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滅鼠 刻不容緩

20/1/2020 信報

 

新一年開始不久,香港即被冬季流感和武漢肺炎夾擊,在兩者都未有減退跡象的情況下,早前衞生防護中心公布,一名於上月離世的17歲青年之血液樣本,經回顧性檢測後證實對戊型肝炎呈陽性反應,成為本港第九宗大鼠戊型肝炎感染個案。

 

內地近月也有幾個省市不約而同出現鼠疫個案,借鑑內地的情況,本港亦有出現疫症危機的風險,我們必須小心防範。

 

港發現9宗大鼠戊型肝炎

鼠患問題一直困擾香港各區,前年9月香港發現全球首宗老鼠傳人的大鼠戊型肝炎,至今全球共錄得10宗大鼠戊型肝炎,香港佔去了9宗,而當中6宗於去年5月至11月的6個月內發生,可見鼠患問題日趨嚴重。

 

除了大鼠戊型肝炎,還有其他鼠傳疾病,包括鼠疫、傷寒、斑疹熱、漢坦病毒感染及鼠咬熱。鼠患問題直接影響我們的健康,故此絕對不容忽視。

 

相信大家經常都從不同媒體,甚至親歷其境,看見鼠蹤處處,在後巷、垃圾站、街市、公園,甚至關門後的食肆、住宅,不少居於公共屋邨或「三無」大廈的居民都在家中發現鼠蹤。

 

不過,根據食環署的鼠患參考指數,2019年上半年各區的參考指數都低於10%,代表鼠患情況並不普遍,包括發現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的地區,有關情況實在令人費解,何以鼠患指數低,但卻有人感染鼠傳疾病?是否代表現時的鼠患參考指數根本未能反映實際情況?

 

其實早在2014年審計署發表的第63號報告書中,已批評食環署的數據與社區實況嚴重不符,同時批評食環署於2004至2014年期間,沿用相同的41個地點進行鼠患監察,有關覆蓋範圍不足,計算鼠患參考指數的方法並不全面,未能準確反映各區的鼠患實況。

 

然而,經過5年時間,根據在上月環境衞生及食物安全委員會上,食環署回覆議員提問關於現時監察點的數目,目前仍然維持在41個,到今年才增加至50個。

 

用5年多的時間方增加9個監察點,究竟要增加鼠患監察點,擴大監察範圍是有多困難?要更準確監察鼠患情況,署方應進一步增加監察點。

 

另外,食環署方面亦應該考慮改用其他鼠餌來調查鼠患參考指數之用,現時只用番薯作監測鼠餌,相信對老鼠的吸引力不大,因容易受潮變壞,監測鼠餌周邊又有其他食物渣滓,因而減低老鼠咬囓鼠餌的意欲。

 

此外,食環署於去年4月起於黃大仙及元朗設置熱能探測攝錄機攝錄老鼠錄像,收集數據量化鼠患指數,同時分析老鼠活動的進入點、路徑和經常出沒的範圍,從而更有效放置殺鼠劑及捕鼠器,執行更針對性的滅鼠工作。

 

署方表示會於今年初在九龍城區展開有關測試。署方應盡快檢視有關監測方法之成效,若新方法能有效監測老鼠活動及協助捕鼠,應盡快把計劃推展至所有區域,以更準確監察鼠患,並採取相應滅鼠行動。

 

宜邀區議員加入防蟲鼠會

提到滅鼠,當局於去年5月展開全城清潔工作,針對衞生黑點和重點範疇,加強滅鼠。根據食環署資料,截至去年10月底,共捕獲19106隻活鼠,較2018年同期的13264隻增加了44%,而堵塞的鼠洞數目亦增加40%,由2018年的7698個,增至10831個。比較捕捉老鼠的數字,滅鼠成效看似不錯,不過不少人士都質疑捕獲數目增加是否與老鼠本身數目增加有關;捕捉多了,是否代表各區的老鼠真的少了。

 

故此,我們認為署方的滅鼠行動須進一步加強,例如在街市進行密集式滅鼠行動,去年只在食環署轄下的3個街市試行,暫時亦只計劃新增另外3個街市,共6個。

 

惟食環署轄下的街市共有71個,只在6個街市進行密集式滅鼠行動會否過少?署方應盡快把計劃擴展至所有食環署轄下的街市。

 

另外,我們留意到現時的清潔、滅鼠工作較集中在街道及公共設施上,但不少居於公共屋邨、「三無」大廈、劏房的市民都反映在屋內發現老鼠,他們要自行在家中擺放不同捕鼠器滅鼠,故此各部門包括食環署、房委會、民政總署等應透過跨部門協作為居民提供支援、協助,加強家居防鼠、滅鼠。

 

談到跨部門協作,當局早在2018年已把原先的防蚊患督導委員會重組升格為防治蟲鼠督導委員會,以加強跨部門的統籌和協作,協調各政策局及政府部門的防治蟲鼠工作。

 

不過,不少地區人士、市民反映各區鼠患問題仍然嚴重,甚至出現求助無門的情況,如「三無」大廈的情況。

 

就此,當局應進一步改善委員會協調、統籌工作。另外,現時新一屆區議會已展開,當局可考慮邀請區議員加入有關委員會或把滅鼠議題主動帶到區議會上討論及跟進。

 

雖然鼠年將至,但真老鼠人見人怕,傳播各種細菌、病毒,香港已發生了6宗大鼠戊型肝炎,鼠患影響市民健康,亦敲響公共衞生的警號,當局必須進一步做好防鼠、滅鼠工作,杜絕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