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規管醫療專業

29/1/2016 信報

 

上兩星期,筆者已討論《施政報告》中有關長者的措施,接着便是醫療方面的政策。綜觀《施政報告》有關醫療部分的着墨雖比往年多,可是大多是以往已有的工作,毫無新意。至於人力資源規劃方面,今年的《施政報告》已確定設立輔助醫療專業自願認可註冊制度。這雖看似是新政策,但其實十多年前已有,我與業界已開始爭取立法規管未獲法定註冊制度涵蓋的專職醫療人員。

2013年,我們提出以「行政規管」概念,由衞生署設立中央管理名冊,以一個專業一個名冊為原則,規管相關的專職醫療專業;當局亦同意上述方向,並與我們一起商討落實有關制度的具體方法。現時,當局更委託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就有關計劃制訂框架和準則,以評估專業團體是否可獲認證;獲認可的醫療專業人員將會列入衞生署的中央管理名冊,可供市民查閱。這個制度得到業界廣泛認同。

為何需要規管專職醫療人員?隨着醫療服務的發展,市民對不同形式的醫療服務的需求亦不斷增加,因此,我們必須確保相關醫療服務提供者的質素,以保障市民健康。然而,現時只有5個專職醫療專業納入法定註冊規管制度,大部分專職醫療專業,包括營養師、聽力學家、心理學家、教育心理學家、言語治療師、足病診療師、配藥員、義肢矯形師和牙科輔助員等專業,均未有一套有效的法定規管制度監管其執業和專業操守,導致有不符合資格的人、甚至假冒醫療專業人員為市民提供治療,影響市民健康。

欠缺完善的註冊制度,亦令有需要的市民難以尋找合資格的人為他們提供治療,一旦遇上不符合資格/假冒醫療專業人員更會影響他們的健康,延誤病情,情況極不理想。曾經有報道指出,有發展障礙的兒童因接受了不合資格的心理學家的治療而白白浪費治療的黃金期,影響發展。

申訴專員公署在2013年發表的報告中,亦確定規管專職醫療專業人員,建議衞生署考慮為不受法定規管的醫藥人員學會提供有關監管會員資格及服務水平指引,制訂長遠檢討策略。

我們樂見當局確定設立輔助醫療專業自願認可註冊制度,與此同時,亦促請當局投放足夠的資源,協助業界建立完善的機制,處理認證、註冊、訴訟、專業發展等事宜,令有關制度能有效運作,全面保障市民的利益及健康。

除了專職醫療人員的質素外,醫護人手短缺亦是我和業界一直關注的議題,《施政報告》中政府表示將根據醫護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的初步結果,在2016/172018/19學年增加50個醫科、20個牙科和68個其他醫療專科以公帑資助的學士學額。

同時,在未來10年當局亦會計劃增加5000多張公立醫院病床,以及超過90個手術室等服務。那究竟增加多少醫護人手才可應付不斷膨脹的服務?只可惜《施政報告》對此竟然隻字不提,只在當局提交的《施政報告》簡介文件內提供寥寥可數的數字。我們對於當局這種迴避長遠人力資源規劃的做法表示極度失望。我們重申,訂立護士人手比例、臨床督導比例、作出長遠的人力資源規劃,方能解決人口老化、服務輪候時間長、人手短缺等問題。

在面對人口老化,醫療服務須求不斷上升的情況下,當局必須在人力資源上作出長遠的規劃和承擔。

 

 

 

 
更新日期: 2016-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