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居家安老政策

15/1/2016 信報

 

今年《施政報告》的封面顏色與去年的十分相似,不知是否意味施政無甚改變;細看內容,大部分有關醫療衞生、安老等政策皆是一些已推行的政策,今次只是重新包裝,令人覺得根本是敷衍了事,毫無新意。

本周筆者首先討論《施政報告》的安老政策。《施政報告》指將持續增加資助安老院舍名額,當中提到勞工及福利局正積極推行「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如計劃得以落實,可增加大約9000個安老服務名額與大約8000個康復服務名額云云。必須指出,這計劃並非什麼新計劃,去年的《施政報告》已經提出,而且增加有關名額需時510年;筆者擔心有關計劃未能及時令正在輪候住宿、日間護理或康復服務的長者受惠。

人口老化,安老院舍的需求大增,政府計劃增加名額當然是好;除了增加資助宿位,政府必須加強監管,改善私營院舍的質素。其實,現時私營安老院的數目不少,只是不少長者不願入住,除了收費問題,另一更重要的原因是質素沒有保證,可惜《施政報告》對此着墨不多。政府必須透過修訂已經過時的《安老院條例》、引進有效的認證制度、提升院友與護士的比例,從而改善私營安老院舍的護理服務質素,以應付需求,讓有經濟能力的長者有更多選擇之餘,亦有助紓緩政府資助院舍的需求壓力。

此外,政府為配合「居家安老為本」的原則,計劃建設長者友善環境,讓長者可以在社區內安全、舒適地居住、走動。要令長者可在社區安老,除了要有各種家居和社區設施的硬件配合,長者的身心、精神健康同樣重要。

患上認知障礙的長者人數持續上升,以往有關檢測並不普及,部分社會服務機構的記憶診所或早期檢測計劃雖可提供評估,但要在公立醫院轄下的老人科、老齡精神科接受評估則須經醫生轉介。

筆者去年曾建議加強有關早期檢測服務,例如在各區長者健康中心、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增設有關檢測服務,方便長者可在就近地區接受評估。

今年樂見政府推出為期兩年的先導計劃,以「醫社合作」模式,透過長者地區中心,為患有輕度或輕至中度認知障礙症的長者提供評估服務。

這只是一個起步點,長遠而言,政府應就認知障礙症的早期檢測、治療、社區照顧、家屬和照顧者支援、公眾教育等各方面制訂長遠和全面的政策,讓患者能及早接受治療,可以繼續在社區走動、在家中安老。

要令長者可以在社區、家中安享晚年,除要做到「居家安老」,亦要讓他們可「居家終老」。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很多長者均不想臨終前仍要接受不必要的治療程序,增添痛苦,也希望可在熟悉的環境離世。

筆者近年曾在不同平台建議政府應制訂一套完善的臨終照顧政策,例如加強發展家居、院舍的晚晴計劃,讓長者可按自己意願選擇合適的環境「居家終老」。

去年的《施政報告》稍稍提到會加強對年長病人的紓緩護理服務,可惜今年卻隻字不提,是否意味有關工作已經擱置?

要令長者可以在社區內安享晚年,我們除要照顧他們的起居生活、健康的同時,他們的精神健康,以及在人生最後階段的需要亦不容忽視,筆者期望政府可以聆聽訴求,不時檢討,作出改善,讓長者可以真真正正的在社區頤養天年。

 

 

 
更新日期: 2016-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