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聘精神科醫護才是重點

1/3/2017 信報

 

今屆政府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出爐,繼去年政府削減醫管局經常撥款後,今年則增加3.4%544億元,2017/18年度醫療衞生預算開支增加32億元,總額為619億元。

筆者多年來一直要求增加精神科的醫護人手,當局終於承諾投放資源,改善精神健康服務,有指當局將在有關服務撥款約7300萬元,加強醫療專業與支援人手,期望有助縮短精神科服務的輪候時間。然而,有關資源只涉及人手增聘,對精神科病房的分科和環境卻未有着墨。

為了減省資源,現時不少精神科醫院重組各項住院治療服務,如增設混合病房、安排青少年與成年精神病人入住同一病房、男女兒童與青少年混合在同一病房;又或安排濫用藥物的精神科病人與一般精神科病人在同一病房等措施,都會影響護理質素,當局應按精神病患者的類型和需要分配病房,讓醫護人員提供更適切的照顧,保障病人安全。

須加強硬件配備

此外,當局會加強「硬件」配備,包括急症室服務、專科及普通科門診服務名額、增設共229張病床,以應付因人口增長及老化而增加的服務需求。雖然當局同時預計會增加醫生、護理及專職醫療人員等醫護人手,但長遠人手規劃仍然欠奉,如護士與病人的比例、臨床督導比例、專職醫療人員數量,如此只會增加公眾對公營醫療服務期望,到頭來繼續加重前線同業的壓力。

當局亦要求醫管局要以吸引、激勵及挽留人才為工作目標,但醫管局卻沒有明確的措施挽留人手,反而依舊實行種種不合理的僱員政策;另一邊廂,私院不時高薪挖角,令醫護人員士氣受創。當局必須投放資源作「軟件」規劃,改善薪酬政策,如取消新入職僱員第一年凍薪、取消晉升後首兩年凍薪點、學歷與薪酬掛鈎、改善薪金津貼、加強本地及海外培訓機會,制訂長遠人力資源政策等,以挽留有經驗的護士和專職醫療人員,穩定人手。

至於衞生署的整體撥款與去年相若,有19.4%,尤其在預防疾病的綱領上有顯著增加,主要應付長者醫療券的受惠年齡由70歲降至65歲的開支需求;支付各項資助疫苗接種計劃及繼續推行大腸癌篩查先導計劃,反映當局肯定衞生署作為基層醫療、疾病預防及健康推廣的層面上的重要角色,值得繼續支持。

其實,除了大腸癌篩查外,女性保健同樣重要。子宮頸癌和乳癌均是本港女性容易患上的癌症,當局有必要提升婦女對有關癌症的關注,包括免費或資助全港女性接種子宮頸癌疫苗,筆者亦曾向政府建議為女性提供痡`乳房X光造影檢查服務,以減低患病風險。此外,男性患上前列腺癌的風險亦非常高,政府應考慮日後再增撥資源,推行前列腺癌篩查計劃。

筆者亦留意到當局將增撥58200萬元,支援有特殊需要的兒童及其家長,包括把「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常規化,並分階段提供約7000個服務名額。這對家長們來說當然是一大喜訊,但同樣有關人手配套並未有詳細規劃,究竟衞生署會否聘請相應的臨床心理學家、教育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聽力治療師及言語治療師呢?即使有足夠資源,在沒有增加相關學位的數目下,市場是否有足夠的專業人員推行計劃?

事實上,這些專業人才一般需要接受34年培訓,並非一時三刻便可以投身工作。就此,政府應該一併考慮專款專用,在公營醫療訓練方面投放更多資源,確保屆時有足夠人才為公營醫療系統提供服務。總括而言,筆者當然歡迎當局增加在醫療衞生方面的資源,但必須強調,制訂全面而可持續的政策藍圖,才是治本之策,使香港醫療體系能健康發展。

多年前,香港治療和護理精神病的政策已跟隨國際趨勢,把重點病人由住院療理轉移到社區復康;精神科醫院亦因減省資源,重組各項住院療理服務,如增設混合病房、安排青少年與成年精神病人入住同一病房、男女兒童及青少年混合在同一病房;又或安排濫用藥物的精神科病人與一般精神科病人在同一病房等措施。
其實,不同年齡、性別,以及患有不同類型的精神病者各有不同需要,其行為和特質亦有異,應該把他們安排在不同的病房作「個人化」的療理,才能改善病房的運作,讓醫護人員提供更適切的照顧,保障病人安全。

因此,在住院服務層面上,有關當局除了增加精神科護士,確保有足夠人手提供適切的護理措施外,亦須增加資源,改組現時精神科病房的分科和環境,如取消混合病房、成立兒童及青少年健康服務病房、按性別安排不同的病房和活動空間等,以減低未成年病人受欺凌的機會;同時,亦應分隔濫用藥物病人與一般精神科病人,讓護士更容易按病房的情況和個別病人的動態,實施「個人化」護理,監察及保障病人安全。

至於社區層面,筆者多年來一直指出,現時的社區精神健康服務嚴重不足,精神科門診覆診的諮詢時間只有5至7分鐘,遠低於國際標準的15至30鐘;至於精神科社康護士,每人平均須處理60至90宗個案,根本未能提供有質素的跟進治療。

我們認為,當局應增加人手和服務,以改善個案管理計劃中每名個案經理處理個案的比率,以及於病人出院初期或病情轉壞時,加密覆診或探訪次數,提供適時的治療,讓他們更易重新融入社會。

此外,根據現時的《精神健康條例》所限,精神科社康護士未能直接轉介精神健康有問題的病人就醫;即使病人沒有依時覆診,精神科社康護士仍然無法強制病人求診。年前曾有報告提出應引入「社區治療令」,強制精神病人重返社區後定時覆診,違令者必須住院,相信這能讓醫護人員以最少干預來限制不合作的精神病康復者回院覆診,奈何這建議又是「無疾而終」。

因此,政府應重新考慮引入「社區治療令」,賦予精神科社康護士轉介個案往醫院就診的權力,他們具有專業知識,又與精神病康復者有較長及最直接的接觸,較容易察覺其病情的變化,在有需要時直接轉介病人求診,相信能有效減少病發的機會。

此外,精神科藥物對精神病者的康復相當重要。因此,當局應不時更新藥物,使用副作用較少的藥物,增加病者定時服藥的依從性,促進病人康復的進度。

最後,雖然剛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承諾會成立常設委員會,但遠水不能救近火,香港的精神健康政策多年來已嚴重落後,改善精神病人療理及復康的服務迫在眉睫,當局不能一拖再拖,必須盡快投放資源,堵塞現時服務的不足和漏洞,以防悲劇再次發生。

 
更新日期: 20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