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
政治、醫療缺一不可

23/9/2019 信報

 

10月份又是行政長官在立法會發表《施政報告》的時候了!

不過,今年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社會運動及激起的民怨,特首的《施政報告》是否能解決問題、繼續如常施政,視乎報告能否提出解決政治、民生的措施。

6月至今,香港人持續發動多次抗爭行動,要求撤回條例,並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特區政府不聽民意,加上警方在多次示威及清場行動中濫用暴力,令大眾極度不滿。雖然特首近日已「動議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但這個舉動似乎來得太遲,社會大眾的憤怒並未因而降溫。

政府未阻警方濫暴

事件演變成今日的局面,特區政府絕對是責無旁貸。其實從「暫緩」《逃犯條例》,變成「壽終正寢」,再變成「動議撤回」的決定,顯示特區政府後知後覺,不願意接受民意;而且現時只增加監警會成員,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亦顯示特區政府一意孤行,即使法律界專業人士、政黨,甚至一些建制派人士都提出相同意見,卻仍然處於高高在上的位置,與香港市民對立。

再者,在多次的抗爭行動中,警方與市民、甚至醫護人員的衝突及不信任是前所未有的,社會嚴重撕裂。在721元朗事件、831事件等,我們一方面看到警方未有盡力保護市民,更涉嫌縱容黑社會毆打公眾;另一方面卻又從不同媒體中得悉警方使用的武力愈演愈烈,已完全超出「適當武力」的範圍,甚至出現失控的情況,導致有普通市民遭毆打、被無理拘捕,這些事件都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然而,特區政府不但沒有阻止濫用暴力、濫權的情況,更支持警方的行動,令香港變成一個不安全城市,政府必須負上全責!

要修補社會撕裂,特區政府必須先改革管治理念,摒棄高高在上的姿態,真心聆聽市民聲音,在推行政策時了解各界意見,確保社會有足夠時間及渠道表達意見,當權者必須作出反省。事件發展至今,特區政府應切實回應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原真相,釐清各方責任。

政府在是次事件已承認推動修例工作的解說不足,往後情況亦直接與政府及警隊的指揮有關,當中理應有官員問責,體現公平公正的管治方式。除了管治方式外,制度上的改革亦是必須的,社會上已有不少聲音要求重啟政改,因此,政府應盡快落實《基本法》第45條賦予香港雙普選的權利,在八三一框架外重啟政改,以爭取人心回歸。

至於民生、醫療等服務,筆者認為當局應特別加強對學生、長者、精神病患者的支援。例如擴大長者牙科及聽力服務,增設長者牙科服務醫療券或增加現時醫療券的資助額,讓長者有足夠資源使用牙科及聽力服務,改善他們的生活及健康。

學生的健康服務也應加入針對性的精神健康評估,為612歲學童提供全面及深入的針對性精神健康評估,以及擴大牙科服務至中學生;亦須要增加精神科人手,縮短精神科門診輪候時間,改善個案經理處理個案的比率,增加資源,更新精神科藥物,為他們提供更有效的治療。

應解醫護短缺問題

當局必須繼續投放資源,改善及促進業界發展,以解決醫護人手長期短缺的問題。當中包括改善薪酬待遇、訂立護士病人比例16、重設16.5%現金津貼及跳薪點、增加培訓及晉升機會等,以挽留人才。

同時,亦應善用各醫護專業人員,推動並加強臨床藥劑師的角色、確立視光師可直接轉介患者使用醫管局服務制度、確立物理治療師可提供直接服務制度,毋須轉介,以及在公營醫療服務中增設脊醫服務等。

當局應盡速加強香港護士管理局及輔助醫療業管理局的公信力、透明度及管治能力,落實香港護士管理局其中6名成員須由註冊護士及登記護士根據該條例規定的方式互相推選產生;並規定由相關業界人士出任輔助醫療業管理局各委員會的主席,以促進各專業的發展。

筆者認為3個多月的抗爭已充分表達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不滿及訴求,相信只有在當局真正落實五大訴求,民怨才能平息;加上政府必須積極投放資源改善民生、醫療服務。這樣才有機會繼續施政,讓社會復元,推動香港重回正軌、繼續向前。

 

更新日期: 2019-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