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支援性暴力受害者

6/9/2018 信報

 

去年美國荷里活著名監製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揭涉及利用職權性騷擾及性侵犯多名女子;事件中多名遭性騷擾或性侵的女性決定不再啞忍,相繼出面指證,引發席捲全球的「#MeToo」反性騷擾、反性侵運動,世界各地都揭發出同類事件,香港亦不例外。該運動令大家關注性暴力問題,不過我們留意到很多個案的受害者都重複受到侵犯,而且事發後都選擇或被迫沉默,令我們反思現時對性暴力受害者的支援是否不足。

礙於傳統觀念,大部分性暴力受害人對自身遭遇都感到難以啟齒,擔心會被社會標籤,未敢主動求助。有關注婦女性暴力的團體指出,性暴力受害人沉默的主要成因,包括文化教育、權力關係及法律制度,不少人仍視性為羞恥的事,不能作公開討論;加上香港性教育不足,令大眾普遍缺乏對性別和性暴力的認知。

此外,性暴力常發生在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中,例如上司與下屬、僱主與僱員,權力較弱的一方遭受性暴力後,往往害怕檢舉侵犯者會招致報復和指摘。有些被親人侵犯的受害者,一般會認為要維護家庭關係、聲譽,不想被人責備破壞家庭融洽,加上在情感要?及傳統家庭權力關係下,令她們選擇啞忍。

另一方面,團體亦指出,現時處理性暴力案件的程序、手續繁複,而且不同部門之間缺乏協作,亦容易窒礙受害人挺身報警。根據為性暴力受害人提供支援的團體「風雨蘭」的一項報告顯示,自團體2000年成立以來,共處理3501宗性暴力求助個案,其中六成共2232宗為強姦個案,但當中僅接近六成受害人願意報警。

根據現時程序,性暴力受害者到急症室時,醫生會詢問會否報警,受害人須即時決定是否報警;若報警,將由法醫取證後再由急症室醫生為受害人提供治療,若不報案則直接由急症室醫生為其診治,之後就無法再取證,因證據在治療過程中會被破壞。

此外,警方一般會在急症室為受害人錄取口供,然而急症室的環境較開放及嘈雜,受害人會容易受到影響或感到尷尬、不安,以致影響口供的完整性,或令受害人卻步而不欲報警。

為減輕受害人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加快取證、進行醫療檢查及錄取口供的過程,以及為受害人提供全面的支援,風雨蘭建議在醫院設立一站式性暴力危機支援中心,透過跨部門、跨專業合作,包括社工、警察、法醫及急症室醫生,受害人可在一個安全、高私隱度及舒適的地方接受所需服務,包括法醫檢查、取證、避孕、性病檢查、錄取口供及心理輔導等。

上述一站式服務中心可縮短受害人報警後等待法醫取證的時間,同時加快醫療檢查及錄取口供的過程。團體亦建議甚至由同一名醫生一併處理取證、驗傷及醫療檢查程序,這樣不但減少繁冗的程序,亦可讓受害人先取證,再詳細考慮是否報案。此外,一站式協助可免卻受害人周旋於不同部門,向不同人士,如警察和醫生重複講述受害經過,減低二度創傷。

筆者認為,一站式支援中心可縮短取證、驗傷及錄取口供的過程,而且支援中心不但提供所需的醫療服務,同時提供心理輔導,照顧受害者的身心需要。政府應為性暴力受害人提供即時及適切的支援。

此外,政府亦應要求所有學校、公司、團體制訂預防及打擊性暴力的措施和指引;同時亦要加強教育,包括加強中小學性教育,提升老師對性暴力的警覺性;提升前線警員對性暴力受害人心理狀況的了解;推行公眾及家長教育,改變對性暴力的謬誤,並鼓勵旁觀者責任,遇上性暴力事件切勿坐視不理,鼓勵受害人發聲和求助。性暴力受害人身心都受到極大創傷,我們期望政府,以致整個社會都能夠為他們給予支援與關懷,讓他們能夠勇敢面對,共同打擊、預防性暴力。

更新日期: 201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