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規管保健食品

8/1/2019 信報

 

上月申訴專員公署發表主動調查報告,調查發現中成藥註冊制度生效十多年來,超過18000宗中成藥註冊申請,只有不足一成能成功申請,超過三分一仍為臨時註冊,卻在市面售賣接近20年。

公署亦指現行法例的中成藥定義存在漏洞。根據《中醫藥條例》,中成藥的定義是指純粹由中藥作為有效成分,而市面部分「中藥保健食品」,成分主要是中藥,但加入其他非中成藥成分如葡萄籽,即使其名稱與註冊中成藥名稱一樣,成分、聲稱藥效一樣,部分產品甚至含有《中醫藥條例》附表一所列毒性較強的中藥材,均完全不受《中醫藥條例》規管,毋須註冊。

公署批評有關法律漏洞變相鼓勵藥廠以保健食品的幌子售賣中成藥,故建議當局應盡快堵塞法例上有關中成藥定義的漏洞,對含毒性較強的中藥保健食品作更嚴格的監管,以及限制中藥保健食品採用與中成藥相同的名稱等。我們認同公署的建議,有關方面應盡快按公署建議進行檢討和改善。不過,為進一步保障市民安全,除了中成藥保健食品,我們建議立法規管所有保健食品。

過去10年我和保健食品業界多次在不同平台極力爭取要求政府必須立法監管保健食品,奈何政府充耳不聞。由於現時並無一項獨立或一套完善的法例,針對性地監管保健食品的安全、成分和功效等,只按其成分以《藥劑業及毒藥條例》(第138章)、《中醫藥條例》(第549章)、《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食物及藥物(成分組合及標籤)規例》(第132W章)規管。

缺一套完善法例

正如申訴調查報告指出,現時規管中藥保健食品的相關法例和守則,並非聚焦產品的安全、品質和成效,例如食物安全中心在抽驗有關產品時,是以產品的食用風險角度出發,不會抽驗食品的中藥材成分,以及就其成效作出測試。由此可見,現時以分散的法例和守則規管保健食品的做法並不可取,根本無法全面、有效地規管保健食品的安全,政府應該正視有關問題。

要完善規管保健食品,我們認為首先要為保健食品訂立定義,把保健食品與「藥物」和「食物」分開,作獨立規管。雖然國際上對保健食品定義沒有定論,但不少國家已按實際情況訂立,當局可參考中國、台灣、澳洲、美國等地的做法。而且本地業界已有研究建議把保健食品分為四大類,業界對保健食品的定義亦有共識,故政府可參考有關研究,並諮詢本港保健食品業界的持份者,為保健食品設下定義。

政府應盡快制訂一套完善的法例,聚焦監管保健食品的安全、品質和成效,確保產品符合安全衞生水平;當局也應監察產品所作的功效聲稱,局方可考慮要求生產商提交功效認證或科研報告,甚至主動抽檢,確保產品的聲稱功效屬實。

政府應制訂適用於保健食品的標籤,規定產品必須列明所有成分、服用指示、潛在副作用、不適宜服用的人士等,以便消費者選購。至於加強公眾對保健食品的認識亦相當重要,政府應透過不同渠道教育公眾如何衡量是否有需要服用保健產品、各類保健食品效用的真確性、如何選購合適的保健產品等,讓消費者可作出知情選擇。

無論中成藥、中成藥保健食品或其他保健食品都愈來愈多人使用,但現時對有關產品的規管存在漏洞,有關當局應從各方面着手,除了修訂《中醫藥條例》外,亦要訂立專門規管保健食品的法例,雙管齊下,確保相關產品是安全的,保障市民健康。

 


更新日期: 2019-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