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實施「零約束」照護服務

3/8/2018 信報

 

本港安老院舍質素一直為人詬病,尤其是私營安老院,無論軟硬件方面,與政府資助院舍的服務質素存在明顯差距,以致輪候資助院舍的人數持續上升,長者一般要等候3年才可入住,私營院舍的空置率卻仍然達18%

法例跟時代脫節

面對人口急速老齡化,長期護理服務需求將繼續增加,雖然政府已落實以「居家安老」作為政策方針,但安老院舍能為體弱長者提供較高度支援,服務同樣重要。

《安老院條例》自1996年實施至今,從未作出任何檢討和修訂,法例內容與時代步伐嚴重脫節,其中包括每名住客的最低人均樓面淨面積只需6.5平方米,大多數私營院舍的環境狹窄,只用木板間成「房間」,無法容納輪椅走動,遑論有多餘空間放置私人物品,如此擠迫的居住地方,不但影響長者的生活質素,亦會有損健康。

此外,院舍的護理人手非常短缺,服務水平參差。根據審計署2014年發表的「63號報告書」顯示,大部分私營院舍都沒有聘請護士,因條例對此並無強制規定,只列明每60名住客需有一名護士或兩名保健員照顧,因此大部分院舍只聘用薪金較低的保健員代替護士。事實上,職員不時要為長者提供專業的護理服務,例如插喉或施藥,一般保健員缺乏相關知識和訓練,這無可避免地影響院舍的整體服務質素,意外風險相應增加。

人手和空間不足,令長者無法得到適切的照護,院舍甚至為了限制長者自由活動,防止他們拔去鼻胃飼管和跌倒等,使用各類約束物品,如安全背心、特製手套和約束帶。一項就20052015年期間本港院舍使用約束情況的研究顯示,縱然《安老院實務守則》列明院方須避免使用約束物品,但身體約束比例卻由2005年的52.7%增至2015年的75.7%,情況令人關注。

約束雖可避免長者走動,但會令長者皮膚創傷、腸臟梗塞、肌力下降,續漸失去自理及步行能力,跌倒風險更高。雖然如此,很多家人深知院舍缺乏護理人員,又擔心長者不幸跌倒,竟主動要求使用約束物,「安老」變成「虐老」,陷入惡性循環。

此外,排山倒海的工作令院舍服務流於機械式,無法按個別長者身體需要而提供合適的護理服務。例如有院舍為節省時間,把食物攪成味道欠佳的糊狀,並由保健員餵食,長此下去,長者便失去食慾、自行進食的樂趣和能力,影響整體健康。另有院舍為遷就職員交更,安排長者於黃昏時段進食晚餐,8時就寢,違反一般作息時間,致部分長者最後於凌晨起床,卻又因騷擾別人,被「綁」在床上。

要改善院舍服務質素,必須加快「檢視院舍實務守則及法例工作小組」就條例的修訂工作,全面提高院舍的規劃標淮、設施設立、人手編制、護理程序、起居照顧和監管等規定。政府亦應增加資源作培訓及增聘人手,包括護士和專職醫療人員,如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聽力學家及營養師等,為長者提供更全面的護理及復康服務,協助他們維持一定的自主照顧能力,提升晚年的生活質素。

政府近年提倡「老有所屬、老有所養、老有所為」的安老方針,但有關當局守舊的施政思維,令實際執行遠比周邊的發展國家落後,只做到「老有所綁」。冀望政府急市民所急,全面檢討有關條例及措施,改善護理人員的聘用條件和職業階梯,吸引新人加入安老行業,確保長者能安享晚年。
更新日期: 201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