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回應訴求
讓香港重新出發

17/7/2019 信報

 

修訂《逃犯條例》爭議已持續一個多月,經過密集遊行和示威活動,市民仍然得不到政府的切實回應,香港現正被一股前所未有的政治超低氣壓籠罩,每天都令人有着「山雨欲來」的感覺。

 

警民關係 推向對立

「七一」過後,「若水式」的抗爭在民間各區引發多次遊行,重申五大訴求,九龍區及沙田有數以十萬計人上街,上水和新聞界也有為數不少的群眾遊行抗議,確實始料不及。

 

每次遊行和平結束後,常有過千示威者不願離開,徘徊流連在馬路附近,甚至佔據道路希望得到政府正面回應,但最後警方都出動過百警力,利用盾牌、警棍及胡椒噴霧等武力驅趕,期間因為部署失當,令部分示威者及警員情緒激動,互相挑釁,引致情況失控,多人受傷送院及部分示威者被捕,記者也被大聲喝罵、推撞,甚至襲擊,再次引起社會對警方中立及專業性的質疑。

 

日前,特首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記者,但仍未汲取教訓,繼續耍官腔,運用語言偽術把修訂條例形容為「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堅決不說「撤回」。對於市民要求政府取消暴動定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整個事件、撤銷無理檢控示威者等訴求亦是充耳不聞。

 

此外,民陣透過翻查文件,發現警方確實有定性6月12日的示威為「暴動」,又一次突顯特首和警務處處長不斷前言不對後語,加劇市民對政府的怨氣和不信任。

 

如果特首以為繼續拖延,就可以淡化事件,甚至在自己評分創新低之際為10月的《施政報告》展開諮詢,便可轉移視線,模糊示威訴求,未免太過自欺欺人。事實上,反惡法呼聲不斷,示威遊行遍地開花,衝突蔓延各區,問題一日未解決,民怨只會愈積愈深。

 

與此同時,各區市民自發製作「連儂牆」,市民紛紛貼上便利貼表達各種「反送中」的訴求。連儂牆始於1980年The Beatles成員John Lennon被槍殺後人民對和平主義的支持,及後也是爭取自由民主的經典抗爭標誌。政府不聆聽民意,市民唯有在牆上貼上標語表達不滿,我認為已近乎是最和平及理性的表達手法,完全沒有影響社會秩序,也是很多市民宣洩壓力的唯一途逕。

 

無奈的是,部分政見不同的人,向保護連儂牆的義工施襲,我在網上片段所見,一名本身是跆拳道黑帶的年輕人被連打十多拳都未有還手,一來認為不應以暴易暴,二來也擔心警方執法不公,一旦出手便會原告變被告;另外,還有另一名年輕人被打到骨折,看見社會如此撕裂,我連日來都感到十分心痛,為何特首眼見這種文革式「群眾鬥群眾」的現象,仍然可以袖手旁觀呢?

 

要找出今次爭議及引起6.12事件的癥結,政府首先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全面調查修例衝突的背後成因,包括警察執法有否濫權、事件是否有組織和當日把示威定性的負責人等。

 

雖然政府多番強調針對警方的事宜應由監警會調查,但正如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所言,獨立調查委員會由法官領導,能不偏不倚及更有效地探明真相,因其聆訊是公開,能傳召證人,相關證據也不會在之後的程序被用作針對證人,以還原事件真相,相信結果有助政府調整日後施政、重建警隊威信和避免社會繼續分化。

 

左閃右避 難息民怨

眾所周知,爭議已非單純一個修例工作失敗的問題,而源於政治制度不公。近年來,社會不斷要求政改,訂立雙普選的時間表,直至201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八三一框架成為雨傘運動的導火線,最後遭否決下停止政改。

 

特首天真地以為只要專注民生項目,就可掩蓋政治問題,但現時正因為政府欠缺民意基礎,建制派盲目保皇,市民無法有效監督政府施政,一旦出現觸發點,積累的民怨便一次過大爆發,造成政府施政舉步難行的局面。因此,特首無論在責任上,或對政府施政的修補,都必須盡快落實在《基本法》第45條賦予香港雙普選的權利,在八三一框架外重啟政改,以爭取人心回歸。

 

政府再左閃右避,拒絕正面回應訴求,根本無法平息民怨,接下來的日子管治必然失效,此刻必須從善如流,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重啟政改,重建與市民的對話基礎,方能治療社會的傷口。

 

 

更新日期: 2019-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