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醫療制度刻不容緩

13/6/2019 信報

 

上星期,筆者在立法會就「推動醫療改革」議案提出修正案,當中包括廢除轉介制度,讓物理治療師直接為病人提供治療及護理服務;容許視光師直接轉介病人至公營眼科服務,免除私家或公營醫生的轉介,讓市民直接獲得適切的服務;改善醫管局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的待遇,並繼續推動自願醫保計劃。

很可惜,有關修正案因得不到過半數議員贊成而被否決。究其原因,主要是擔心簡化轉介制度會加重醫療負擔的問題。

筆者認為,現時的醫療制度着重於治療,過度集中醫生的角色,但醫生人手不足,導致輪候時間長,服務不足,市民得不到切適的治療,情況極不理想。其實,香港醫療質素及水平享譽國際,除了醫生外,其他醫護專業的發展已走向專業化,大部分醫護專業更可獨立執業,受法例規管,其專業水平不應受到質疑,更不會因簡化轉介制度而大大加重公營醫療服務的負擔。反之,醫管局應充分利用他們的職能,改變因循守舊,架床疊屋的制度,盡快為市民提供切適的服務。

我在修正案提出廢除轉介制度,讓物理治療師直接為病人提供治療及護理服務,是因應現時香港市民普通都受到都市病困擾,如肩頸痛,而物理治療服務能有效紓緩這些痛症,加速病人復康;可是,根據註冊物理治療師專業守則的規定,接受物理治療師的診斷或治療,須由醫生或獲豁免的人士轉介。

換句話說,病人發現有這些問題時,未能直接向物理治療師求診。其實,筆者在第一屆當上議員時已與物理治療專業一起提出「免轉介」(open referral),讓物理治療師可以直接提供服務。我們認為病人找西醫取轉介信方能獲得物理治療服務的做法十分落後。其實,現時全球超過30個國家包括英國、澳洲、新加坡等,已實施免轉介安排。因此,取消轉介制度,不但為病人提供多一個選擇,讓病人更快接受物理治療,省卻看西醫取轉介信的診症費,更可紓緩公營醫療壓力。

此外,筆者在修正案亦提出另一個建議,改善現時醫管局的制度。現時,很多市民特別是兒童都需驗配眼鏡,接受視光服務,大家通常以為視光師只為市民驗視力度數、配眼鏡,其實很多有經驗的視光師在驗眼的同時,已知悉是否有眼疾問題。

今天,除了有經驗的視光師外,理工大學的培訓課程須修讀5年,當中包括眼睛結構、病變等,四、五年級的學生更須臨床實習。他們受視光師規例監管,對保障市民視力健康有重要的角色。

然而,現時醫管局並不接納視光師轉介信,若視光師發現市民有嚴重眼疾需要治療,均須建議病人先看私家醫生或公營普通科門診的醫生,由醫生發出轉介信方能轉介病人至公立醫院的眼科專科求診。這個安排白白浪費市民的資源,更加重公營普通科門診的負擔。因此,我在修正案提出建議,促請當局容許視光師直接轉介病人至公營眼科服務,免除私家或公營醫生的轉介,讓市民直接獲得適切的服務。

筆者跟進上述問題十多年,但醫管局制度因循,縱使面對服務不足,輪候時間長,都未有因應醫護專業的發展及市民的需要而作出改變,做法令人失望。要長遠改善香港的醫療問題,有關當局應要求醫管局與時並進,以多管齊下的方法,充分利用各醫護專業的職能,改善制度,促進市民健康。

 


更新日期: 2019-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