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查找旺角事件成因

26/2/2016 信報

 

歷史真會給香港開玩笑,50年前天星小輪加價演變成騷亂;今年的大年初一、初二旺角街頭因小販問題發生回歸後最嚴重的警民衝突。歷史重演了開槍、掟磚、相搏、縱火等暴力的場面,無不令香港人感到震驚和痛心。

事件發生後,行政長官迅即把騷亂事件定性為「暴亂」,一眾官員、建制派中人及部分傳媒亦以同一口徑齊聲譴責施襲者和涉事者為「暴徒」、「禽獸」,目無法紀,必須把他們全部拘捕、盡快起訴。

筆者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希望堅守法治精神,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當然不支持激烈的暴力行為,更不容許任何違法的活動,違法者固然要承擔後果,必須繩之於法。

但事件發展至今,只見政府把事件匆匆總結為「暴亂」並快速緝捕「暴徒」;部分社會人士又劍拔弩張、煞有介事地肆意譴責暴力,試圖把事件推向極端,刻意製造敵我矛盾。

試問這樣的管治手法是否能完全平息今次事件?日後是否可以避免再發生類似事件?面前的困境、社會嚴重矛盾的深層原因是否就能解決?

為何本來源於小販擺賣問題的事件,會演變成如此境況?大家都想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始末因由,是小販政策問題,是有人挑起鬥爭、刻意製造事端,或是官逼民反?現時眾說紛紜,但我們必須知道最貼近事實的一面,方能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加強有效的管治及適度化解社會的矛盾。

近日有學者發起網上公開聯署行動,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授權現任或退休法官深入調查事件經過的真相、成因和建議,向政府提交報告。然而,有聲音認為有關建議是轉移視線淡化違法行為,政府當局亦隨即否決建議,認為警方正進行刑事調查,由法庭作公正審訊和裁決;還指香港資訊開放,市民有言論自由,可透過不同渠道表達意見和訴求。

筆者對此論述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與警方的調查完全沒有衝突,而警方的刑事調查很明顯只處理違法行為,不能就整個事件背後的原因、經過、警方的行動等作出全面調查。

再者,當局認為市民已有足夠渠道表達訴求的說法,根本與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目的扯不上關係;反之,旺角事件已足以反映社會上雖有表達訴求的渠道,但部分受壓迫市民仍選擇不惜犯險,表達對政府管治的不滿,對當局的信任完全崩潰,這亦是當局必須反思的。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其中一個目的,便是要查找事件是一小撮人的挑動行為,還是政府的管治問題?我們必須弄清原因,方能對症下藥,以防社會衝突事件繼續蔓延。

是次騷亂是香港回歸十多年來從未發生的嚴重社會事件,特區政府把事件定性為「暴亂」,中央政府更強烈譴責那些是激進分離勢力,愈來愈暴力化,甚至帶有恐怖傾向的活動, 可見事件的嚴重性。奈何,政府卻多次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實在令人遺憾。

誠然,為了我們的香港,我們必須正視問題,作出全面、完整、不偏不倚的獨立調查,讓大家知道事件的真相,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正途。

就此,筆者認為立法會作為監察政府的制衡機關有責任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就旺角警民衝突事件的經過和成因作出深入調查,並就如何解決相關的社會問題提出建議和措施。

 

 

 
更新日期: 2016-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