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家庭悲劇再三發生

12/7/2007 星島日報

 

日前,一名患有精神病的父親因家庭糾紛,擲女兒落街後自己跳樓自殺。其實香港並不是首次發生這類的家庭悲劇,相信大家還記得一年前,三名患有精神病的婦人在天水圍集體自殺。當時本人曾就這社會悲劇發表文章,指出精神科護士人手嚴重不足,未能為精神病康復者提供足夠的社區支援,政府資源未能切合社會需要,而導致家庭悲劇一而再,再而三發生。

只有110精神科社康護士

醫院管理局設有精神科社康護理服務,由精神科社康護士擔任,評估及跟進精神病康復者重回社區後的生活。通過家訪及外展服務,使精神科社康護士能全面觀察及評估康復者的精神狀況,並向康復者及其家人灌輸正確的精神健康教育。這樣,除了能維持康復者良好的精神狀況,減低復發機會外,還可協助康復者及家人正面處理精神問題及情緒困擾,令他們可以全面融入家庭及社區。

由於精神科社康護士曾受特別訓練,判斷及評估病人的精神狀況、處理危急事件,他們的職責是不能被忽視。他們服務的個案對象不僅精神病康復者、有暴力及自殺傾向的病者,對一些濫用藥物的青少年,精神科社康護士亦能提供適當的協助。支援社區內所有社福單位及精神科復康機構作個案評估及處理、舉辦健康講座、電話熱赤A務、甚至提供一站式的社區精神科服務,均是精神科社康護士的工作範疇。

然而,全港共有七百多萬人,卻只有約一百一十名精神科社康護士,區內對他們的服務需求遠遠超乎他們所能提供的,往往他們只能提供「救火式」服務,在二十四小時內跟進病況突然告急的病人。再者,由於精神科社康護士人手短缺及間歇性出現危急個案,而導致巿民輪候精神科社康護士服務的時間更為延長,出現一個惡性循環。

促修改《精神健康條例》

精神科社康護士有一定的專業健康評估知識、能力及經驗,評估及判斷懷疑病人的情況,給予適當的專業意見。但就現時的《精神健康條例》所限,精神科社康護士未能直接轉介精神健康有問題的病人就醫。故此,建議政府修改上述的條例,賦予精神科社康護士有關權力外,還建議設立「精神科社康護理快治診療所」,提供一站式特快服務,讓巿民毋須通過轉介,便可直接到診所求助,而社康護士亦可直接安排及提供評估及治療服務。倘若精神科社康護士能直接及主動參與社區精神健康服務,不但能貫徹政府在本年財政預算案內提出的社區精神健康介入計畫隊伍的概念,亦可避免懷疑的病人延遲得到醫治,是一個可行而又雙贏的方案。

在護士人手嚴重不足下,如何確保社會有足夠精神科社康護理服務,使巿民有足夠的支援,避免再三出現慘絕人寰的家庭悲劇,這確實是讓政府當局頭痛的問題。長遠來說,訂立精神科社康護士對社會人口的比例、增加精神科社康護士培訓機會及資助,確保有足夠護理人手應付社會的需要,這才是紓緩家庭問題的良方。

 
更新日期: 200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