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患問題 必須根治

20/5/2019 信報

 

去年9月,香港發現全球首宗老鼠傳人的大鼠戊型肝炎後,今年再有3名長期病患者染病。雖然有關個案並未確定是否直接接觸老鼠,傳染途徑仍然未能確定,但因大鼠戊肝大多經由大鼠糞便、尿液、接觸人類食物後感染人類,這些個案便很可能透過間接途徑受感染;近年香港多個地區鼠患嚴重,無疑增加市民染上大鼠戊型肝炎的機會,更有專家指有關個案可能是爆發前警號,我們絕不能夠掉以輕心。

今次的感染個案來自屯門友愛邨、九龍城馬坑涌道、南區海怡半島。據報,這些地區的居民、區議員及地區組織均多次反映鼠患嚴重。其中友愛邨平均每月有二三十宗投訴,有居民發現屋內有老鼠窩,還生下數隻老鼠;九龍城有居民投訴老鼠走入屋內,地盤和後巷經常發現鼠蹤;海怡半島的鼠患指數雖是全港最低,但仍有居民發現老鼠入屋咬食物,情況實在恐怖。鼠患問題不但嚴重影響環境衞生,更對市民健康構成威脅,必須予以正視。

上星期,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召開跨部門會議,表示會展開全港十八區的清潔及防治鼠患工作,亦會加強跨部門協作,改善環境衞生、加強滅鼠及執法行動,杜絕鼠患。

其實,鼠患問題已存在多時,雖然政府多次表示以多管齊下方法對付鼠患,但諷刺的是,當局採用的監察及防治措施根本已經過時,上述地區的鼠患問題足以反映署方採用的鼠患參考指數及指數趨勢,根本未能反映現實,措施形同虛設。

筆者知道,署方以往使用番薯和鼠餌作餌,但老鼠入屋或食肆後有更好吃食物,令指數不準,即使當局現已試用其他鼠餌實驗,但那些鼠餌只會吸引曱甴及螞蟻,且部分鼠餌濕水後變鬆散,放置的地方又不恰當,影響監察結果。

署方的監察方法只是其中一種指標,實際上署方也收到居民、區議員及社區團體的投訴,他們眼見老鼠出沒,這不是另一更有效的方法反映實況嗎?署方理應綜合不同情況評估鼠患問題,而非單一只憑指標去處理。

此外,署方的防治工作亦欠成效,有批評指署方仍停留在放老鼠籠或滅鼠藥,十分過時。有業內人士指出,現時政府把防治鼠患的工作外判,承辦商的質素參差,措施公式化。因此,署方應立即摒棄不合時宜的方法,並尋求高科技方法解決鼠患問題;同時亦應提升管理質素,訂定服務表現標準,用以衡量承辦商的工作,加強協調防治蟲鼠與其他清掃街道的工作,妥善監管外判清潔服務公司的工作成效,對表現欠佳的承辦商加重處罰,甚至撤換,不能只把問題推給外判公司而置之不理。

要徹底根治鼠患,政府責無旁貸,當局必須多管齊下,除了加強教育,提升市民保持環境衞生的意識外,當前急務是要協調各部門及相關單位,在各區主動滅鼠,同時應立即全面檢討現時的監管及防治工作的成效,引入有效的新方法和技術,杜絕鼠患,保障市民健康


更新日期: 2019-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