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能令香港醫療雨過天青

25/10/2019 信報

 

上星期的《施政報告》只能透過視像發表,而特首一開首並未有針對目前社會撕裂問題而提出任何解決方法,反之只再三支持警隊執法,譴責暴力行為。這種做法只會繼續深化社會與特區政府和警隊的對立面,我對於特首仍然漠視民意,未有把握機會,透過《施政報告》回應市民訴求,表示極度失望。再者,《施政報告》大部分政策內容都是舊調重彈,尤其是筆者關注的醫療衞生政策,更乏善可陳,在這樣的情況下,特區政府如何施政實在成疑。

未就增加醫護提出方案

綜觀近4個月的400多場示威,官方報告有超過1000名傷者到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前線醫護人員往往要面對突發事故,急症室接收大量傷者,甚至要面對一些政治風波。在這種緊張的社為會氣氛中,仍然堅守崗位,履行專業職責,實在承受不少壓力。再加上即將來臨的流感高峰期,將會進一步加重醫護人員的壓力。然而,《施政報告》竟未有就增加醫護人手提出任何方案,實在令人感到非常失望!

眾所周知,前線醫護人手長期不足,根據資料,醫管局在20193月仍欠1930名護士,但《施政報告》對吸納及挽留人手方面卻隻字不提。今年1月當局向醫管局增撥5億元應對流感高峰期的工作,以及財政預算預留7億元以改善醫護人員的待遇,均未有在《施政報告》中滙報進展,完全漠視醫護人員的需要!

筆者認為當局必須盡快提出有效措施增加人手,包括增加資源,改善各項短期增加人手的措施,包括「自選兼職辦公室(Locum Office)」、「特別酬金計劃(SHS)」、連續夜更津貼等、改善編更安排聘請更多前線護士人手、訂立護士病人比例16、恢復2000年前薪酬待遇、重設16.5%現金津貼及跳薪點、增聘顧問護師及資深護師,訂立臨床督導比例等。

在改善醫療服務方面,《施政報告》零聲地提出加強中醫發展、罕見病、癌症治療及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兒童的支援,卻未有提出具體及有效方案去解決醫療服務不足的問題,而多年來筆者建議當局善用各醫護專業人員以縮短輪候時間及改善服務亦得不到回應。

改善醫療服務對民生極為重要,當局應持續改善服務,包括全面推動臨床藥劑師的角色,分擔臨床工作,改善公立醫院病人出院時間、確立視光師直接轉介患者使用醫管局服務制度、確立物理治療師可提供直接服務制度,毋須轉介、並在公營醫療服務中增設脊醫服務等,以上種種都能縮短輪候時間,盡快為市民提供合適的治療。

無視撕裂影響精神健康

至於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的專業發展,去年《施政報告》已提出就護士專科發展推出自願註冊計劃等,今年的《施政報告》已確立香港護士管理局於2020年年初就護士專科發展推出自願註冊計劃,有關計劃無疑有助護士的專業發展,希望當局盡快落實。

另一方面,業界曾多次向當局反映應修改管理局的相關條例,包括落實香港護士管理局其中6名成員須由註冊護士及登記護士根據該條例規定的方式互相推選產生,以提升運作效率,以及由相關業界人士出任輔助醫療業管理局各委員會的主席,提高管理局的透明度及促進業界發展,則未見回應。

香港現在陷入不安和撕裂,影響不少市民的精神健康,當中對青少年的影響尤其顯著,最近有調查發現,有過半受訪者的精神健康處於不合格水平,另有55.5%1524歲受訪者、49%25歲至34歲受訪者認為,社會爭議對其精神健康有非常大或頗大的負面影響。有關當局應予以正視。

然而,《施政報告》卻未有針對此情況而提出建議,只滙報將會展開一個持續的精神健康推廣和公眾教育計劃,這肯定絕不足夠。照顧兒童及青少年的需要尤其重要,當局應推行「一校一護士」政策、在小學、中學和大學增設駐校精神科護士,盡早識別高危個案,提供支援和照顧,以減低因這次風波而產生的負面影響。

長遠而言,當局亦必須制訂長遠的人手規劃、改善個案經理及精神科社康護士的人手,改善處理個案的比率、更新精神科藥物、改善醫院硬件配套,並加強社區支援服務,包括把精神健康服務納入健康中心的服務範疇。

今年《施政報告》既未有良策解決當前的困局,對關乎市民大眾的醫療民生事宜亦欠缺承擔,特區政府的施政似乎已失效,如何能令香港雨過天青,重新出發?

 

更新日期: 2019-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