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總裁 你能做得到嗎?

2/8/2019 信報

 

經歷這數星期的動盪社會環境,香港已經患上「周末綜合症」,每逢周未,大家都不自覺地精神繃緊,無奈地面對一幕又一幕觸目驚心的社會運動,令人出現不同程度的負面情緒反應。市民大眾的生理及心理狀態漸趨不穩,這個健康問題,我們必須切實要關注。

 

幸好,香港有一隊專業的醫護人員緊守崗位,無論情況怎樣艱難,或有不同看法,都絕不退縮,專業地執行醫療救護工作,筆者除了感謝他們的付出,亦關注他們的自身需要。

 

動盪時候 給醫護支持

8月1日,高拔陞醫生正式成為醫管局新任行政總裁,希望其首要工作之一是,能夠在這個動盪的時候,給予各醫護人員支持,確保各醫護及前線員工能在安全的工作環境下,秉持專業,為市民提供服務。局方亦須不時評估各社會運動可能為前線帶來的影響,並給予實質的支持,與前線醫護、與香港人同行!

 

除了當前環境,高醫生作為新任行政總裁,必須具有高瞻遠矚的視野,應對未來的醫療需要及發展。面對人口老化,多年來醫管局的服務需求有增無減,雖然政府一直為醫管局增加資源,2019/20年度醫療開支預算為806億元,佔整體經常開支的18.3%,當中包括特別增加7億元經常資助,以改善醫護人員的薪酬待遇。

 

此外,預留100億元作為公營醫療撥款穩定基金,但公營醫院仍然存在不少問題,服務不斷膨脹,人手短缺,令前線醫護疲於奔命,士氣低落。筆者冀望新任行政總裁能發揮領導能力,善用並交代有關撥款如何落實,以紓緩前線醫護人員的壓力。

 

人手一直是最急切的問題。醫院管理局僱員人數約76000人,人手荒問題持續,2018/19年度醫管局整體員工流失率高達9.6%,其中公立醫院全職護士流失率為6.1%;專職醫療人員為5.4%,三者均創下近8年新高。對比上一年度的流失率,專職醫療流失率增加1.3%,護士亦增加0.7%。

 

流失的護士以年資較淺的佔最多,比率達95%。根據資料,醫管局在2018/19年度有8項計劃延期,當中包括優化醫院認證計劃、港島東聯網增加會診服務人次等。

 

筆者知道醫護人手流失的原因,不外乎工作壓力沉重而感到氣餒;同工不同酬問題,較年輕的醫護的薪酬待遇已不及2000年前入職;同業得不到重視而欠缺歸屬感;人事及行政管理問題,管理層未能妥善處理同業的不滿等。

 

因此,當局必須對症下藥,增加資源以減少醫護人員的流失。筆者多年來從沒間斷地促請政府及醫管局改善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的薪酬待遇,包括恢復16.5%現金津貼、回復登記護士起薪點至9點、盡快給予已獲取專科資格的註冊護士額外增薪點等;同時,應制訂護士病人比例,按服務量訂立專職醫療人員人手指標、制訂臨床督導比例,做好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的人手規劃工作,使他們的工作量及壓力回復至合理水平。

 

人事管理 需公平制度

至於人事及行政管理問題,筆者不時收到前線護士的求助,他們表示工作期間受到不公平對待,甚至欺凌,例如不合理的編更安排、故意在周年評核時評低分數,這些都嚴重影響同業的情緒及工作。

 

筆者不排除有關情況可能只是個別部門的問題,但管方有責任確保有公平、公正的制度處理,奈何現時的投訴機制先由醫院內部管理層處理,在處理過程中只允許醫管局員工陪同出席,對同業的保障有欠完善;而且大部分同業亦不清楚處理機制的流程,對現時制度缺乏信心。因此,筆者認為當局處理同業間的內部問題時,應分外小心,確保公平性及透明度,如涉及角色衝突,應由更高層次或設立小組處理及作出調解,妥善紓緩同業間的紛爭及誤解,改善工作環境,減低工作壓力。

 

除了人手,公營醫療服務需求急升,病人輪候時間長是當前最棘手的問題,大大影響病人的治療及復康。香港的醫療制度一直以治療為主導,然而醫生人手短缺,根本不足以應付需求;再者香港的其他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的發展,其實已相當成熟,他們在促進健康及復康的過程中都扮演着相當重要的角色,大部分專業更能獨立執業,為病人提供更有效率及成效的治療。

 

例如,設立護士診所提供跨專業服務,為長期病人進行覆檢及健康管理,在流感高峰期期間,提醒他們做好預防,妥善監察他們的情況,有需要時可及時提供診治、定時服藥,做好健康護理便能康復,減輕急症室的壓力。

 

還有臨床藥劑師,他們會針對性地檢視病人入院和出院,檢討藥物治療、跟進用藥情況,覆檢醫生的處方,以減輕醫生的工作量,有助增加診症時間,降低藥物事故發生。其實,各醫護專業都有其職能,醫管局應充分利用各醫護職能,透過繼續發展跨專業團隊,紓緩公營醫院「重災區」的負荷。

 

最後,冀望新任行政總裁在這個社會動盪的時刻,能真正與醫護同行,既要重視員工的需要,設立有效的溝通渠道,妥善處理現時醫護面前的困境;同時亦要作出全面及長遠的規劃以應付需求,為他們提供合理待遇以穩定人手,攜手為香港市民服務。

更新日期: 20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