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長者牙齒聽力服務

22/1/2016 信報

 

最新一份《施政報告》上周三出爐,筆者繼續對《施政報告》發表意見。承接本欄上周對安老政策的回應,雖然《施政報告》稍有着墨,包括為長者提供友善環境,如改善長者住屋和康樂設施,計劃安排房協職業治療師探訪長者,評估其家居環境、身體情況,並提出建議,同時推動公私營網站和流動應用程式採用無障礙設計,以方便長者融入數碼化社會。不過,除了硬件配套外,《施政報告》對長者真正切身關注的問題,包括各界一直爭取的牙科服務、聽力服務卻隻字不提,確實令人失望。

牙科服務未有寸進

《施政報告》雖然提及2016/172018/19學年將增加20個牙科學士學額, 有助增加未來牙醫的供應,紓緩人手不足;可是相比起去年的《施政報告》,政府曾動用「關愛基金」為合資格長者提供資助牙科服務,今年反而不進且退,完全漠視老人家的牙齒健康需要。

筆者曾多次收到各長者團體反映,指現時牙科支援服務嚴重不足,全港只有11間政府牙科診所,診症名額有限,長者經常要長途跋涉,跨區求診;而門診服務只限於脫牙和止痛,其他全面服務例如定期檢查、洗牙、補牙、鑲牙等一概欠奉。

由於口腔健康對人體消化系統息息相關,長遠直接影響綜合健康。這一代的老人家年輕時多沒有保護牙齒的概念,以致今天備受各種牙患困擾,因此筆者一直向局方爭取在長者牙科服務上分配更多資源,從而減輕長期護理服務的需求壓力;特首梁振英亦在競選政綱中承諾會投放資源,在公共醫療體系內發展老人牙科服務,如今政府彷彿充耳不聞,實在有負公眾期望。

政府過去一直忽略長者聽力方面的服務,亦從沒投放合適的資源。世界衞生組織曾發表報告,估計約三分一的65歲以上長者患有聽力障礙;隨着人口老化,患有聽障的長者人口比率將持續上升。然而,本港的聽力專家人數嚴重短缺,且未有完善的法例監管,以致市民未能獲得認可和適切的聽力治療服務,長遠對公眾健康構成風險。

聽力服務大為缺乏

不久前筆者與業界人士會面,均指現時的聽力專家人數不足,年老患者在醫管局轄下醫療機構確診患有聽力障礙後,一般須要輪候11.5年才能接受聽力學家面診,配置適當的助聽器;而助聽器費用亦相當昂貴,價格由數千至數萬元不等,對患有聽障而欠缺足夠經濟能力的長者而言,是一項沉重的負擔。有長者誤以為「聽不見」是老年化的其中一種「正常現象」,忽略佩戴合適助聽器的重要性,長遠對他們的生活安全、質素和精神健康造成負面影響。

面對人口老化與持續增加的聽障長者人數,政府有必要為長遠的聽力服務訂立藍圖,投放資源,包括考慮開辦培訓本地人才的課程,提高聽力專家的人手比例,以應對未來龐大的人手需求。

此外,相信讀者也認同視覺和聽覺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同等重要。雖然長者現時可以使用醫療券驗配眼鏡,但這項資助不適用於驗配助聽器服務,結果許多聽障長者因助聽器價格高昂而未有驗配合適的助聽器。筆者促請政府考慮擴大醫療券的適用範圍,涵蓋至聽力服務,以及不設封頂,同時加強聽力保護的教育和宣傳,令更多長者受惠。

總括而言,特首一直聲稱安老政策乃今屆政府的施政重點,可是今次《施政報告》只有小恩小惠的零碎措施,未有針對性解決多個燃眉之急的問題,令人不禁懷疑政府口中的安老服務只是流於口號的政策,難怪市民對政府施政表示失望。

 

 

 
更新日期: 2016-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