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短缺 亟待補充

18/12/2015 信報

 

過去兩周,筆者就長者、兒童、婦女、男性健康等醫療壎肮F策提出建議。基於這些服務需求不斷上升,我們不得不同時為醫療人手作出完善和長遠規劃。公營醫療服務的人手問題已討論10多年,雖然當局於2012年成立醫護人力規劃及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委員會,但檢討仍未完成,實在令人失望。

候診時間太長

儘管近年醫護人手數量似乎稍有增長,但與整體服務需求仍然相距甚遠,人手短缺未見改善,導致病人候診時間愈來愈長,病人對公營醫療服務的不滿和投訴時有所聞,這些均與人手不足有直接關係。

要解決千瘡百孔的公營醫療服務,增加醫護人手、提升護理服務質素是其中一個重要方法。首先,筆者一向倡議訂立護士病人比例、臨床督導比例、設立一專科至少一位護理顧問等政策。須知道,增加護士人手以達到合理的護士病人比例,不但能確保護士能有足夠時間照顧病人,也能提供有質素的護理服務,病人康復的情況得以改善;而訂立臨床督導比例能確保每更均有資深護士作臨床督導,而非由前線護士兼任督導工作,實有助各護士各司其職,改善護理服務質素,減少不必要的醫療風險。

除了護士人手外,醫療服務涉及各個醫療專業團隊。近年,我們見到市民對專職醫療服務需求與日俱增,包括復康治療,如物理治療、職業治療,又或兒童發展服務,例如智能評估、言語治療、聽力治療、學習障礙等。筆者一直與專職醫療同業一起跟進有關問題,要求當局除了增加各專職醫療人手,同時亦須以有效的人力資源政策挽留人才。

我們冀望當局能向醫管局提供足夠的資源,改善薪酬政策,如取消新入職僱員第一年凍薪、恢復跳薪點、學歷與薪酬掛u、改善薪金津貼等,挽留有經驗的護士和專職醫療人員,以改善多年來同工不同酬問題。

訂立人力資源政策

除此之外,現時部分專職醫療人員,如臨床心理學家、教育學家、營養師、言語治療師、聽力學家、配藥員等仍未有註冊規管制度,以致不少自稱這類專業人士可在坊間提供評估和治療的服務而不受監管,對市民健康構成風險。

因此,當局必須訂立妥善有效的制度規管專職醫療人員,為市民大眾提供可靠的渠道尋找合資格的專職醫療人員,保障市民健康。

再者,早前立法會審議《2014年藥劑業及毒藥(修訂)條例草案》時,不少業界對現時香港藥劑業和毒藥管理局的角色和職能表示關注,業界冀望當局設立獨立的監管機構,監管藥劑師的專業操守,促進其專業發展,希望當局在檢討醫護人力規劃及專業發展時一併考慮有關問題。

為了配合公私營醫療服務的不斷發展、醫院的擴建和重建計劃,以及人口老化問題,筆者冀望即將發表的《施政報告》能制訂全面的人力資源政策,訂立護士病人比例、規管專職醫療人員,解決多年來的人手問題,保障市民健康。

 

 
更新日期: 2015-12-18
 

 

2015-12-18