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憤從何來

20/11/2019 信報

 

對於上星期警方一連串的攻擊,特別針對大學及學生的行動,實在令我們痛心!年輕的學生們是香港的未來,林鄭政權現時所謂「止暴制亂」的手法是否能平息今次的風波?相信全香港市民看在眼堻ㄙ眯w予以否定,林鄭政權的做法甚至激起更大民怨,對整個事件根本毫無幫助,更遑論平息民憤!

林鄭縱容警隊不守紀律

過去十數天,社會各界都相當憤怒,憤怒的是林鄭政權無能,包庇警方濫權濫捕,有恃無恐。在1111日早上,香港警察在西灣河開了三槍,近距離射中一名青年,青年的右腎及部分右肝撕裂需要切除。之後,整個社會氣氛隨即緊張起來,大家都質疑警員在示威者手無寸鐵的情況下發射真槍的必要性,而且當青少年中槍倒地後,有警員仍然移動傷者,實在是罔顧傷者的安危,令人髮指。

此外,警員又闖入教堂進行搜捕,期間有警員以警棍毆打青年頭部。還有,在1112日,防暴警兩度向城市大學學生宿舍天橋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期間一名指揮官向在場警員下令,向天橋上的示威者「打頭」。

這連串事件反映林鄭政權縱容警方虐打示威者、近距離開槍、打頭等違反指引,甚至是違法行為,但林鄭政權沒有處理警隊問題,只不停譴責示威者,根本不能令社會各界信服。

再者,過去十數天,警方特別針對學生的行為更令社會不滿推向更高點,警方攻打各大學、請校長食催淚彈、學生因林鄭政權自己跌入「停課圈套」後,回家途中被無理搜查,令他們身心受創,這些行動引發更激烈的衝突,甚至令香港嵌入被林鄭政權停擺的狀況。其中令筆者最痛心的是防暴警在多間大學校園爆發衝突,在中文大學,防暴警與中大生在校園「二號橋」上演攻防戰,到場斡旋的校長段崇智及前校長沈祖堯亦吸入催淚煙不適。

數日前開始,理工大學亦發生激烈衝突,有傳警方曾呼籲示威者從Y Core離開,同時又在該處施放催淚彈,做法備受質疑,而校內有數百名學生被困多日,部分更受傷而未有即時獲得救治,更甚的事,警方無理拘捕急救員及醫護人員。筆者認為急救員及醫護人員在示威現場提供醫療服務時應受到尊重及保護,當局應盡快釋放他們,同時基於人道精神及理由,應盡快讓校內受傷的人士送院接受治療,不應延誤。

我們明白在現時的社會氣氛下,年輕人情緒激動,想守護校園、保衞同學,但警方卻以強硬態度,寸步不讓,令雙方處於緊張的狀態,根本不能解決事件,只會加劇社會的不安。

還有,我們發現不同媒體均指出警員喬裝示威者搞事、搗亂。當中曾有報道指一名喬裝示威者的警員懷疑太「入型入格」,被速龍小隊誤以為是真示威者,被揮棍毆打後才稱是「自己人」,這是何等荒謬!其實還有很多同類事件令香港市民對警隊的信任已歸於負值,這些做法顯然並非執法,而是挑起事端,引發更多衝突,實在不能接受。

容許員佐級公然批司長

警方除了與示威者為敵外,更與記者及其他職系的人員發生多次衝突。我們見到警方多次的行動中,對進行採訪及沒有作出攻擊行為的記者使用暴力,包括推撞記者、扯脫記者防毒面罩、直射藍色胡椒水劑及發射橡膠子彈,導致不少新聞工作者受傷。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曾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警方妨礙新聞自由,重申傳媒鏡頭下記錄的只有真相,警員應立即停止濫用暴力。

此外,警方亦曾與消防、救護等發生衝突,前線消防員和救護員屢遭防暴警阻撓救援,有救護員被警員指罵為「垃圾」、有消防車被催淚彈射中,雙方起衝突,消防員更被多名防暴包圍,推到牆邊。而在1114日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消防救護打氣大會,收集了百多名前線消防員和救護員的心聲,他們嚴斥警隊不守紀律,肆意辱罵市民及消防員等。凡此種種,都看到林鄭政權利用警隊進行政治打壓,令社會各階層都與警隊對立,根本不能平息民憤。

筆者認為若林鄭政權繼續一意孤行,以傲慢、「攬炒」的態度處理事件,更容許警察帶頭作出違法行為,繼續容許員佐級下屬公然越級批評司長、教特首施政等,最後令香港的民憤走上不歸路的,肯定是林鄭政權管治下的特區政府。

 

更新日期: 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