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加強藥劑服務

5/6/2019 信報

 

公營醫療服務需求有增無減,筆者不時建議當局善用醫護人手,發展基層醫療服務,以改善公營醫療服務失衡的問題,其中包括加強藥劑師的職能,跟進病人的用藥情況,避免因用藥不當而影響病情,並有助減輕公營醫療服務的負擔。行政長官在201718年《施政報告》提出增聘藥劑師、加強臨床藥劑服務,便是其中一個務實方向。

藥劑師的服務範疇廣泛,除了配藥外,更會提供臨床藥劑服務。他們具有專業的藥物知識,清楚了解藥物特性、不同藥物的衝突和正確服用方法。臨床藥劑師會與醫生一同巡房,當醫生開出每張處方,臨床藥劑師均須細心核實,並在有需要時給予藥物治療意見,例如一個病人患有多種疾病,正服用多種藥物,藥劑師會幫助查看病人藥物治療是否適合,做把關,密切監察病人用藥情況,協助改善治療效果。

香港少數醫院設臨床藥劑師

現時,不少歐美國家已實行「醫藥分家」,讓藥劑師分擔醫生處理病人藥物治療的工作;亦有不少國家規定每個病房皆有一名臨床藥劑師向病人講解藥物知識,令病人清楚服用藥物的成效和副作用;巡房時亦包括臨床藥劑師,檢視病人的用藥情況。

反觀香港,現時只有少數醫院設有臨床藥劑師,當中有藥劑師更要同時照顧兒科、普通科和深切治療部病房,人手極為不足。因此,當局應全面推行臨床藥劑服務,增加臨床藥劑師,由他們針對性地檢視病人入院和出院的藥物治療、跟進用藥情況,覆檢醫生的處方,以減輕醫生的工作量,增加診症時間,降低藥物事故發生。

再者,筆者知道不少到公院專科門診的長期病人,每半年覆診一次,每次獲發放46個月的藥量,但因只有數分鐘看醫生的時間,根本沒有跟進服藥情況。據業界反映,病人不依從服藥比率達三成,不少人擔心副作用而停藥,致藥物浪費,間接增加醫療負擔。

據沙田區議會及香港藥學會慈善基金的研究,在長者中心的長者中,有42%長者需要服用超過7種或以上藥物,而長者服用藥物愈多,對藥物的依從性愈會下降,這便增加長者入院率及醫療成本。

因此,筆者建議當局推行藥劑公私營協作計劃,善用現時在社區服務的600個社區藥劑師或社區藥房,為上述有需要人士提供藥劑服務,讓病況較為穩定的病人不用動輒輪候專科而只是為了取藥,可由社區指定的藥劑師跟進和取藥,減輕公營藥房的負擔。

當局現正推動的社區康健中心、長者醫療券等政策,都應把藥劑師納入為服務提供者,讓他們在社區發揮專業功能,幫助市民解決藥物的疑問,增加用藥安全性,並透過妥善藥物管理,有效控制病情減少嚴重併發症,同時亦可讓長者在藥劑師建議及監察病情下購買藥物、自費藥物、醫療輔助器材等。

總的來說,要應對人口老化,公營醫療服務需求不斷上升的問題,當局必須善用及加強藥劑師、各醫護專業人員,讓他們能充分發揮職能,為市民提供適切的醫療服務,讓香港的醫療系統得以持續健康發展。


更新日期: 20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