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性暴力受害者提供一站式危機支援

24/12/2019 信報

 

超過半年的反修例運動中,有被捕者稱曾遭警察性暴力對待。早前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以問卷方式進行調查,發現有67名受訪者稱在運動期間遭性暴力及性騷擾,大部分涉及語言性暴力對待,其次為涉及觸碰身體的敏感部位,當中更有3名受訪者表示曾經在受到威脅或嚇迫的情況下,被迫進行非法性交。

免複述經過造成二次傷害

本人就此亦在立法會向政府提出相關質詢,詢問警方接獲多少宗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的性暴力案件、現時處理這類案件的程序等,可惜局方表示沒有相關數字,我們對此表示失望。任何形式、程度的性暴力行為都不能接受,性暴力對受害人的身體、心靈及精神都造成難以磨滅的傷害,受害人當下都會感到驚惶失措,正如在上述調查中有關遭受性暴力後的反應,最多受訪者表示「不知如何反應」,正好反映為性暴力受害人提供危機支援極為重要,不過現時根本沒有相關政策及措施,現時由社署提供的性暴力受害人服務非常分割,未能為受害人提供適切的支援,情況並不理想。

世界衞生組織出版的《對性暴力受害人之醫療及法律支援指引》(《指引》),建議各地政府應設立一站式危機支援中心,在同一地點為受害人提供醫療和法律等服務,包括緊急醫療服務、向警方舉報錄取口供、法醫檢驗、情緒輔導等。避免受害者奔波求助,周旋於不同部門之間,又要向不同人士重複講述受害經過,造成二次傷害。

《指引》亦提出受害人的基本醫療支援是非常重要的,包括為受害人提供即時診治及預防性治療,包括:事後避孕、性病檢驗及事後醫療跟進等,故有關中心應位於或鄰近醫院,而中心的設計亦應符合4大原則,包括舒適、安全、高私隱度及有完善的醫療法醫設備。讓受害人在方便、安全、保密及有支援的環境下接受所需服務。

香港現時只有一所由非政府機構獨立營運,並與世衞建議相近的一站式危機支援中心,各方人士多年來一直要求政府參考有關服務模式,在不同地區的醫院設立支援中心,唯政府一直沒有回應有關訴求,辯稱現時已採納「一站式」服務模式處理性暴力個案,又在18間設有急症的公營醫院提供間指定房間,讓受害人在同一房間內獲得各相關單位提供的「一站式」服務及有關程序。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由於現時缺乏支援性暴力受害人政策,以至支援服務欠缺規劃、統籌、部門協作、資源配套等,令受害人未能獲得適切的危機支援。

現時一般情況下受害人如果選擇先到急症室求助,她會被安排接受基本檢查、治理及按受害人意願協助報警,醫護人員亦會向受害人提供社署委託或非政府機構獨立營運的危機支援服務的聯絡方法。然而,兩者最大分別是由非政府機構獨立營運的危機支援服務,會把受害人接到其支援中心,受害人可在同一地點,並由社工陪同下進行法醫驗查、取證、錄取口供、接受輔導等。

相反由社署委託提供的所謂的「一站式」服務,則只是由社署委託的相關機構就每個個案指派一名專責社工,由社工陪同受害人進行所需服務或程序,至於是否可在同一地點進行,則視乎當時醫院能否安排房間。

非政府機構中心達致目標

根據支援性暴力受害人前線社工的經驗,大部分個案都未能使用該房間,即使能安排到房間,房間亦沒有足夠或所需設施,簡單如在進行醫療法醫檢驗用的婦科床、錄取口供用的錄影設備,所以根本沒有個案可於該房間完成整個「一站式」服務。受害人需在警局、醫院、法醫辦公室之間奔走,而且程序複雜且漫長,當事人須向不同人士覆述案情57次。可見現時由政府提供的所謂「一站式」性暴力危機支援服務根本是有名無實,亦與世衞建議,在同一地點為受害人提供醫療和法律等服務,避免受害人奔波求助及重複講述受害經過,造成二次傷害的理念根本是離天百丈、背道而馳。

性暴力受害人在身體、心理、精神各方面都受到嚴重創傷及壓力,即時獲得適切的介入及支援,避免二次創傷對他們極為重要,而現有由非政府機構獨立營運的一站式危機支援中心正可達致有關目標,應加以善用。故此,政府必須制訂政策,透過跨局協調包括勞福局、食衞局及保安局,加強統籌及部門協作,例如制訂指引、服務流程,要求醫護人員主動協助安排受害人到相關的危機支援中心、指示警方跨區到相關的危機支援中心處理個案、錄取口供等,確保以受害人為中心,讓受害人在同一地點進行醫療檢查、預防性治療、法醫取證、錄取口供、接受情緒支援和輔導。

長遠而言,政府應就性暴力受害者危機支援服務作出規劃及投放資源,增設更多一站式危機支援中心,為性暴力受害人提供真正一站式及全面的支援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