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真的可承受武漢肺炎嗎

10/1/2020 信報

 

武漢不明肺炎疫情持續,截至周一,當地衞健委通報武漢患者增至59人,7人為重症患者,其餘患者病情大致穩定。香港與內地往來頻繁,當然亦首當其衝,截至本星期三共累積38宗疑似個案。武漢不明肺炎來勢洶洶,當地受感染人數不斷上升,有專家指嚴重個案比例與沙士初期相若,坊間亦出現口罩搶購潮;不過,政府似乎未有汲取歷史教訓,在防範疫症上仍然「慢半拍」。另一方面,香港的公營醫療系統因流感高峰期殺到本身已超負荷,應付疫症爆發的能力成疑,情況令人擔憂。

床位逼易交叉感染

政府在本星期二宣布把「嚴重新型傳染性病原體呼吸系統病」納入法定須呈報傳染病及修訂附屬法例,星期三起生效,醫生須向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呈報懷疑個案以作調查和跟進,並賦予衞生署法定權力對傳染病接觸者檢疫及隔離受感染病人,拒檢疫者可被罰款5000元和監禁6個月。有關法例規定必須呈報及隔離疑似個案,雖然有助防止疫症蔓延,但只是聊勝於無、搔不着癢處,亦代表着對香港醫療系統的挑戰,本港的公營醫療又是否有能力駕馭?

全港的武漢不明肺炎懷疑個案都會由公院治療和隔離,而現時正值流感季節,公營醫院內科病房病床使用率長期超過100%,即使未爆不明肺炎,內科及兒科病床已供不應求,現有480張常規使用的隔離病床,使用率已達六至七成。政府多次強調嚴陣以待,已加強各項防疫工作、醫院人手、病床等配套,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公營醫院人手、病床一直不足,一名護士須照顧十多名病人,在流感高峰期為應付需求已不斷加床,部分病床要擺放於病房走廊,而床與床之間的距離極近,根本未能符合感染控制的要求,容易造成交叉感染。

再者,醫院病房數目、地方有限,根本沒有足夠病房作隔離病房之用,若出現大型爆發或嚴重個案須要進行隔離,即使醫管局表示可在72小時內增加隔離病床至接近1400張,但以現時醫院的情況是否足以容納增加的隔離病床及有效隔離受感染的病人?除了人手、病床不足,有業內人士反映部分保護裝備如合適的N95口罩、基本的醫療儀器亦不足,甚至工作服、床單、被鋪都不夠。

此外,由於正值流感,患者病徵與武漢不明肺炎相似,在篩檢上亦有一定難度。明顯以現時公營醫院的情況,實難以應付一旦出現疫症爆發,有關方面若不從速作出應變部署,恐怕當感染不明肺炎的病人突增,醫院有可能出現災難性情況。

政府在應對是次不明肺炎事件,一開始已慢幾拍,當局初時宣布加強防控措施,但措施甚為籠統,沒有實質的口岸檢疫措施。直至再有疑似個案出現,以及社會各方表達對疫情的關注,才每日公布符合加強監察的個案數字、於機場增設紅外線熱像儀,為由武漢抵港的旅客逐一作體溫監測。

不要重蹈沙士覆轍

不過,高鐵西九站同樣有從武漢抵港的旅客,卻沒有跟隨機場口岸的做法,僅以抽檢的方式監察抵站旅客的體溫。直至14日局方才正式公布「對公共衞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把應變級別由「戒備」升至「嚴重」,因應應變級別調整才於高鐵西九龍站內設置特定通道,並由職員以手提式紅外線溫測儀檢測由武漢來港旅客的體溫。香港政府在應對來勢洶洶的疫症都沒有汲取17年前沙士一役的教訓,反應緩慢,在資訊發放上亦有欠清晰,每每都只是見步行步,未有即時定出全盤應變措施。

反觀鄰近地區對事件的反應及防疫工作則更迅速及具體。澳門和台灣分別在11日及12日起,對來自武漢的直航班機進行登機檢疫,並發出注意事項提醒準備前往武漢的民眾。相比鄰近地區,香港當局在檢疫工作的反應可謂「慢幾拍」,檢疫措施亦不足。在公共衞生角度,口岸防疫非常重要,有助大眾提高警覺,而且引發是次疫症的病毒未明,專家相信是新病毒所致,意味着未有針對藥物,暫時亦未能排除人傳人風險,故防疫措施至為重要。在非常時期,當局應進一步加強口岸檢疫措施,要做得更快、更嚴謹。

香港多次受不同疫症的衝擊,然而政府都沒有汲取教訓,對疫症防禦往往都慢幾拍,而且現時的公營醫療系統千瘡百孔,醫院環境、人手不足的情況可能比17年前對抗沙士時還要差。為免重演沙士的悲劇,當局不能掉以輕心,應盡快重整防疫部署,加強各層面的防疫措施,宜緊不宜鬆,同時盡快審視公營醫療系統應對大型疫症的能力,作出適當調配、增加所需設備、人手、配套等,提升應對疫症的能力。另外,當局亦要加強公眾防疫宣傳,提高大眾的防疫意識。各界都要提高戒備,不要重蹈沙士的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