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政策舊調重彈

5/2/2016 信報

 

上星期,筆者討論《施政報告》中有關醫療部分的人力資源措施,今個星期我們可集中談談公營醫療服務。當局表示,會在未來10年增加5000張病床和90個手術室、興建天水圍醫院、香港兒童醫院、重建及擴建10多所醫院、預留11億元在三個年度推行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的建議等,這些數字無礙看到當局投放了龐大的資源予公營醫療體系。

不過,這些計劃只是舊調重彈,看不到任何驚喜。以落實醫管局檢討建議為例,有關檢討督導委員會的報告其實已於上年度完成,旨在改善醫管局的服務,縮短病人的輪候時間,令安全和服務質素得以提升。我們冀望醫管局可善用撥款,盡快落實建議,交代細節;同時亦期望當局可以透過其他方法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讓資源用得其所。

首先,筆者曾建議在公營醫療系統中引入脊醫服務,脊醫於1993年已獲立法註冊,其專業和執業資格受到法例監管,專門治療都市人常見的頸痛、背痛、手痛等問題,更可紓緩輪候骨科、物理治療服務的時間,當局理應善用人才,容許脊醫在醫管局服務,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再者,因生活習慣的改變,香港人普遍受到頸痛、腰背痛的困擾,當局應協助業界發展,容許脊醫簽發病假紙,令有關服務普及化,讓更多市民受惠。可是,此利民的政策一直拖拉多年仍然不予實行,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此外,筆者十分關注罕有病病患者的需要,他們在藥物和經濟上均亟須社會的援助。我曾多次促請政府為罕有病例下定義,統計香港患有罕見病例的人數,例如黏多醣症、 骨髓纖維化或龐貝氏症等,他們的需要是什麼,從而設立一套整體的政策,從而支援和照顧他們。

世界衞生組織及世界各地,如美國、澳洲、台灣、新加坡、日本均有提及罕見病例的定義,並制定政策,例如美國在1983年簽署《孤兒藥品法》、2002年通過《罕見疾病法》;台灣2000年通過《罕見疾病防治及藥物法》,她們在藥物審批、補助、研發藥物等方面均有制定支援政策,讓罕見疾病病患者得到更快、更適切的治療。奈何今次的《施政報告》仍然漠視他們的需要,實在令人失望。

最後,筆者想說說精神健康政策。今年《施政報告》只以寥寥數十字交代精神健康政策,當中提出以「醫社合作」模式,為患有輕度或輕度至中度認知障礙症的長者提供服務,以縮短輪候時間。此外,根據精神健康檢討委員會建議,推行為期3年的全港性公眾教育和宣傳運動。

然而,當局推行「醫社合作」模式的同時,未有提及增加多少人手。眾所周知,精神科醫護人手已長期短缺,筆者擔心新措施會加重現職醫護人員的負擔,繼而影響服務成效。現時在精神科服務的醫生、護士、社康護士、個案經理的人手根本未能應付服務須求,導致精神科專科門診輪候時間長達17個星期;個案經理須要處理5060個案,情況極不理想。

除了人手問題,藥物對治療精神病亦相當重要,可是今年《施政報告》中未見增加精神科藥物的資源。筆者促請當局不時更新及優化精神科藥物,以減少副作用,幫助病人更有效改善病情,重新融入社會。

今年《施政報告》中就公營醫療服務的承擔看似增加不少,事實上很多政策只是舊調重彈,重新包裝,未能急市民所急。再者,當局常說香港一直以雙軌醫療制度運作,但《施政報告》只集中吹噓如何加強改善公營醫療服務。私營醫療的發展如何?若未能理順和促使公私營醫療服務取得一個平衡,醫保計劃又怎樣可行?

 

 

 

 

 
更新日期: 2016-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