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自身情緒
一起努力走下去

25/7/2019 信報

 

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爭議持續接近兩個月,兩個月來進行了多場大型遊行、示威活動,這股力量沒有減退,而且蔓延到各區「遍地開花」,可惜市民的訴求一直得不到回應。

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民陣發起第六次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有43萬人參加,大遊行結束後,數以萬計示威者繼續遊行至中聯辦抗議,最終亦演變成警民衝突,警方施放大量催淚彈及懷疑橡膠子彈等武器驅散示威者。

法治安穩或毀於一旦

同日晚上,在元朗更發生白衣惡煞群毆市民、記者,報警後遲遲未有警員到場,任由惡煞肆意追打市民,令數十名無辜市民受傷,簡直是無法無天!翌日又有傳在屯門、荃灣、天水圍及沙田會有白衣惡煞出沒,區內店舖不少因擔心安全而選擇關門,瀰漫一片恐慌,令人再感覺不到香港還是個安全的城市。

筆者實在擔心香港過去成功建立了50多年的法治、安穩的社會,會毀於一旦。面對接二連三的事件,市民的情緒感到極度不安,我們感到悲傷、憤怒、不安、失望、無助,整個社會瀰漫一片負面氣氛。最近有調查發現,今次修訂《逃犯條例》風暴,出現疑似有抑鬱症狀的港人比率飆升。故此,我們關心社會、爭取公義的同時,也要關注自身的身心健康。

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衞生學院,自2009年開始進行為期10年的研究,評估香港可能出現抑鬱症和自殺想法的患病率。調查結果顯示,可能出現抑鬱症的比率由20112014年、香港未曾發生大型社會運動時的1.3%,增至雨傘運動期間的5.3%;傘運結束後,疑患抑鬱症比率不跌反升,在2017年升至6.1%;至最近兩個月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期間,更上升至9.1%,即每10人當中,就有一人可能患上抑鬱症。至於潛在自殺風險的,亦由201120141.1%,升至2014年傘運期間的3.6%2017年傘運後則錄得5.3%,再升至最近的4.6%

除了以上調查,早前有不少提供情緒支援服務的團體、社工及精神科醫生均表示,在這段期間收到的求助出現激增情況。有精神科醫生表示,兩星期內已收到60人因政治議題或社會氣氛而求醫,人數相比2014年傘運時期多出兩倍,當中包括學生及在職人士。

由社工自發在Telegram開設的情緒支援群組「樹窿」及「失落有助Group」,每個群組平均每日有超過1萬條訊息,當中約有10個求助人存在風險,兩個屬緊急。求助內容多與反修例引起的情緒困擾有關,其中情況最差及容易「出事」的,主要是三類背景:家人全部是「藍絲」持有相反立場、工作環境屬建制陣營、與另一半對修例立場一致,但在抗爭方法上存在「和理非」及「勇武」的分歧。而24小時青少年情緒支援網上平台「Open 噏」於這段時間的求助個案,由每日平均約50個急增至200300個,內容主要是感到內疚、有無力感、無助等。

這段期間相信很多人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情緒問題,不論政治立場、社會背景,是否身處現場,連月來透過電視、網絡上接收到排山倒海的對立、衝突畫面及訊息,情緒或多或少會受到牽動。

以空間時間調整心態

專家指出,無論透過媒體接收或親身經歷一些衝突,都有機會出現記憶回閃,腦海不時出現畫面,無法集中精神,出現哀傷、不安、無助、緊張、焦慮、憤怒等負面情緒;晚上又會難以入睡、失眠或噩夢,甚至對本來喜歡的事物失去興趣,對未來失去信心,嚴重時更會逃避任何相關的事物,這些情況稱為「急性心理壓力」。

如發現自己出現以上情況,應正視問題,並作出調適,包括避免過度接觸一些在衝突期間影響自己感受的場景、新聞畫面、網絡影片,同時避免不停閱讀、轉發與自己立場一致的新聞或消息,長期觀看同一立場的資料,有機會令人思想變得兩極化,嘗試抽離一下,做些平常喜歡做的事,放鬆心情。

抽離不代表逃避,不關心社會,而是給自己空間、時間去處理自己的情緒,調整心態。感到恐懼、不安時,可找信任的親友傾訴、互相關心及抒發情緒。如因事件持續受到負面情緒或人際關係影響,或事件對自己的心理影響未能隨時間減退,並持續出現超過一個月,應立即向專業心理學家或輔導人員求助。

抗爭的路漫長,大家一定要先照顧好自己,才有更強大的心力走下去,當感到疲累時,先休息一下,調整心情,我們可以傷心,但不可以灰心,可以失望,但不可以絕望。最後希望借Supper Moment的《沙燕之歌》的幾句歌詞與大家共勉:「世界捉摸不定,曾令你挫敗洩氣但你拒絕放棄,最後信念會漸覺醒」,香港人加油!

 

更新日期: 2019-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