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紓緩治療服務
讓晚期病人活好

9/10/2019 信報

 

常言道「好生不如好死」,生老病死是常態,不過要坦然面對卻又並不容易,要讓晚期病人或老人可以有尊嚴、安詳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社會上的配套、制度等都要相互配合都非常重要。

最近政府就有關預設醫療指示和病人在居處離世的晚期照顧立法建議展開公眾諮詢,本人一直倡議「居家終老」,對於政府終於建議就預設醫療指示訂立清晰和一致的法律架構、清除或修訂互相矛盾的法例和政策、為在居處離世清除法律障礙表示歡迎,可謂為推行「居家終老」踏出重要一步。另一方面,在臨終時獲得適切照顧與關懷,可以舒服、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不只是做到「好死」,更讓病人積極「活好」剩餘的時間。

現今醫學昌明,維持生命的治療方式很多,但若然病人處於病患末期,「積極」治療的實際意義已經不大,而紓緩治療或更能改善末期病人的生活質素,減輕身體的痛楚與心靈的不安。

雖然近年政府開始增加資源加強發展紓緩治療服務,不過覆蓋率仍然過少。根據香港統計處資料,近五年,香港每年死亡人數介乎4.34萬至4.69萬人,當中79%65歲及以上的長者。

而在每年的死亡個案中,約4萬宗是在醫院去世,佔總數九成,但接受紓緩治療住院服務的則少於一萬人。

雖然醫管局於2017年制定《紓緩治療服務策略》,為服務模式及系統基建發展訂下具體指引,但《策略》並沒有明確提及未來紓緩治療的人手比例,以及人才培訓的目標數目,故在硬件和軟件,包括病床數目、人力資源等都仍然存在不少問題。

根據當局早前回覆立法會質詢的資料顯示,截至20181231日,醫管局共有360張紓緩病床,並由40名醫生、300名護士及60名專職醫療人員提供服務。然而,截至2018331日,醫管局合共提供約2.8萬張病床,即紓緩病床數目佔整體病床數目只有1.2%,而且紓緩病床不會局限於紓緩治療用途,會供應給其他專科使用。

有業內人士指出,不少患有認知障礙、肺氣腫、心臟衰竭的住院病人都需要接受紓緩治療,對紓緩病床的需求已不少,但礙於公立醫院病床長期爆滿床位不足,有時部分紓緩治療的病床亦要騰出來予急診病人,由此可見在床位緊張的情況下,紓緩治療住院服務很大機會受到影響。

另一方面人力資源亦是個問題,正如前述,現時醫管局各項紓緩治療服務由40名醫生、300名護士及60名專職醫療人員提供,除了住院服務,還有門診、日間服務、家訪、哀傷輔導等。

而根據當局回覆立法會質詢的數據顯示,過去5年紓緩治療職員家訪次數不斷增加,由201415年度的3.3199萬次增加到201819年度的4.4082萬次。

筆者於會上追問當局是否知悉現時每名護士需要處理多少個家訪個案及會增加多少人手以應付需求,而局方只表示沒有有關數字,會因應需求作出檢討。此回應正好反映當局的《紓緩治療服務策略》根本未有就紓緩治療未來的人手比例、人才培訓作出長遠規劃。

林鄭何不透過《緊急法》立例

此外,社會現時對紓緩治療的認知仍然較少,有專門研究紓緩治療的專家指出,即使醫護人員對紓緩治療的認知亦未如理想,原因是由於現時醫科課程設計上不重視紓緩治療,醫科生毋須強制修讀有關課程,可能到實習時才有所接觸。部分資深的專科醫生甚至抗拒紓緩治療,認為應嘗試所有治療方法,等到病患者到達不能醫治的階段,才轉介至紓緩科。而公眾對紓緩治療亦可能有所誤解,認為接受紓緩治療等同放棄傳統治療,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兩者其實可以並存。有病人家屬分享,其母親數年前患上癌症離世,當時她在家中接受紓緩治療,並同時接受標靶藥物治療,甚至和家人外出旅行。

香港早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已引入紓緩治療,發展至今仍未普及,而紓緩治療對居家安老以及本人一直提倡的居家終老非常重要。

隨着人口老化,未來對紓緩治療的需求將進一步增加,政府應更積極進行研究及規劃,相應增加紓緩病床數目,相關醫護人手及各類紓緩治療服務,同時加強醫患兩者對紓緩治療的認知,讓病人獲得及時介入,達到平衡疾病護理及病人舒適度的需要,讓晚期病人不但能好走,更能活好最後人生路。

筆者忽發奇想,紓緩治療、居家終老的需求如此殷切,又直接與公眾利益有關,加強有關服務實在刻不容緩,林鄭政府何不「一不做、二不休」,透過《緊急法》立例,立即推行預設醫療指示和病人在居處離世,讓香港人「好死」﹖

 

 

更新日期: 2019-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