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所配藥權責真空

5/5/2007 星島日報

 

近年私家診所及安老院配錯藥事件偶有發生,嚴重者曾導致病人死亡。今次再有診所涉嫌錯將濃度61%-71%「火酒藥水」配給六位病人,當中包括危機意識較低的幼童;後者的失誤更直接危害到體弱長者的性命安全。

其實自去年私人執業西醫李世澧配錯藥導致病人死亡事件後,藥劑師、壎芵p及醫學會已共同制定「良好配藥守則」,並將之納為醫生專業守則的正式內容,以提升醫生在配藥及監管診所助理配藥的安全意識。然而,措施並未能成功遏止配藥的失誤。

分發前須由醫生檢查

政府當局直言醫生在自行配藥及監管診所助理配藥方面安全意識不足,配藥指引不足,需要加強業界自律和專業規管,矛頭指向私人執業醫生。政府對診所配藥的監管不力,未能保障公眾健康,本是責無旁貸;醫藥同源製造了診所及安老院舍「配藥位置及權責真空」,而政府一直沒有為診所及安老院舍配藥人員的資格設立制度以填補真空,是政策失當,亦是整個問題的癥結所在。

就是次事件,部分報道指出配錯藥事件是護士失當,實在是十分錯誤的講法。第一,現時診所配藥的工作是必須由醫生進行,基本上除了診所醫生以外,任何人士(包括註冊護士或是診所姑娘)都不合乎資格配藥,他們均沒有專業知識、專業資格及責任進行配藥工作。第二,醫生有絕對責任在分發藥物予病人前查明藥物內容與處方相符。因此,縱使配藥員、專業註冊護士或診所姑娘有所出錯,醫生需要負上絕對責任在分發藥物前查找錯處,立即更正,確保病人人身安全。至於意外配錯藥的情況,則是醫生未有做好配藥及最後查證的工作,或是由於配藥及藥物管理指引不足,醫生在處理或指導配藥人士處理藥物時出錯而不察覺。

配藥失誤責任在於醫生,而處理藥物過程上的出錯則是上文提及診所及安老院舍配藥資格的制度問題。坊間有一種誤解,認為擁有藥物知識的註冊護士同時具備專業的配藥及藥物管理資格,反映了私營醫療系統配藥位置及權責真空的情況下,護士配藥資格制度模糊,配藥工作權責不清的情況。

持有專業資格的護士的工作,是在不同的醫療壎芶擉t內,向病人或護理對象提供全面的臨H照顧及進行健康評估、教育及推廣健康的工作。專業護士的培訓過程中,藥劑學的訓練包括了藥理的認識,以及如何按照處方正確地向病人施予藥物治療的訓練。前者是指對不同種類藥物的認識,包括藥物特性、適應症及成分、每次服用的劑量及服用藥物後所產生的副作用;後者則是是按照醫生發出的處方,將藥物經「三核五對」後,正確無誤地分發給病人,以及正確地為病人注射藥物。故此,即使是擁有專業護理資格的護士也沒有受過藥劑學的專業配藥訓練。

專業護士欠藥劑學訓練

這樣明顯說明了,專業護士由於配藥位置及權責出現了真空,承擔了護理以外的配藥工作及責任。以此推論,在護士配藥資格制度模糊,權責不清的情況下,專業護士亦非負責藥物管理及配藥的正確人選,更遑論由「診所護士」負責配藥給病人。政府非但沒有從監管配藥層面處理配錯藥問題,更沒有從政策層面解決由配藥位置及權責真空而衍生的護士配藥資格制度模糊問題,讓配錯藥事件不斷惡性循環,把制度問題當作偶爾發生的醫療失當人為事故處理,責任由醫生及安老院承擔,政府則從導致人命傷亡的失誤中逃之夭夭。

對於發生配錯藥的不幸事件,我們認為政府應該制定一套新的配藥程序和指引,讓醫生有規可循,嚴格規管醫生自行配藥;對於藥物存放及管理必須實行更嚴厲監管,明確規定內服藥與外用藥分開放置。在完善制度方面,短期解決診所及安老院配錯藥的方法是聘用配藥員負責藥物工作,以解決護士於上述處所身兼配藥工作引申的資格及制度模糊問題;長遠則應推行醫藥分家。

在醫藥分家的醫療體制下,診所及老人院的配藥工作及權責均由註冊藥劑師承擔,填補了現時診所及安老院舍配藥位置及權責真空;他們擁有豐富的藥物及藥理專業知識,能對醫生的處方作出覆核,大大確保了處方或配藥的安全性。政府務必從制度改革方面,徹底解決配錯藥的問題,完善整個私營醫療服務水平,給病人及長院舍者更多信心及健康保障,以理順日後公私醫療合作的根本障礙。

 
更新日期: 200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