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校合作防止虐兒悲劇

22/1/2018 信報

 

近數周接連揭發多宗懷疑虐兒個案,舉報明顯增加,相信與月初發生的一宗令人心酸的虐兒案不無關係。案中一名5歲女童懷疑長時間遭到虐待而致死,至於離世女童的兄長亦是滿身傷痕和嚴重營養不良。

事件揭示兒童保護政策的缺失,令人關注學校、社工、政府部門在保護兒童方面存在不足,各方應作出檢討,保護弱小的兒童。

校方社署警覺性不足

根據防止虐待兒童會的數字顯示,該會2016/17年度接獲198宗懷疑虐兒個案,涉及225名兒童,超過半數為38歲,兩歲或以下亦佔一成。懷疑施虐者逾六成為家庭成員,包括父母、祖父母等。根據社會福利署資料顯示,近年呈報虐待兒童個案數字,每年均有數百宗。

虐兒個案接連發生,除了是個別家庭、施虐者的個人問題外,事件同時反映出當局的防止虐兒工作有明顯不足之處。

最近一宗虐兒案的一對小兄妹,他們受虐多時,之前已有眾多不尋常跡象,例如身體出現可疑傷痕,那是校方、社署的敏感度和警覺性不足,還是逃避責任?

女童兩個月沒有上學也沒有跟進和介入;8歲哥哥就讀的小學,雖然發現其身上有可疑傷痕,校方表示駐校社工曾聯絡社署,但社署則指當時事件只屬電話諮詢,已建議學校監察和家訪。明顯雙方均低估嚴重性,事後也無跟進,若學校和社署多走一步,或許可以避免釀成悲劇。

除家人外,兒童最常接觸的就是老師、學校社工,若老師和社工能夠提高警覺,多加留意一些細節,如學童的身體狀況、性情變化,相信可有助及早介入,提供協助。當遇到懷疑個案,校方即使不轉介社署,亦應主動跟進,如家訪、帶學童驗傷、尋求防止虐兒機構協助等。

另一方面,社署的角色同樣重要,應以更積極的態度跟進。有社工表示,除非兒童受虐的情況非常嚴重,如傷勢涉及重要器官,如眼、耳、頭部或有血痕等,否則社署一般只會提供意見,未必接受轉介,所以建議學校自行處理,上報與否,亦由校方決定。

如此僵化、官僚的做法實在極不理想。在收到學校查詢時,即使未有正式啟動轉介程序,亦應積極了解事件,為學校提供支援,主動調查和介入,不應單憑表面傷勢,便決定啟動程序與否。

跟進方式明顯有漏洞

此外,現時小學並非「一校一社工」,幼稚園一般亦沒有駐校社工,而教育局出版的《幼稚園行政手冊》亦沒有提及學校應如何處理懷疑虐兒個案,即使局方有向中小學和幼稚園發放有關處理虐兒及家暴個案的通告,當中也沒有具體提及處理方法,只提供社署網頁的連結。

故此,筆者建議當局除在幼稚園及小學實行「一校一社工」外,應同時推行「一校一護士」,護士擁有專業知識及經驗,能判斷受害人的傷勢,評估其精神健康狀況,及早介入;校方亦應加強師訓,提升教師辨識受虐學生的能力,盡早提供適切的協助。

再者,現時根據教育局指引,小學生缺課7天必須上報,局方亦有專責部門跟進,但幼稚園要學生缺課30天才需上報,而主要目的是讓當局了解是否需要撤回資助,而非缺課原因。

今次案件正正暴露制度的缺失,當局應檢討幼稚園學生缺課的上報機制,考慮與小學看齊。最後,政府應積極考慮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的建議,在香港設立虐兒強制呈報機制,強制最常接觸兒童的專業人士,如教師、社工等,假如接觸到懷疑虐兒個案,必須呈報相關政府部門,否則要負上法律責任。

保護兒童健康成長,政府及社會均責無旁貸,政府應堵塞政策漏洞,增加資源,積極落實「一校一護士」;同時加強社署相關服務,為學校提供足夠的支援,社署、學校都多行一步,加強合作,防止虐兒個案再發生。

 

 
更新日期: 2018-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