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醫療人員應對人口老化

4/3/2016 信報

 

上周三(224日)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政府一如《施政報告》提及預留的2000億元「未來醫療基金」,以規劃未來10年的醫療發展計劃,也承諾向醫管局撥款100億元設立基金,利用投資回報,加強公私營協作計劃。

筆者歡迎當局撥備資源,規劃長遠的醫療服務,但有關投放資源作「軟件」的規劃卻隻字不提,難免令人擔心到時在醫護人手仍然不足的情況下,單有「硬件」的藍圖如何能夠改善醫療服務。

所謂遠水不能救近火,當前一些急切的醫療衞生服務問題,例如不合理的醫護人手比例、精神科服務不足、長者牙科服務嚴重缺乏、私營醫療機構規管停濟不前等,預算案均未有提供資源以作改善,令人覺得有關問題已被遺忘或置之不理。

此外,筆者也注意到預算案其中一個項目是醫院管理局於2016/17年度經常撥款只增加0.1%,比上年度增加的3.3%大幅減少,以致醫管局須要動用儲備來應付開支。人口老化,醫療服務需求日增,醫管局作為公營醫療服務的主要提供者,在面對公營醫療服務有增無減的情況下,實在須有足夠的資源推行各項服務。

今年當局減少醫管局的撥款,實在令人關注病人服務和前線人手是否會受影響。業界有不少聲音擔心當局為了減省資源,可能會暫停增加人手或購買新儀器,雖然當局已多次否認,但內部對如何削減資源實在沒有清晰的資訊,這無可避免地影響員工士氣,近日還盛傳私院高薪挖角。我們實在擔心,公營醫療服務的人手短缺問題會進一步惡化,因此當局必須增加資源,改善薪酬政策,如取消新入職員工首年凍薪、改善晉升階梯、制訂長遠人力資源政策等,以穩定人手和士氣。

到底當局為何要減少對醫管局的撥款,是否為了落實所謂「雙軌制」,先把公營醫療服務的資源慢慢封頂,以拉闊公私營醫療服務的差距?希望這只是筆者一廂情願的陰謀論。

誠然,我們認為當局應撥備資源,加快推動私營醫療機構規管、醫保計劃等,以改善私營醫療市場的問題,紓緩公營醫療服務的壓力,方能令醫療雙軌制有效實行。

預算案雖然減少醫管局的撥款,卻大大增加衞生署整體的撥款18.1%,比上年度的1.9%為高,是一大進步,這也是筆者多年爭取的,反映當局在基層醫療、疾病預防、健康推廣等方面多做了工夫。同時, 當局亦須評估增加服務後的人手需求,適當地增聘各相關醫護人員,使服務能盡快到位,惠及市民。還有,《施政報告》承諾會為輔助醫療專業設立自願認可制度,我們期望增加的撥款已為衞生署預留資源,盡快制訂政策和措施,推行有關制度。

此外,有關安老政策,我們欣悉當局推出試驗計劃,為祖父母提供照顧幼兒的訓練,這跟我們多年來一直倡議的銀髮動力不謀而合。有關計劃由非政府的培訓機構提供具資歷認可的培訓,讓「退休的年輕長者」透過培訓,獲得照顧孫兒的知識,甚至代為照顧別人的孫兒,間接亦可釋放婦女的勞動力,我們冀望當局為參與計劃的長者提供適度的薪酬補貼,增加吸引力。

不過,就其他長者的醫療服務而言,如牙科、聽力服務卻未見當局投放資源,實在令人失望。筆者多次要求當局關注老人家的牙齒健康,增加現時公營牙科診所服務名額,擴大服務範疇至檢查、洗牙、補牙、鑲牙等。此外,我亦促請當局擴大醫療券的適用範圍,用以資助長者驗配助聽器;同時亦須增撥資源開辦培訓本地人才的課程,提高聽力專家的人手比例,應對未來龐大的人力需求。

香港面對人口老化問題,期望政府對醫療衞生服務和安老政策作出承擔,繼續投放資源,制訂短、中、 長期的措施,改善醫療衞生和安老服務。

 

 

 
更新日期: 201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