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的冀望之安老政策

4/10/2018 信報

 

根據政府統計處發表的《2017年至2066年香港人口推算》,香港人口將持續老化,其速度會在未來20年顯著加快,尤其以未來10年最為急劇:至2036年,每3個港人當中便有165歲及以上的長者;至2066年,長者人口推算佔總人口37%。人口急劇老化,勢必對各類安老設施和服務的需求有增無減。故此,政府制訂政策和措施,便要對應人口老化帶來的各種挑戰。

檢討安老院例改善服務

隨着年齡增長,長者的身體會有不同程度的缺損,部分或因自理能力下降而須入住安老院舍。然而,津助院舍宿位有限,而私營安老院舍除了收費較貴,質素亦參差不齊,故此長者一般寧願選擇津助宿位,可是輪候時間極長,部分長者未能入住津助院舍前,便要被迫選擇入住質素較差的私人院舍。有見及此,政府除了增加津助宿位,同時亦要着手改善私營安老院舍的質素,讓有需要的長者有選擇,同時紓緩津助院舍的輪候時間。

根據審計署2014年發表的「63號報告書」顯示,大部分私營院舍都沒有聘請護士,因條例對此並無強制規定,只列明每60名住客需有一名護士或兩名保健員照顧,因此大部分院舍只聘用薪金較低的保健員代替護士。

事實上,職員不時要為長者提供專業的護理服務,例如插喉或施藥,一般保健員缺乏相關知識和訓練,這無可避免地影響院舍的整體服務質素,意外風險相應增加。當局應檢討《安老院條例》,從根本着手,改善護理人手比例和服務質素。

此外,去年《施政報告》提出多項改善安老服務的措施,更於《財政預算案》中承諾撥款約6300萬元,為安老服務單位提供言語治療服務,協助有吞嚥困難或言語障礙的長者,我們樂見有關措施。

然而,除了吞嚥困難或言語障礙,長者的聽力都會出現衰退。據世界衞生組織估計,全球約有15%成年人有聽力損失,而在65歲以上的長者中,每3人便有一人有中度或以上的聽損。

故此,政府應同時資助安老服務單位提供聽力服務,協助有聽力問題的長者接受治療及驗配助聽器,避免聽力繼續受損。

除了居於院舍的長者,社區中亦有很多居家安老的長者。雖然近年政府進一步增加「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的服務券數目,不過對於有需要的長者數目仍然是杯水車薪。我們期望政府能進一步增加服務券的數目,同時增撥資源予相關服務單位及培訓更多專職醫療人員,確保有足夠服務名額及人手提供外展服務。

增加長者醫療券資助額

我們亦促請當局增設牙科服務醫療券,或增加現時長者醫療券的資助額,讓長者有足夠資源使用牙科服務,改善他們的口腔健康。再者,當局應加強監管長者醫療券計劃,確保長者能獲得合適的服務,使資源用得其所,防止濫用情況。

最後,筆者一直提倡「居家終老」,讓長者在人生的最後階段在自己熟悉的環境,按自己的意願,舒服、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早前基督教靈實協會的研究發現,選擇在其院舍善終的長者比沒有參與有關服務的長者,臨終前一年的住院日數減少14.5日,臨終前一年的照顧開支為32.2萬元,比無參加服務院友少17%而達6.6萬元。

研究證明「居家終老」不但令長者走得更有尊嚴,同時可為政府節省晚期照顧的開支。去年《施政報告》提出研究制訂更完善的政策和法律框架,促進臨終護理服務的規劃建議,可是有關建議仍未見進展,希望當局盡快制訂一套完善的「居家終老」政策,透過修改法例、加強社區紓緩治療服務、培訓相關的醫護團隊、教育公眾等,讓長者能夠真正「居家終老」。

筆者期望政府能採納我們的建議,完善各類安老服務,讓長者在社區中安享晚年。

更新日期: 2018-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