、防護裝備不足,又有前線反映保護裝備被鎖起,須經過一輪程序才可領取到,又限制使用口罩的數目等,若保護裝備足夠,為何在這非常時期有如此安排,令前線帶來不便。另外,輪候N95口罩密封測試(fit test)時間極長,甚至要等至3月初。

此外,隔離設施亦不足或未符合隔離病房的標準。再者,不少前線反映其所屬部門都是以抽「生死籤」方式選出進入「抗疫隊伍」(dirty team)的先後次序,但抽籤過程並非公開進行。

前線醫護不介意走進隔離病房照顧病人,但抽籤過程欠缺透明度,難免令人感到不公平及反感,醫管局並無關顧前線員工的情緒。另外,前線同業有需要與確診或疑似病人接觸,擔心回家會感染家人,故一般會選擇在下班後在家以外的地方休息,但現時醫院缺乏宿舍,局方又未有其他住宿安排,叫前線如何是好?篇幅所限未能將前線的苦況盡錄,簡而言之,前線現時既無奈又無助。

面對繁重的工作、惡劣的工作環境,又不能確定能否獲得足夠保護與支援,局方、管理層只是淡化各種問題及不足,試問如何叫前線醫護安心,軍心不穩,如何抗疫?

應再擴大入境限制

為保障同業安全及市民健康,筆者聯同香港護士協會已去信特首嚴正要求特區政府立即撥款10億元支援前線抗疫!同時發出訴求書促請當局須立即採取一系列措施,確保前線同業安全,包括立即為前線提供足夠及具質素的保護裝備;病房調配或改為隔離病房時必須符合標準及規格;人手方面,應按前線護士的個人意願,盡量增加人手,包括立即刪減非緊急服務,以騰出更多人手應對疫情;以公平公正的方式調配病房護士,參與疫症病房工作;提供足夠住宿、更衣室等硬件設備;以及必須提供清晰工作流程,處理病人、開設隔離病房等,以免前線無所適從,製造混亂。

政府不要又再利用前線專業道德及操守作為「低成本」的抗疫「武器」,令前線醫護孤軍作戰,被送死、被英雄。在保障市民健康及整個社會方面,政府應及時源頭堵截。社會各界已提出「封關」的要求,筆者認為「封關」不等於「封城」,應進一步擴大入境限制,規定國內疫區人士不能入境;其他國內人士必須出示健康證明方能入境本港;從國內回港的香港居民必須通過口岸檢疫措施、進行體溫探測及填寫健康申報表,而高風險但未有徵狀人士,例如曾到湖北省或國內醫院,或接觸過確診病人,必須於本港住處接受14天醫學監察。

香港亦可仿效澳門,與國內商討,實行於各自口岸出境關卡探測過境人士的體溫及查問呼吸道感染病徵,有發燒或呼吸道感染徵狀的人士應在當地就醫,不得過境,以免有病徵人士進入本港。

最後作為衞生服務界議員及香港護士協會主席,筆者在此重申我們會繼續與醫護及市民同行,不會與任何工業行動割席,以及不排除「接力」發起第二波工業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