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衞醫院安全 重建醫患互信

28/8/2019 信報

 

上周揭發有市民被捕後,在北區醫院扣留期間遭警員虐打,包括拳打下體、掌摑面部、被警棍戳下體等。筆者對有警員作為公職人員,竟然在醫院範圍濫用私刑,導致事主右手無名指指筋斷裂、身體多處瘀傷、口角流血及下體感到痛楚。

知法犯法,感到極度震驚及憤怒,是完全不能接受,簡直是無法無天!

 

不容干擾醫護工作

此外,有消息指部分被捕示威者由文錦渡新屋嶺拘留中心,送往北區醫院後,有警察要求醫生每日只能診治傷者一次;更有示威者需進行手術,有警察要求進入手術室,之後警察指要紀錄醫護人員的名字及身份證號碼。如上述事件屬實,警方的行為已完全漠視醫護的救援工作,更破壞彼此間的信任,製造對立面!

 

其實,自「反修例運動」後,已經接二連三有報道指稱,在醫院範圍內發生有警員作出涉嫌不恰當的執法行為,包括透過不同渠道獲得求診者的資料,並在公立醫院進行拘捕,令市民懷疑求醫的安全性及影響對醫院的信任。

 

其後,警方聲稱因在醫院工作期間受到言語侮辱等不禮貌對待而撤走伊利沙伯醫院及仁濟醫院的警崗,以減低警員與前線醫護的摩擦,有關做法隨即引來不少批評。以上事件均嚴重影響醫院運作及公眾對公立醫院和醫護人員的互信,同時亦直接影響前線醫護的工作。

 

若警員有需要在醫院範圍內執法,他們定必要尊重病人的醫療權利,亦不能干擾醫院的秩序及影響醫護服務。然而,上述事件,反映警員多次漠視醫院守則及醫護服務的重要,影響病人權益及醫院運作,這種濫用公權力的行為是完全不能接受,當局必須嚴正處理。

 

還有,早前在瑪嘉烈醫院範圍有數十名紅衣人追罵醫護人員,並嘗試強行進入醫院建築物內向醫護人員作出威脅和挑釁的行為和言論。該等行為嚴重威脅醫護人員的人身安全和醫院的正常運作,也影響醫療服務的質素,而且涉嫌違反《醫院管理局附例》,絕不能接受,必須予以最強烈的譴責。

 

筆者與護協隨即要求有關當局立即採取適切的行動和措施,加強醫院保安,以免再有人騷擾醫護人員工作的行為,確保醫院範圍的工作環境安全,保障醫護人員和病人的安全和權益不受威脅,避免醫院運作和醫療服務質素因不必要騷擾而受影響,損害病人的福祉。

 

作為醫院及醫護人員,大前提和首要的工作是處理及照顧有需要的求診病人,加上現時醫護人手一直短缺,前線工作已經十分繁重,我們絕對不希望有任非必要人士為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添煩添亂,影響他們一直獨立的專業工作。

 

此外,筆者得悉上周有議員去信醫管局,認為有醫護人員在工作崗位展示其政治立場,會引起病人及其家屬的不安及病人的福祉。對於有人在此時不必要地把事件放大、無限上綱上線,筆者實在感到難以理解。

 

釐清非醫護進入範圍權限

其實,在「反修例事件」上,大部分醫護人員一直克盡己任,緊守崗位,在履行職務時秉持政治中立,堅守專業,不論病人背景均一視同仁,盡力提供適切的護理服務。而且,筆者參與多次的醫護集會及見到各醫院的連儂牆,大家都以不影響醫護服務的前提下進行,和平而理性地表達訴求,這是香港人值得引以為傲的地方。在這個動盪的時期,我們應該明白及尊重每個人表達意見的權利,不應再製造矛盾、鼓動秋後算賬、掀起白色恐怖。

 

綜觀上述,「反修例運動」已對醫院及醫護人員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筆者已要求保安局局長及警務處處長正視問題、嚴正執法、秉公處理,並立即展開調查及作出適當的懲處,盡快公開交代。

筆者亦知道醫管局已發布處理「被警方拘留病人」小錦囊(懶人包),但有關指引存有不少爭議性的問題,當中牽涉醫護的臨床工作、病人私隱,甚至令醫護陷入負上刑責的風險等。

 

我們強烈要求醫管局重新檢視執法人員在醫院範圍的執法指引,在保障病人安全及私隱的大前提下,清晰訂立指引,以確保病人能在安全的環境下接受治療及醫護服務,更不應加重前線醫護的工作負擔,使其工作不受影響。

 

與此同時,亦應與警方及各非醫護單位商討,清楚釐定其他非醫護人員在醫院範圍的權限,以釋除公眾疑慮,讓醫護人員能專注在醫護服務上,秉持專業,保障市民健康。

 

 

更新日期: 2019-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