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署監管不力
安老院質素良莠不齊

31/12/2018 信報

 

申訴專員公署發表調查報告,批評社會福利署對安老院舍監管不力,工作存在四大不足,包括法例嚴重過時、執管寬鬆、巡查機制不足、未有全面公布違規院舍的資訊;這便縱容質素參差的院舍繼續營運,建議盡快糾正問題。

多年來,筆者一直要求全面檢討《安老院條例》, 並改善護理人員的聘用條件和職業階梯,但政府一味拖延,遲遲未有正視問題,至去年才成立檢視院舍實務守則及法例工作小組。由於修例需時,當局應同時推行短期過渡措施,確保入住院舍的長者得到妥善照顧。

社署的執管措施寬鬆,過去數年有多間院舍被揭發虐待長者,例如2015年大埔劍橋護老院竟要長者脫光衣服露天排隊洗澡,另一院舍有長者肛門塞有布塊和尿片膠紙。該等院舍並非初犯,社署多次在巡查已發現違規,並發出警告,包括以布帶綁住單人房門令長者無法離開,非合資格員工為院友注射胰島素、失實簽署值勤記錄等。

不過,資料顯示2015-18年度均沒撤銷院舍牌照個案,只一間院舍不獲續牌,但它易名後由同一董事再度經營,反映執管缺乏阻嚇作用。公署認為社署未能效促使違規院舍改善,只重複發出警告,直至傳媒揭發才積極跟進,令部分院舍有恃無恐地違規。

法例與時代嚴重脫節

公署指《安老院條例》過時,自1996年實施至今從有修訂。現時有部分院舍侵犯院友私隱、錯誤用藥、不當使用約束用品等,都是社署未能透過條例而提出檢控的罪行,至於外出活動及陪診服務亦不受條例監管,反映法例的作用有限。筆者曾多次指出法例與時代嚴重脫節,雖然每名長者的最低人均面積要有6.5平方米,但大多數私營院舍只以木板間成「房間」,根本無法讓輪椅出入,或放置私人物品。

根據審計署2014年發表的《63號報告書》顯示,因條例沒規定院舍聘請護士,只列明每60名住客需有一名護士或兩名保健員照顧,因此大部分院舍只聘用薪金較低的保健員代替護士。事實上,職員不時要為長者提供專業的護理服務,例如插喉或施藥,一般保健員缺乏相關知識,影響院舍的服務質素,意外風險也相應增加。

「糾正指示」無阻嚇作用

巡查方面,當局在2016/17年度確實已增加安老院牌照事務處人手,以加強巡查院舍;又以合約形式聘用退休紀律部隊人員,協助巡查和執法,2017/18年度的檢控個案有所上升,但比例仍然偏低。公署懷疑署方要求一至兩名督察在半天或一天內監管院舍多個範疇,包括檢視院友的健康、護理紀錄、訪問院友及其家人……是否可行。筆者認為,要堵塞監察漏洞,必須果斷執法,首要增加社署的資源,解決巡查人手不足問題;另加強對執法人員的專業訓練,讓他們能夠辨識院舍標準服務的水平。

社署對重犯的院舍須有嚴厲懲罰,例如撤銷牌照。現時社署只會發出「糾正指示」,並無制訂改善期限及跟進巡查的時間表;假若署方嚴肅處理違規院舍,定可避免多宗悲劇發生。

政府同樣要增加資源培訓及增聘人手,包括護士和專職醫療人員,善用其專業知識,為長者提供更全面的護理服務,協助他們維持一定的自我照顧能力,提升晚年的生活質素。

現時政府好大喜功,不斷為公眾製造不必要的期望,卻缺乏相關資源、人手配套和規劃,根本無法改善問題。就此,政府必須訂立各院舍級數的發牌標準,利用專業護理人員提供具質素的服務,提高院舍的規劃標準,讓長者及家屬選擇合適的服務,反而更加實際。

2018年最後一天,謹祝各位讀者和長者來年身體健康,事事順利!

 


更新日期: 2018-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