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支援照顧者 免悲劇再生 

3/4/2018 信報

 

上月一名患有抑鬱症的外婆疑因擔心未能好好管教患有過度活躍症的外孫,加上不堪照顧壓力,選擇把孫兒勒斃,並企圖自殺。悲劇再次引起大眾對照顧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精神病人、長期病患者的人士缺乏支援的關注。

身心承受極大壓力

 類似的倫常慘案並非第一次,早於4年前已有同類慘劇發生。2014年6月,一名父親因長期照顧患過度活躍症、自閉症和智障的15歲兒子,感到筋疲力竭而患上嚴重抑鬱,趁兒子熟睡時用刀把他殺死,留下遺書企圖自刎不果,最終因誤殺罪被判入獄4年。

 

去年6月,一名80歲老翁獨力照顧中風的76歲妻子,疑不忍妻子病情惡化受苦,故把她勒斃,然後報警自首;同年10月,一名患有抑鬱症的男子,疑因不堪長期照顧病母的壓力,在寓所弒母後再企圖跳樓輕生。

 

近年政府把復康和安老政策的重心轉移到社區,提倡社區復康、居家安老,而復康者、長者在社區生活必須要由照顧者照顧,在這些政策下照顧者扮演着一個重要角色。

 

然而,政府推行有關政策時,只着眼復康者與長者本身,為他們提供各類社區服務,卻忘了照顧者的角色,政策上完全忽略照顧者的需要。照顧有特殊需要人士的照顧者身心都承受着極大壓力,例如照顧過度活躍症兒童較花精力,加上他們較易在學校出現紀律問題,令照顧者壓力大增。

 

至於須要照顧體弱或有長期病患長者的照顧者,同樣承受極大壓力,他們要24小時,全天候照顧長者,包括協助起居飲食、便溺、個人清潔、服藥等。除了身體的疲累,長者多少都會患有各種慢性疾病,照顧者會擔心長者健康而常常感到憂慮,可謂心力交瘁。

 

照顧者面對種種壓力,可惜現時社會對照顧者的支援極為不足,即使有所謂的支援照顧者服務,如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離院綜合支援計劃,但有關服務的對象主要為病人本身,而且一般都只由非政府機構提供,礙於機構資源有限,又欠缺統籌,以致有關服務名額不足,而且非常零碎、分割及不夠全面。

 

有照顧者反映尋找長者暫託服務非常困難,只能逐間中心打電話查詢有否空位、接送配套等,直言過程容易令照顧者沮喪,而清潔、送飯等社區照顧服務的等候時間亦以年計算。

 

統籌規劃支援服務

此外,現時對長期患病長者及其照顧者的社會服務,多以解決長者起居飲食為主,例如送飯服務、家居清潔,或日間護理、暫託服務,這些服務或可讓照顧者稍為休息,但未能真正顧及照顧者的情緒需要和心理健康。

 

有見及此,政府應制訂支援照顧者政策,關顧照顧者的需要。政府必須投放資源,透過跨部門合作,統籌和規劃支援照顧者服務,包括:一、為照顧者提供照顧及護理技巧訓練,增加他們照顧病人的能力和信心;二、提供情緒支援、輔導服務,當照顧者因照顧壓力而出現負面情緒或抑鬱傾向時,可尋求專業人士協助,疏導情緒,有需要時作出診斷和轉介,避免情況惡化;三、建立社區支援網絡,如互助小組,讓照顧者可與同路人或專業人士傾訴,紓緩壓力;四、大幅度增加各類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日間照顧和短期住宿、暫託服務名額,縮短輪候時間,讓照顧者在有需要時能即時獲得歇息機會。

 

筆者期望政府盡快制訂政策,關顧照顧者的需要,為他們提供全面支援,避免不幸事件再次發生。

 

 
更新日期: 201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