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增房屋土地供應

4/5/2017 信報

 

根據最新數字,私人住宅樓價連升11個月,並連續4個月創新高,二手居屋亦頻頻破頂成交;「納米樓」湧現;公屋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又再延長,達到4.7年,與政府承諾的3年上樓期愈走愈遠;同時有8.8萬戶約20萬市民居住於劏房單位,生活環境非常惡劣。

又一屆政府任滿了,房屋問題不但沒有改進,還愈來愈嚴峻。筆者不禁要問,究竟政府有否全力以赴,突破舊有思維,增加各類型房屋的供應量呢?

無可否認,面對未來的房屋需求,政府的確有制定長遠措施,包括於2014年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以港人置居為首要目標,特別增加公營房屋供應。然而,這系列措施或許可解決5年後的需求,但對於現時住在劏房的居民呢?政府官員時常把「採用多管齊下方針,增加短、中及長期房屋土地供應」的口號掛在嘴邊,實情是規劃只屬中、長期供應的範疇,短期供應則乏善足陳。

「住屋權」在國際層面上,早已被定義為基本權利,換句話說住處不應只局限於有瓦遮頭與否,而要衡量是否附合安全和衞生標準,推動鄰里關係及社區特色,達至「健康住屋」的房屋政策。

劏房租金繼續急升,市民生活壓力沉重,長久下去可能影響精神健康。另外,位於舊式唐樓的劏房單位不時發生火警,此類大廈樓梯通道狹窄,經常被大量雜物阻塞,亦欠缺消防設備,居民遇上危急事故時難以逃生。有劏房居民遇上火警後經常思疑聞到燒焦氣味,確診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又有住在大馬路旁的劏房居民,飽受噪音困擾,長期難以入睡,最後患上抑鬱症。

除精神壓力外,劏房衞生問題亦非常嚴重。數年前,香港浸會大學已就劏房的住屋環境作研究,發現單位內「細菌內毒素」(Endotoxin 濃度,普遍較過往報告中香港普通住宅中含量為高。室內空氣不流通,公共地方衞生環境惡劣,影響居民健康,尤其是患有哮喘的兒童。就此,政府有責任協助居民,讓他們盡快有一個安全、衞生及穩定的住所。

去年底,政府與非牟利組織及商界合作推出「光屋計劃」,但單位有限,只有少量市民受惠,建議政府擴大計劃規模,帶頭提供更多空置建築物改建為過渡房屋。

倡工廈暫改劃住宅

本港工業式微,工廠大廈依然林立,筆者建議利用私人分層工業大廈,容許暫時改劃成住宅用途,例如510年,並訂立面積下限及租金上限等條款。另外,據《審計署署長第六十五號報告書》,截至2015年年底,本港錄得共有234間空置校舍,政府大可利用現有資源,活化殘舊樓宇,租予輪候公屋多年的市民居住。此等樓房雖談不上是個理想居所,但市民至少不用居住在狹小且不合消防安全準則的劏房,短期內解決燃眉之急。

另外,各議員及民間團體一直從各種渠道向局方就紓緩市民住屋困難反映意見,包括設立租務管制,但局方以建議極具爭議,社會對此議題仍未有共識為由拒絕實行。另一方面,筆者曾多次建議設立租金免稅額,以緩減中下階層租住私樓的經濟壓力,協助他們儲錢置業,冀望局方重新研究各項建議,接納民間訴求。

長遠而言,增加土地供應仍然是最有效應對問題的對策。筆者認為政府應優先發展棕地,配合便捷的交通網絡,預期可足夠應付未來房屋需求。

就此,規劃署表示將於今年委託顧問展開新界棕地使用及作業現況研究,筆者認為政府必須就此訂立明確時間表,要求局方於特定時間內提交報告,並公開交代相關發展棕地的可行措施,避免工作滯後。

房屋議題備受社會關注,政府應跳出既有思維,避免再抱殘守缺,全方位增加房屋土地供應。

 

 

 
更新日期: 20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