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
讓銀髮族樂頤年

1/10/2019 信報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抗爭運動雖然由年輕人主導,但行動卻橫跨不同行業及年齡層,過去多月都見到不少銀髮族的身影,他們雖然未必能夠走在最前線,但經常默默在背後支持,更運用他們的號召力在各區舉辦多個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行動,由最初的絕食抗議、銀髮族靜默遊行、發起罷買日、到禮賓府抗議、新屋嶺拘留所導賞團,甚至穿起黃色背心到前線「守護孩子」,實現「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精神,筆者深受感動,可見銀髮族與年輕人一樣關心社會,愛護香港,社會更應珍惜和肯定他們大半生的貢獻。可是,政府卻一直對安老需求口惠而實不至,服務排長龍,談何樂頤年?

避免資源錯配或服務不足

人口老化議題在香港已經討論多年,至2036年,每3個港人當中便有165歲及以上的長者;至2066年,長者人口推算佔總人口37%,但政府的安老政策一直追不上長者人口增長,服務不足、零散、重疊等問題非常嚴重。

筆者曾多次要求政府進行大規劃整合,成立一站式長者服務中心,為長者提供綜合預防、過渡和復康護理等持續性服務;同時,在制訂長者地區服務中心的服務範疇時,應先評估區內長者的人口及需要,作出規劃,避免出現資源錯配或服務不足的情況。

安老院質素良莠不齊的問題存在已久,特別是私營院舍,無論軟硬件方面,與政府資助院舍的服務質素存在明顯差距。

《安老院條例》自1996年實施至今,從未作出任何檢討和修訂,法例內容與時代步伐嚴重脫節,社會福利署成立的「檢視院舍實務守則及法例工作小組」終於在本年初提出19項初步建議,內容涵蓋院舍的分類、法定人手要求、住客最低人均樓面面積及註冊保健員續期的規定等,業界基本上表示歡迎。

不過,請局方特別留意,現時業界的護士人手極為緊張,源於院舍缺乏資源,福利不及醫院吸引,招聘困難。筆者認為,政府應在短期內為院舍提供適當資源,並訂立指定撥款用作聘請人手,協助院舍推行建議。

此外,合適的社交和康復服務可以延緩長者的衰退速度,政府應為院舍增加資源,把服務痡`化,加入人手標準,聘用更多專職醫療人員,例如物理治療師能為長者進行防跌訓練及治療;職業治療師可為肌肉攣縮人士設計矯正肢體用具;言語治療師能透過鍛煉長者的舌頭和喉嚨肌肉,改善他們的吞嚥能力;營養師則提供個別營養評估及飲食輔導等,通過跨專業團隊的服務,可穩定長者病情,減少他們重複入院的次數,也能減輕公立醫院的負荷。

勞福局稱已收到上述的小組報告,並正詳細研究當中的建議,冀望政府在完成公眾諮詢後,盡快整合並提交立法會審議,早日改善院舍問題。

提升長者自我照顧能力

筆者多年前已要求加強長者聽力服務及改善長者牙科服務,建議政府應仿效前年為安老服務單位提供言語治療服務的做法,資助安老服務單位提供聽力服務,同時增加培訓聽力學專科人員及擴大醫療券的使用範圍至聽力檢查。

另外應增設牙科服務醫療券,或增加現時醫療券的資助額,讓長者直接在社區接受牙科服務,改善他們的口腔健康,冀望今年的《施政報告》可以直接回應長者的訴求。

筆者要求政府正視長者跌倒的影響,由於他們體質較弱,跌一跌,輕則可致短期行動不便,重則要坐輪椅或長期臥床,需要專人照顧,若在獨處時發生,甚至可能會因失救而死亡。

世界衞生組織也提出防止長者跌倒是一項重要的公共衞生目標,以減低由跌倒所產生的公共醫療財政開支。

因此,政府應增加資源,加強改善便利長者活動的公共空間及居住環境,包括善用樂齡科技產品及設施,減輕醫護人員及照顧者的壓力,增加長者自我照顧的能力,提升生活質素。

最後,政府剛公布《晚期照顧:有關預設醫療指示和病人在居處離世的立法建議》諮詢文件,建議以立法形式推展預設醫療指示,促進臨終護理服務;可是政策制訂仍在很初步的階段,希望當局盡快制訂一套完善的「居家終老」政策,透過修改法例、加強社區紓緩治療服務、培訓相關的醫護團隊及教育公眾等,讓長者能夠真正有尊嚴地安享晚年。

 

 

更新日期: 2019-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