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施政報告之安老政策

23/10/2018 信報

 

今年《施政報告》的安老政策,特首表示政府會繼續以家居及社區照顧為重點,而院舍則作為輔助的方針支援體弱長者。我們認同有關政策的方針。政府亦致力增加各類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包括2019年在「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下增加2000個服務名額、2019-20年度在第二階段試驗計劃中額外再增加1000張服務券至總數7000張。

評估區內長者需要

對於政府進一步增加各類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我們表示歡迎。

不過,我們留意到現時的服務出現服務分散、協調不足、重疊等問題。我們認為政府應進行規劃及整合,成立一站式長者服務中心,為長者提供綜合預防、過渡和復康護理等持續性服務,讓他們可以在同一服務中心獲得適切的支援;同時,在制訂長者地區服務中心的服務範疇時,應先評估區內長者的需要,作出規劃,避免發生資源錯配或服務不足的情況。

另一方面,政府津助院舍名額不足,輪候時間極長問題存在已久,即使政府透過多管齊下的方式增加資助安老宿位,今年更計劃在未來5年於「改善買位計劃」下增購5000個甲一級宿位,以增加資助安老宿位的供應。不過「改善買位計劃」入住率偏低,故此,政府在增購有關宿位的同時,亦要想辦法增加其入住率。

現時私營安老院的數目其實不少,但不少長者都不願入住,除了收費問題,另一更重要的原因是質素沒有保證。私營安老院舍質素參差,究其原因是現時的《安老院條例》嚴重過時。雖然政府於去年成立「檢視院舍實務守則及法例工作小組」,檢視現時的《安老院實務守則》及《安老院條例》,但工作小組似乎未有着力改善院友與護士比例。

現時條例要求極寬鬆,高度照顧的安老院舍只需1名護士照顧60位長者,若請不到護士卻可由兩名保健員代替。這根本無法為長者提供具質素的照顧,只會影響院舍服務質素。

當局必須盡快修改有關條例,提高院舍對人手編制、護理程序、起居照顧,以及監管的規定,改善私營院舍質素,讓長者有選擇及紓緩津助院舍的需求壓力。

與此同時,以上所講的社區照顧及院舍服務都極需要各類護理人員,包括護士、專職醫療人員、護理員等,但政府至今都沒有提出長遠及全面的人手規劃,我們對此感到失望,而且擔心增加的服務名額,最終會因人手不足而未能到位。故此,長遠而言,政府應制訂社區醫護及專職醫療人手規劃,投放更多資源增聘及挽留社區醫護和專職醫療人手,改善業界人手編制,制訂合理的薪酬體制及提供晉升階梯,挽留人才。

增加醫療券資助額

此外,政府繼續增撥資源,為長者提供言語治療服務,協助他們處理吞嚥問題。我們對此表示歡迎。不過,對政府未有回應我們要求加強長者聽力服務及改善長者牙科服務。我們感到極為失望。

長者聽力出現衰退,聽力治療有助改善他們的生活質素。我們建議政府應仿效去年為安老服務單位提供言語治療服務的做法,資助安老服務單位提供聽力服務,同時增加培訓聽力學專科人員、擴大醫療券的使用範圍至聽力檢查。

至於牙科方面,現時長者牙科服務極為不足,即使長者可以使用醫療券看牙醫,但因資助額有限,未必足夠支付昂貴的牙科服務。我們再次促請當局增設牙科服務醫療券,或增加現時長者醫療券的資助額,讓長者有足夠資源使用牙科服務,改善他們的口腔健康。

筆者一直提倡「居家終老」,可惜今年的《施政報告》亦與去年一樣,未有實質工作計劃,只表示研究制訂更完善的政策及法律框架,促進臨終護理服務的規劃,就此輕輕帶過,我們對此表示失望。期望政府以積極態度,盡快制訂一套完善的「居家終老」政策,透過修改法例、加強社區紓緩治療服務、培訓相關的醫護團隊、教育公眾等,讓長者能夠真正「居家終老」。

《施政報告》在安老方面的着墨的確不少,但我們認為有些根本及長遠規劃的問題,政府仍然選擇避而不談。筆者期望政府聽取我們的建議,提升及完善各樣安老服務,讓長者可居家安老及至終老。

更新日期: 2018-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