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營醫療服務快下定位   

27/1/2017 信報

 

政府預計整體公共醫療開支到2025年會增至大約1270億元。為了應付龐大的公共醫療開支,當局自2008年開始推行醫療改革第一階段公眾諮詢,繼而於2010年推行醫療改革第二階段公眾諮詢,至今屆政府於2015年就自願醫保計劃進行公眾諮詢,以平衡公私營醫療系統的定位,讓醫療服務得以健康持續地發展。經過近10年醫改工作,當局今年19日推出的建議,把自願醫保中的三項重要項目:保單自由行、承保投保前已有病症、設立高風險池通通剔除,大大減低自願醫保的吸引力,實在令人失望。

推動自願醫保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是要鼓勵有能力的市民使用私營醫療服務,減輕公營醫療服務的負擔,這是大家肯定的;計劃最初建議的12項最低要求中,有關保單自由行、承保投保前已有病症、設立高風險池尤其重要,旨在吸引現時因已有疾病而未能購買醫保的人士立即投保。此外,也增加靈活性,讓一些已購買保險而未有索償的人士能於轉換承保機構時毋須重新核保。然而,當局把有關項目剔除,變相令部分有需要人士未能投保,減低自願醫保的成效。

在欠缺上述三項重要的項目後,筆者很質疑自願醫保計劃對減低公營醫療服務負擔的有效性。現時的自願醫保預計能吸引多少人購買?市場上其實已有相當多的醫保計劃,每年的投保人士均有一定增加,自願醫保推出後情況會有何改變?長遠而言,如何解決公共醫療服務的巨大負擔?

就以上問題,當局上周在衞生事務委員會均未有具體回應,當局只否認推行高風險池的工作失敗,推說「未放棄」,在現屆政府餘下的時間將更新數據、繼續與持份者解釋高風險池的重要。當局多年來推動高風險池的工作只是交白卷,筆者感到十分驚訝,而且只是更新數據對下屆政府設立高風險池有多大的幫助,實有不少疑問。

筆者認同醫保計劃只是醫療改革的其中一部分,其他的私營醫療規管、人力資源規劃、公私營醫療協作等對解決公營醫療服務不斷膨脹,公共醫療開支不斷上升的問題均十分重要;而且我們亦十分關心當局如何運用500億元的財政儲備推動醫療改革。奈何,當局2013年開始進行的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進行策略檢討,以及自2014年完成私營醫療機構規管諮詢報告後的新規管制度都未見進一步具體細節。至於醫療改革的資源問題,當局如何動用500億推動醫療改革的項目亦欠缺具體資料。以上種種都對香港的醫療服務長遠發展相當重要,但當局卻一拖再拖,實在令人失望。

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我們促請當局在餘下數月時間,盡快向市民交代上述政策的結果及細節,為未來的公私營醫療服務定下清晰的定位、投放適當的資源及人手,應付不斷增加的公營醫療服務需求。

 
更新日期: 2017-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