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為聽障兒童提供的支援服務

16/1/2019 信報

 

聽障兒童可因聽力缺損而出現不同程度的溝通困難,必須及早發現和跟進,否則影響他們的心理、社交、情緒和學習等發展。近日,教育局「聽覺檢驗服務及助聽器驗配」的2018/19學年服務多次流標,以致沒有助聽器供應商能在該學年履行新合約,嚴重延誤學童治療。

承認招標工作不完善

就此,筆者早前於行政長官質詢時間上向特首查問當局有何應變措施,為學童即時提供服務,紓緩服務「真空期」的影響。特首承認教育局今次的招標工作不完善,令服務斷層,並正尋求醫院管理局及聾人福利促進會合作協助,為學童提供助聽器服務。

該服務為學前、小學及中學的聽障學童提供周年聽力檢查、助聽器驗配、調校、維修及耳模配制服務,費用全數由教育局支付。據2017/18數字顯示,參與服務的學童為數不少,約有800多名,相信今次流標已令這批學童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雖然醫管局轄下的聽力中心可為不同年齡的病人提供聽力服務,但人手緊絀,資料顯示2018年只有23名聽力學家,耳鼻喉專科亦須輪候一段時間,未必能滿足所有聽障學童的即時需要。為免影響他們的學習及日常生活,我認為當局應盡快以「服務券」方式,讓家長及學童自行選擇私營聽力檢查及助聽器驗配服務,及時獲配適合的助聽器,以解燃眉之急。

其實,立法會於2017年曾要求政府須全面檢討及改善,為聽障兒童提供的耳機、耳蝸等設備的支援,但觀乎今次流標事件,政府的檢討工作進度十分緩慢。雖然政府稱能在6個月內為兒童安排合適的助聽器,但聽力學家指6歲前為學習語言的黃金時期,若因未盡早佩戴助聽器,延遲治療及語言學習,有可能影響發音、掌握詞彙等,長遠更會影響兒童的社交能力;家長亦擔心等候時間太長,白白錯失治療良機,同時反映教育局免費提供的助聽器不能滿足部分聽障學童的特定需要,驗配後子女根本無法使用,浪費了寶貴的政府資源。

耳蝸更換費用高昂

筆者認為,政府應重新規劃有效且可持續的服務模式,探討公私營合作,以「服務券」方式,容許使用者從核准供應商的名單上選購合適的助聽器,提高靈活性,避免因服務流標而影響治療進度,減輕對公營醫療服務的壓力。

對於有深度聽障的兒童,醫管局會為他們進行人工耳蝸植入手術,但有家長指出有關支援服務不足。人工耳蝸由一個植入部分和一個外置語言處理器組合而成,雖然在正常情況下,植入部分可終生使用,但仍須不時調校和維修。供應商為植入部分和外置語言處理器分別提供10年和3年保用期,在保用期後,則要收取標準費用;由於每次更換花費約11萬至15萬元,一般家庭根本難以負擔,冀望政府考慮提供資助,避免學童因耳蝸欠缺保養而影響學習。

除了學童,對家長的支援亦同等重要。現時政府多個政策局及部門為聽障學童提供服務,醫管局及衞生署負責識別及評估工作,並為學童安排合適的醫療和康復服務;教育局為有聽障的學齡兒童提供學習支援;醫管局提供合適的醫療服務,而社會福利署則為初生至6歲有聽障的兒童提供康復服務。

雖然服務涵蓋跨部門,但資訊非常混亂,家長面對子女被診斷為聽障時,定必感到不知所措,遑論能夠及時尋找協助和選擇合適的服務。政府應該整合服務,繼而透過加強醫務社工的訓練,為家長提供清晰實用的資訊,讓學童得到最實時、合適的治療及服務。


更新日期: 2019-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