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房屋政策可否解決政治問題?

4/11/2019 信報

 

特區政府硬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至今超過4個多月的政治危機,事件一層層揭露政府管治的不濟,試圖透過包庇和縱容警隊濫暴濫權,解決政治問題,令警民矛盾日益惡化,「止暴」不果,繼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以《緊急法》即時實施《禁蒙面法》,目的是繞過立法會,由特首一言立天下法,與獨裁無異。

 

一如所料,在缺乏合理的立法基礎下,大部分市民毋懼白色恐怖,繼續走上街頭激烈抗爭,警民衝突有增無減。林鄭月娥從6月起一次又一次誤判形勢,錯失多個紓緩民憤的時機,市民堅定爭取「五大訴求」,政府卻把社會不滿歸咎於房屋及經濟問題,在《施政報告》中完全沒有回應訴求,特別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事件及警暴,妄圖以其他小恩小惠收買民意,當然無助解決社會撕裂。

 

由上任特首,到林鄭第三份《施政報告》,每次都說房屋和土地供應措施是重點,但市民切身感受到的,卻是「上車無期,租金昂貴,愈住愈細」。今次報告的房屋政策着墨比其他範疇多,但其實大部分都是承接上兩份報告的措施,包括增加公營房屋供應目標、增加過渡性房屋數目、推出更多「白居二」名額、把市建局單位以資助房屋形式出售、重建公務員合作社樓宇及增加土地儲備等,非大刀闊斧之策,沒有新意,市民自然沒有失望。

 

上年度立法會提出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大量收回新界的棕地及閒置農地,以開拓新發展區作建屋用途,當時筆者亦贊同;自林鄭去年否定引用條例後,今次竟突然轉軚揚言會運用條例收回三類私人土地,作建屋用途,包括可能具發展潛力由私人擁有的新界棕地、於各區法定分區計劃大綱圖上已規劃作高密度房屋發展但仍未有發展計劃的私人土地,以及3條鄉村,估計是想藉此紓緩政治壓力。

 

早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報告已經指出「棕地發展」和「利用私人的新界農地儲備」都獲得主流民意支持,基本上社會並沒有太大爭議,所以政府應該加快收回土地,盡快改建並興建公營房屋。

 

另一項最具迴響的措施是放寬申請九成按揭上限,由400萬元升至800萬元,政府認為此舉能協助中產入市,亦有助二手市場流轉,有按揭公司指未能符合壓力測試的置業客仍可以申請最高八成或九成按揭。經歷過千禧年代的人對負資產一詞定不感陌生,只要遇上經濟下滑,以高成數按揭置業的市民很容易便跌入負資產行列,在市場政治及經濟不明朗的情況下,政府有責任提醒市民量力而為。

 

政府繼去年提出容許活化工廈改裝整幢或部分樓層作過渡性房屋後,今年提出房委會研究重建旗下的工廠大廈為公營房屋,性質和方向大致相同,但政府應同時向房委會提供相應的財政支援,確保有足夠的資源進行及加快研究工作。

 

雖然以上措施能在短中期內增加房屋數量,但由於工廠區的交通配套相對有限,社區規劃無法與一般住宅區相提並論,當局應同時提供基本交通設施,提高可達度,方便市民上班上學。筆者亦多次提議在私人改裝工廈單位加入特別條款,包括訂立面積下限及租金上限,避免業主趁機經營呎價比私樓還要貴的「工廈劏房」,可惜政府未有正面回應。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13年落成的公營房屋中,有一半項目都沒有興建社福設施,作為社福設施土地的重要來源,政府竟然沒有地盡其用,反而白白浪費靠近基層民居的空間,無疑是規劃失當。因此,在房委會興建房屋前應預先按照規劃標準,興建社福設施,以便增加服務名額及持續設置服務單位。

 

今屆政府的房屋方針及政策,大部分着眼基層,嚴重忽略中產市民的住屋需要,觀乎這幾年的白表申請居屋和白居二的超額情況,反映他們對資助房屋需求極高。由於綠置居已經痡`化,綠表人士已有途徑自置居所,所以筆者認為居屋的主要資助對象應為白表人士,房委會應調整綠白表比例,提高中產市民購得居屋的機會。筆者也屢曾建議設立租金免稅額及租務管制,以緩減中下階層租住私樓的經濟壓力,協助他們儲錢置業,政府應重新研究各項建議,以紓夾心階層的住屋困難。

 

今次《施政報告》完全沒有任何措施回應抗爭運動引發的訴求,只是在房屋、土地政策上提供小恩小惠,這般政策又如何化解現時香港的政治問題。無獨有偶,有傳林鄭將於明年3月「被下台」,怪不得這次的報告如此「空洞無物」,加上民意對林鄭政府的管治已經完全失去信心,在缺乏民意認受之下,施政也必然無功而退!

 

更新日期: 2019-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