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人手支援學童

18/3/2016 信報

 

自去年9月新學年開始至今,半年內已發生20多宗學生輕生的悲劇,除了惋惜痛心,我們必須了解問題根源,關注學生精神健康,不要讓悲劇再次發生。

根據浸信會愛群服務處去年一項研究發現,五成一受訪學生有輕微至嚴重抑鬱症狀,29.3%受訪學生出現高焦慮狀況;兩成四受訪學生在調查前兩星期內出現輕度至嚴重自殺念頭,這些數字反映學生的精神健康已響起警號。人們的情緒、精神健康與生活壓力息息相關,長時間受壓,容易令人產生負面情緒,嚴重的可變為情緒病。現今學生要承受的壓力實在不少,各機構的調查均發現學生的主要壓力來源均與學業有關。

學生要面對沉重壓力,這與我們的教育制度和社會文化不無關係。現有學制偏重硬知識,又過分側重學業成績,而且課程內容趨向艱深;學生除了上學,下課後也要補習、應付功課、測驗和考試的準備,打一場波或休息一下已變得奢侈。這樣的學習環境令學生的生活失去平衡,彷彿讀書和學業成績便是他們人生的一切,連喘息放鬆的機會都沒有,即使情緒出現問題,也因學業為先,不能即時處理。

有社工與中學教師表示,曾經發現學生雖有情緒問題,相約傾談,但由於要上課或補課而未能赴約,情況實在值得反思。加上社會的主流價值認為年輕人一定要讀好書,盲目相信入大學才有前途,否則沒有將來,這些都會為莘莘學子帶來無形壓力。

要紓緩學生的學業壓力,必須檢討現時的教育制度,改變一貫只側重學業成績考核的制度,讓學生多元發展,重視學生的獨特性,讓他們可因應自己的專長學習,均衡發展;讓他們有選擇,知道不是只有讀書、成績優異才有出路。同時加強大、中、小學的「生命教育」,幫助學生探索與認識生命的意義、尊重與珍惜生命的價值、熱愛並發展個人獨特的生命,讓學生的身心靈健康發展,強化抗逆能力。

此外,學校亦應加強學生精神健康篩查和輔導工作,在同學有需要時給予足夠協助和支援。有教師指出,他們辨識潛隱情緒病患者時遇到困難,故此有關當局應增加教育心理學家和臨床心理學家人手,主動到各大、中、小學舉辦講座,培訓老師如何辨識情緒受困的學生,為學生提供輔導,讓學生可疏導負面情緒,紓緩壓力。

現時每名教育心理學家要服務610間學校,根本不足以應付學生需求。長遠而言,當局須增加有關培訓,並盡快落實規管制度,確保有足夠合資格的心理學家為學生提供支援,並考慮設立「一校一臨床心理學家」,更積極、主動地接觸有需要的學生,為他們提供情緒支援及專業輔導。

筆者希望有關當局可以認真檢視學生的精神健康問題,積極改善教育制度,不要再讓學生遭學業壓力壓垮;同時加強學生輔導,家長、老師多與學生溝通,給予支持;年輕人亦要學習積極、正面的人生態度,遇困難時主動找人分享內心感受,疏導負面情緒,有需要時尋求幫助,總之凡事總有出路。

 

 
更新日期: 2016-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