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助殘疾人士就業 締造共融社會

4/6/2018 信報

 

日前,筆者與關注殘疾人士權益的團體會面,談及就業、特殊教育、院舍質素及津貼政策等議題。就此,我在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上,向特首詢問有關殘疾人士就業問題。

貧窮主因是就業困難

根據《2013年香港殘疾人士貧窮情況報告》,本港殘疾人士的貧窮率在政策介入後為29.5%,遠高於整體水平的14.5%;保守估計,現時殘疾人士失業率高達6.7%,比總體失業率高出一倍以上。報告指出,殘疾人士貧窮的主要原因為就業困難,他們沒有足夠收入,難以應付生活需要。

政府現時的政策定位,分別是為殘疾人士提供技能訓練和支援服務,以及鼓勵企業自願聘請。不過,他們面對的困難似乎毫無改善,據「感.聘」就業連網的調查結果顯示,337名受訪殘疾人士當中,有38%已失業超過3年,即使大部分只申請較低技術職位,如辦公室助理、店舖助理和清潔工人,亦不獲聘用。

至於為未能在公開市場就業的殘疾人士提供工作機會的庇護工場,最新的輪候人數達2814人,輪候時間超過20個月。關注組指出,除整體名額不足外,工場因為沒有退休年齡,大部分年老殘疾人士仍會繼續工作,故鮮有騰空名額予輪候人士。

此外,自最低工資實施後,政府同時推出「生產能力評估機制」,讓僱員可透過機制,選擇收取按評估的生產能力釐定的工資,雖然有人認同機制可避免殘疾人士失去工作機會,但在調整後,他們只獲有限薪金,現時多達46%完成評估後的殘疾人士僅獲七折或更少的工資,以致他們繼續處於貧窮水平。

即使殘疾人士成功就業,亦面對種種壓力。「感.聘」調查指出,殘疾人士與上司和同事相處或溝通感到困難,僱主則反映他們較多有情緒問題,例如多疑,其他同事未必能理解配合;亦有些殘疾員工需要公司的庶務員協助如廁,致前線同事非常抗拒。關注組亦表示,一般同事認為殘疾人士有滋擾和暴力行為,寧可與他們保持距離,久而久之,殘疾員工失去自信,甚至選擇放棄工作。

針對上述問題,筆者認為政府應完善就業配對服務,讓殘疾人士與一般應徵者可在同等基礎上競爭,例如要求僱主仿效公務員招聘辦法,毋須經過篩選程序,便可直接面試。

坊間有意見提出引進殘疾人士配額制度,要求私營企業聘用若干比例的殘疾人士。觀乎海外經驗,訂立強制性配額無疑可提高他們的就業機會,卻又違反自由經濟社會用人唯才的基本原則,很有可能令其他員工反感,必須慎重研究再作定論。

然而,政府應於現階段帶頭聘用更多殘疾人士,同時可鼓勵非牟利機構及外判公司開辦職位予殘疾人士,譬如在公開招標如清潔服務時加入條款,要求聘用一定比例的殘疾人士。

要吸引僱主聘用殘疾人士,必須提供充足支援。他們反映,公司缺乏如保險安排及殘疾人士訓練等相關知識,又擔憂成本上漲和法律責任。雖然過去數年政府展開不同計劃,卻由於宣傳不足及零碎,部分僱主根本不知道相關服務,資助金額也遠低於實際開支。

資助申請極繁複

政府應主動為僱主提供更全面的一站式支援服務,包括舉辦聘用殘疾員工講座、聘用前後顧問支援服務、到公司為其他員工進行講解和訓練、供應無障礙設施及簡化資助計劃申請程序,以提高他們聘用意願。

至於庇護工場,關注組認為工場視殘疾人士工作為訓練,而不受勞工權益如最低工資、醫療保險及有薪假期等保障,是不尊重的過時政策。

筆者建議,政府重新研究庇護工場的定位,考慮轉為社會企業形式運作,以聘用殘疾人士,讓他們獲得應有保障,也可提供更多元化的工作機會。

不過,現實是由於資金不足,社企營運十分困難,「夥伴倡自強」轄下200間社企,於資助期滿後1年已有21間結業,另有15間在其後2年內結業;而政府的資助計劃全為種子基金,且如審計署所指,申請極之繁複,如營運中期遇上財務問題,往往惟有倒閉收場。如政府要把庇護工場改為社企,必須加強對社企的財政、法律、管理及推廣等支援,締造協同效應,才能推動社企持續發展。

促進殘疾人士就業、可發展及釋放他們的天賦潛能,讓他們自力更生,回饋社會。從公共行政角度而言,他們透過工作增加收入,也可減輕政府的福利開支,填補勞動市場人手空缺,冀望勞工及福利局盡快就議題進行全面檢討,回應社會的訴求。

更新日期: 201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