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緩中下階層住屋壓力

17/6/2016 信報

 

近月樓價雖然有下降趨勢,但房屋問題依然嚴峻,租金持續高企,最新公屋申請個案超過15萬宗,平均輪候時間為3.9年,雖然政府揚言房屋政策乃施政的重中之重,但成效顯然不彰,問題仍未紓解。

香港大學最近發表一項研究,就政府統計處每5年進行一次的住戶開支統計調查,進行比對分析。住戶類別分別為公屋租戶、私屋租戶、沒有房屋貸款的私屋自置住戶,收入組別分為第一(最低)至第五(最高),2014/15年度的數據顯示,私屋租戶中最低收入組別家庭(少於20000元)平均每月結餘均呈負數,而第二組別(2000030000元)每月結餘亦只有1000多元;反觀,公屋租戶的月入結餘則與私屋自置住戶相若,第二組別家庭結餘甚至達7000元,證明公屋福利的扶貧效果顯著。然而,政府着重的房屋政策主要惠及基層市民,中低收入的夾心階層家庭則迫於無奈租住私樓,他們收入增幅小,卻一半都要花在租金上,往往變成入不敷支,要「上車」更是遙遙無期。

針對以上問題,筆者建議採取以下各項措施:

一、當局必須重新審視公屋申請入息上限和計分制,標準必須切合社會經濟環境的變化。筆者不時收到市民反映,指雖然家庭月入3萬元,但私人單位租金昂貴,位於新界區的租盤最少也要1萬元,且百物騰貴,最後每月都成為「月光族」;又有人到適婚年齡,卻因樓價極高,租金太貴,無法負擔一個安樂窩,婚期繼續推遲。

公屋設立的原意是為無法負擔租住私人樓宇的低收入家庭提供房屋福利,而這一批因租住私樓而跌入貧窮類別的市民,正正是應該獲得有關福利的一群,因此,調整計分方法是有必要的。

二、公屋富戶政策一直為人詬病,惟議題爭議大,政府偏向逃避。然而,實施富戶政策,旨在確保公屋資源能在公平公正的大前提下有效分配,促使公屋單位痡`流轉,把資源撥予有需要的市民。目前,政府規定凡在公屋住滿10年或以上,須每兩年申報家庭入息,家庭收入超逾既定入息限額者,須繳交倍半或雙倍淨額租金連差餉,而入息超出入息限額三倍而資產超出入息限額84倍的住戶,則須遷出單位。

對此,社會時有聲音批評有關標準過於寬鬆,審計署亦曾指出富戶政策有欠完善,每年只有大概2萬租戶須繳交額外租金。期望政府審慎檢討現行政策,查看資助政策下各項準則的合理性。當然,政府亦要提供誘因,包括加快增建居屋,出售予公屋富戶,以騰空單位,分配予更有房屋需要的人。

三、筆者建議設立租金免稅額,以緩減中下階層租住私樓的經濟壓力,協助他們儲錢置業。本港工業式微,工廠大廈依然林立,建議利用現有資源,改建工廈及其他空置建築物,變成過渡房屋,租予這批市民居住,短期內可解燃眉之急。

四、長遠而言,增加土地供應仍然是最有效應對問題的對策。社會各方一直有就如何覓得更多發展用地作廣泛討論,填海、發展新市鎮、增加建屋密度,甚至開發郊野公園等均受到支持,但基於保育角度,爭議性較大。就此,筆者傾向贊成發展棕地,該等用地佔逾1200公頃,主要集中在新界北部和西北部相對平坦而較容易到達的地區,發展成本低;可惜現時主要用作貨櫃場、停車場、電子回收場及露天儲物等,大部分欠缺規劃,若政府能優先發展棕地,配合便捷的交通網絡,可足夠應付未來房屋需求。此舉不但可避免破壞環境,還可改善鄉郊污染問題。

總括而言,市民對樓價與租金承受能力已近乎臨界點,尤其社會上的中下夾心階層所面對的壓力,更加不容忽視,政府必須多管齊下,全力解決問題。

 
更新日期: 2016-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