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醫療券真正的社會功能

 24/10/2006 大公報

 

我於早前施政報告答問大會上建議政府把「幼兒教育學券制」中有關學券制的概念應用於長者基層護理上,以「醫療券」

形式資助65歲或以上長者獲取眼睛及牙齒的醫療保健服務。其間,公眾的支持聲音不絕,然而討論卻轉移至公營醫療第二層住院服務上,涉及醫療券在醫療改革及融資的角色及可行性,可謂模糊了焦點,偏離了長者基層護理醫療券的原意。何況醫療改革及融資經過了長達二十年的討論,至今仍無法達到社會共識;政府的資源亦不足以全民推行醫療券。把惠及全港65歲或以上長者基層健康的醫療券建議捲入沒完沒了的醫療改革及融資討論是離題,是有欠理性及實際的做法。

強化健康意識

政府從來缺乏為長者的基層護理作出規劃。儘管長者健康中心有定期為長者會員驗眼,提供眼疾治療及專科門診轉介,然而長者健康中心名額不足,輪候時間可長達四年;與此同時,專科門診輪候時間之長一向為人詬病。在牙科服務方面,現時衛生署轄下十一家牙科診所「同時」為長者及其他公眾人士提供緊急牙科治療及牙科專科護理服務,然而服務並不包括專為長者而設的定期牙科檢查。長者對於眼科及牙科等保健意識一向薄弱。現時社署向領取綜援長者發放治療費或每年一筆過直接資助有關公營診所,在直接及有限的資助模式下,政府未能提供誘因推動長者自行定期輪候有關服務,沒法達至預防性健康檢查中「及早介入問題」的目的。那我們將如何運用有限資源發揮最大成本效益?資助模式的改變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以醫療券「錢跟老人走」的概念及現金券形式的資助則為強化長者基層健康意識及增加服務選擇、開拓優質及收費合理的長者基層健康服務市場、減輕公營服務壓力提供了簡單易行的門路,締造長者、政府及業界三贏局面。

醫療券的智慧在於財政資源投入盡量不變的情況下,換一個資助模式,便能改變整個行業及長者基層健康生態。眾所周知的是,相同的牙科及眼科護理服務的公營成本比私營的高,然而私營服務價格因需求甚少及透明度不足,需收取較高的價格,變相將長者拒諸於門外。假設長者牙科檢查的公營成本為每年1000元,收費可能是免費或數百元;同類型私營服務成本則是500元,服務價格700元。隨茠曭怜羆h健康服務市場的開拓,更多私營服務需求將把供應成本降至300元,私營價格有望下調及服務質素有望提升,以吸引需求及平衡競爭。若長者手持800元醫療券,則可享受比方說低於700元的私營牙科及眼科服務。同時公營醫護系統則可省回差額成本最少200元。醫療券餘額可作為財政誘因,推動有需要長者補貼金額購買牙科及眼科專科服務,跟進問題,及早預防牙齒及眼睛退化帶來的疾病。在醫療券制度下,長者基層健康服務的總金額投放將會隨茠曭怢p人補貼而增加。醫療券制度以有限的資助金額吸引更多外來資金投放,利用市場競爭的力量,有效分配有限資源,帶來最大經濟效益,更能使基層健康服務能普及至不同階層,惠及一眾長者。

護眼護牙先導計劃

採取醫療券資助模式還有以下優點:

  1. 直接資助是無形的,醫療券給長者「優惠券」間接但有形的資助的印象,提供心理誘因,令長者關心自己的眼睛及牙齒健康,由不願花錢注意自己健康作定期檢查,到受到鼓勵善用「優惠券」,強化長者預防勝於治療的意識;
  2. 透過醫療券讓有能力的長者在有資助的情況下自行選擇到私人市場接受檢查,減輕公營服務需求的壓力,公營服務輪候時間將會縮短;
  3. 在市場競爭的環境下,可以提升基層健康服務質素及效率,以贏取長者的口碑,同時保持合理的價格水平及透明的資訊,增加長者的選擇權。
其實學券制的智慧取於其「有形優惠券」的部分,是長者牙齒及眼睛保健普及化的關鍵所在,公眾無須把它複雜化,把它帶到醫療改革的大議題當中。當然,簡單的概念在融資及行政方面可能帶來不少顧慮。然而,我們不希望將惠及長者基本健康的計劃隨蚋暩@改革大工程一拖再拖,以致最終不了了之。我期望政府及公眾能以理性思維及長遠視野,率先認真研究以「醫療券」形式資助65歲或以上長者獲取眼睛及牙齒的醫療保健服務,並以此作為先導計劃,給「錢跟老人走」安老院舍服務作為模範及經驗借鏡。
 
更新日期: 200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