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支援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

27/4/2018 信報

 

近年,精神健康有問題的兒童和青少年人數大幅上升,而精神健康欠佳對他們的健康和發展造成重大影響,包括學習和社交困難,甚至自殺。資料顯示,有自閉症、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行為和情緒、精神分裂頻譜、抑鬱症的兒童和青少年人數由2015/16年度的28800人,增加至201712月的33900人,當中超過四成為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患者。然而,兒童及青少年專科門診(例行類別)的輪候時間竟然長達兩年多,明顯地,資源極為不足,嚴重阻礙他們接受治療的機會,情況令人擔憂。

筆者認為兒童及青少年精神健康必須關注,而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及福利事務委員會於日前舉行聯席會議討論有關問題。

今次筆者希望集中討論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學童需要。現時健康院有為初生至5歲兒童提供服務,及早識別有健康或發展問題的兒童和家庭,有需要的兒童透過資助學前康復服務計劃提供治療和訓練;而這些訓練只能提供至6歲,及後便會終止。

部分在小學階段(如六七歲後)才開始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特徵的學童,由於欠缺相關的評估服務,可能變成「隱藏個案」,又或要待家長、老師、社工發現時,才再轉介輪候評估,奈何可長達一年多。

這些初步評估為有特殊需要的學童,又會再轉介至公立醫院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作進一步跟進,確診後又須繼續輪候,接受治療或轉介至適當的服務提供者,進行復康服務、訓練和教育支援。

整個輪候時間非常漫長,可長達4年方能接受治療。再者,輪候治療期間,他們獲得的支援服務非常有限,白白錯過69歲的治療黃金期,情況極不理想。

為了盡快識別6歲或以上的個案,我建議當局在學生健康服務中加入針對性的精神健康評估,為小學階段(即6-12歲)所有合資格學童提供全面及深入的針對性精神健康評估,及早識別,作出跟進。

把握治療黃金期

人手短缺,令輪候治療的時間很長,當局現時提供的支援服務又非常有限,筆者建議當局增加額外資源,在輪候期間,為初步診斷為有特殊需要的學童提供支援,成立跨專業團隊,包括精神科護士、臨床心理學家、教育心理學家、言語治療師等專職醫療人員,提供訓練及制訂復康計劃,透過學校、非牟利組織,照顧他們的健康需要。

現時很多家長希望透過復康訓練,幫助子女改善語言溝通、社交、情緒管理、學習及生活技能等能力,繼而考慮藥物治療,可是坊間的私營訓練服務不但質素參差,費用亦非常昂貴,家長很多時未必懂得尋找合適的服務,因此當局應投放更多資源,為家長提供支援,例如舉辦研討會、工作坊及實用培訓等,讓家長能更加了解子女的情況,了解相關社區資源,從而幫助子女進行家居訓練,持續幫助他們發展及成長。

現時各政策局各自為政,欠缺協調,服務分散,未能全面照顧學童的復康需要,當局應清晰訂立各政策局的分工及協調,而這個問題主要關乎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健康,故應由食衞局作主導,提供評估和治療服務,並與社署和教育局合作,透過社福機構和學校,從不同層面配合,提供適當支援。上述定位能有助協調,掌握數據,制訂全面的政策,避免浪費資源,影響服務成效。

隨着社會及醫療科技的進步,我們對學童的成長問題有更多了解,當局應投放足夠的資源,及早識別他們的健康需要,把握治療黃金期,提供適時的治療,為他們和家長提供支援服務。

 

 
更新日期: 2018-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