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醫療人力推算有用嗎?

2/1/2020 信報

 

回顧過去一年,醫護面對不少困境,在社會動盪的情況下,縱使我們見到不少因社會運動而受傷的市民到醫院求診,警暴問題嚴重,情緒複雜,但我們仍然秉持專業,盡力照顧病患者;加上現時正值流感高峰期,令原本已人手短缺的情況更加雪上加霜,前線醫護的壓力不言而喻,必須要正視。奈何,政府當局又是否能了解現時前線醫護的問題?

上月,衞生事務委員會就食物及衞生局新一輪的醫療人力推算進行討論,當局會沿用2012年的推算模型,更新13個醫療專業人員的供求推算數字,包括醫生、牙醫、牙齒衞生員、護士、助產士、中醫、藥劑師、職業治療師、物理治療師、醫務化驗師、視光師、放射技師及脊醫。這次人力推算亦會就專科醫生和專科牙醫,以及把註冊護士和登記護士的技能組合區分,從而分別進行人力推算。

護士人手 應合比例

筆者認為這套「神算機」無疑是其中一個方法,推算未來的醫護人力供求。然而,「神算機」必須輸入有效及能反映現實的數字,方能發揮功用。筆者已多次表示醫護人力推算,除了按服務需求、人口增長及人口結構外,更重要的是要包括醫護工作量指標、醫護人手標準,如護士病人比例等因素,否則推算結果根本不能反映現實,毫無意義。

筆者質疑當局繼續用這方式評估人手需求的意義何在?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一堆看似科學且複雜的數字,而是要實際反映人手短缺的結果,根據有關數據規劃未來的人手供應,否則人手短缺問題根本不能解決。

多年來,香港護士協會的護理人力資源調查,均反映護士與病人比例長期處於不合理的狀況,2018年冬季流感高峰期期間,早更和午更的平均護士和病人比例高達 111,夜更為 123,這個情況多年來都沒有改善。

近日冬季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人數依然高企,聖誕節期間內科病房入住率達106%,伊利沙伯醫院及明愛醫院的病床佔用率均超過120%,醫管局原預算增加的900張病床已使用,臨時病床增至1300張。不過,我們再看看護士人手的情況如何?當局一直表示已增聘護士人手,但20193月當局仍欠1930名護士,這反映當局的人手規劃根本不能應付服務需求。

再者,現時的數字並未有計算合理的護士與病人比例,在欠缺合理的護士人手比例的情況下,護理質素實在難以提升,護士的工作量及壓力根本不能紓緩。因此,筆者認為採用1名護士對6 名病人的國際標準,以推算公營界別的護理人手需求,方能真正解決護士人手短缺的問題。

團結延續 穩步前行

除了護士人手比例,其他專職醫療人員如物理治療師、放射技師、職業治療師、醫務化驗師、視光師、牙齒衞生員、藥劑師和脊醫等,亦同樣面對服務上升而人手短缺問題仍然未有解決良方,因此,當局應按他們的工作量及制訂合理的工作量指標,進行人手規劃,方能長遠地解決服務急升,人手短缺問題。就此,我在會上聯同邵家臻議員提出動議,促請政府在醫療人力規劃上不能不切實際,必須加上工作量指標及被照顧者與服務提供者比例,以達到服務需求及供應平衡。

除了人手規劃,公營醫療機構亦必須採取有效的吸引及挽留人才政策,方能提供穩定的人手及維持可靠的護理服務質素。早前,我聯同香港護士協會與醫管局主席見面,就護士人手規劃、冬季流感措施及社會運動情況三方面促請當局採取有效措施,紓緩前線醫護的壓力。當中就護士人手規劃方面,我們提出按國際標準訂立護士病人比例16,聘請更多前線護士人手,增加病房人手編制的百分比、重設跳薪點、增加晉升機會等,以吸引及挽留護士,改善士氣。

當局認同挽留護士人手能增加穩定性,並表示已設立「持續發展專責小組」跟進一系列增加及挽留護士人手措施,包括改善職業前景、跟進重設跳薪點建議、檢討現時的聘用模式減少流失、盡快落實專科護士額外增加一個薪級點等。筆者期望新任主席能帶領醫管局以新思維,解決多年來醫護人手短缺及醫療服務不足問題。

香港在2019年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動盪,縱使面對不少傷痛,仍然堅守信念,團結一致,這實在是難能可貴,踏入新一年,希望我們的團結能夠延續,令香港前進,在醫護人手規劃上期望有所進步,以務實的方式解決醫療服務長久以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